刊登广告(英)

    巫统全党袖手,静待纳吉下台

    (更新:)

    【大选评论】

    打从去年底以来,纳吉从未为本届大选设定成绩指标,也即是KPI目标。对于统领大型选战的主帅而言,不去设定战役的胜利指标,让全军有奋勇战斗的方向,实在不可思议。

    纳吉只说过,胜负在于议席,而不是得票率,这就说明他在选战开始之前,已流露信心不足。相反的,他的副手扎希则至少两度公开声称,国阵目标是取回三分之二,其姿态等同于为纳吉的去留,设下评估指标,暗示纳吉这次可能头过身不过。

    什么是头过身不过?就是指大选后国阵即使可以重回执政,若只有简单多数而非赢回三分之二,巫统党内可能就要为选绩不理想而追究政治责任,纳吉不会轻易过关。

    巫统或有宫廷政变

    如何衡量选举的胜败标准,虽有不同基础,但如果自己不定义标准,就由他人为其定义。我曾说过,假设出现以下一种或多种情况,巫统不同派系也许就会要求纳吉下台。一、巫统议席少过上届大选。二、无法取三分之二席次。三、丢失多一个州政权。四、巫统的马来人选票显着下滑。

    目前看来,纳吉的情势岌岌可危,极有可能无法符合以上标准,进而触动巫统党内逼宫,发生宫廷政变。

    随着马哈迪效应在西马全面发酵,巫统元老精英表态挺马遭开除,以及深具魅力的聂奥玛加盟诚信党,三起重大变故已对马来人政治产生冲击,导致巫统选情极不理想,加大了纳吉下台的机率。多种迹象显示,纳吉在选后有可能被逼退下台,是有其脉胳可言。

    纳吉夫妇在国内外的形象恶劣,民望低落,又摧毁建制中各种制度规范,几乎是巫统的负资产和烂包袱。巫统党内各派系山头,以及体制内高层官僚,对此不可能没有感受。纳吉在道德形象和领导威望上,早已经褪色和崩解,但碍于他掌握党国资源,以及制度上权限 ,加上大选的提名权力,众多党内外成员被迫扈从。可是,一旦纳吉在民意面前崩败,党内就有条件回头对其施压。

    让纳吉承担选举成败

    选战开打至今,巫统全党对辅选显得袖手旁观。提名日过后,选举应该进入直路狂奔的阶段,不过至今为止,除了台面上纳吉一人,整个巫统高层异常低调,也少有与纳吉同台的场景。用力辅选争取表现者甚少,选战犹如纳吉独脚戏,加上各地基层的资源发放缓慢,组织动员有欠积极,整体情势诡异。

    纳吉民望低形象差,但选战开启后主要的文宣与看板,仍然是他一人的肖像,许多候选人和州领袖似乎有意切割,甚至在竞选广告上故意与国阵保持距离。这种情况一方面是巫统选情不利,马来票流失超出预期,另一方面却可能有意为之,即党内各派暗自盘算,有意让纳吉一人,完全承担这次选举的成败。一旦巫统比上届表现更加不济,党内将要纳吉全面负起败选责任,概括承受不能推卸。

    巫统党内各派冷对竞选,静待选后迫使纳吉负完全责任而下台,这在过去巫统历史上并非没有发生过。2008年阿都拉面对马哈迪的攻击,党内有人没有全力辅选,导致大败后阿都拉被迫下台。更早以前,马哈迪在1999年的烈火莫熄时期,在大选中流失甚多马来选票,结果也黯然安排退位。

    谈中资无助票回流

    纳吉面对党内竞选机器的阻力,加上马来人反风比表面上更强劲,他走投无路之下,在选战后期转打中国牌,力挽华人选票。巫统本来放弃华人票,如今继统考牌、部长牌失利后,纳吉大谈中资的角色,但为时已晚。

    绝大多数华人选民,可以清楚区分国内政治与中国因素,是两个不同范畴的议题,彼此不能挂钩,不会因而产生民族主义中国梦的想象,主流社会正是反对中资与利益输送结盟,质疑北京在马来西亚培植权力买办。

    纳吉在最后阶段以恐吓和夸张方式谈论中资课题,并无助于华人票回流,却可能激发马来选票对中资的疑虑和怀疑。此迹象亦表明,纳吉业已阵脚大乱,战略部署完全混乱。

    扩大巫统内部分歧

    但是纳吉的选情低迷,主要是为他带来了严重的连锁反应。巫统的离心派系和异议分子正好利用时机痛击巫统,结果反而扩大内部分歧。巫统在选前三天,开除了达因、拉菲达二名前内阁部长的党籍,将给全党暴露一个讯息,就是巫统高层已经浮现信心危机,党内精英也对纳吉失去信任。

    这一效应可能触动为数众多的公务员转投在野党,甚至鼓励更多巫统中高层领袖的叛离。巫统从崩而不溃,走到崩盘边沿。

    马来西亚公务员团队人数庞大,达160万人之众,当中不少人是具有相当的专业和行政能力,有者也确实有见识和尊严,在体制内参与政府日常运作时,肯定更加清楚国阵政府的崩坏和腐败,目睹更多荒谬和不公,以及凌驾专业的弊端。

    公务员团队对国阵的不满和批评,绝对不在少数,如果他们找到足以令人恢复信心的替代选择,肯定有不少人会集体拒绝国阵,重建政府体制。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军队和警察阵营内,特别是专业主义盛行的军方,在纳吉可能下野之际,面对强大的民意浪潮,他们也转趋谨慎和中立,犯不着捲进政治漩涡。

    弱势难发动违宪行为

    巫统内部各个权力山头,放任与旁观纳吉的低迷与窘态,本意是选后迫其下台,但会否伤及政权维系?其实经过选区划分后,加上支配选委会的运作,巫统相信即使以40%得票也可以简单多数执政,加上选后可能拉拢伊斯兰党组建联合政府,政权可保无疑。可是随着马来人政治的连串突变,若再发生反对阵营之间的弃保效应,国阵政权其实已陷入危急状态。

    无论如何,由于纳吉的弱势,巫统的分歧,加上马来海啸的逐步形成,也可能有效遏阻选后的违宪行为发生。如果国阵失去政权,或朝野阵营的议席差距甚少,即使政局陷入短暂的混乱,但不承认选举结果,或颁佈紧急状态的可能性,已大大降低。因为底气和正当性不足的政治领袖,又无法取得党内一致的拥护,将缺乏动用爆烈手段去维系权力的能力。在强大的民意狂潮面前,王室和军方相信也会超然中立。

    马来西亚能否通过选举程序,就可以实现政党轮替,仍在未定之天,但国阵的党国威权体制业已步入黄昏,则是肯定的事实。不过,即使国阵依然保住政权,但纳吉下台或遭遇党内逼宫的可能性,是越来越明显。

    如果本届大选无法一步到位的变天,但在民意的摧毁下逼退纳吉,也是民主重大胜利,对在野党士气和未来民主抗争,仍能起到激励和振奋的作用。


    潘永强,政治评论作者。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

    请切换至桌面视图,以获得更流畅的阅读体验。

    请切换 不,谢谢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