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广告(英)
17
新闻

爪夷书法教学争议:七道题帮你抓住要点

【今分析】 《当今大马》以七道题为你梳理爪夷书法教学争议的脉络,抓住实事要点。

| 黄凯荟
4
新闻

从报人变行动党媒体顾问——旺哈米迪的故事

更新【今人物】在那个媒体受严管的年代,每天报道亲国阵新闻是旺哈米迪的正业,下班后则游走于工会、社运组织之间。

| 刘伟鸿
4
新闻

话望生议员与寂静之声

【今评论】从瓜拉格村爆发疫情至今,身为话望生国会议员的东姑拉沙里,从未对外公开发表言论?

| 马丁
1
新闻

LGBT乃西方舶来品?让历史证据说话吧

【今评论】性少数权益非东方价值,而是 “西方”的舶来品?历史记载提供了不同的说法。

| 吴凯灵
16
新闻

动作频频隔山打“马”,安华实则处于出局边缘?

今评论 表面上,安华是在回应阿兹敏阵营的挑战。但隐然间似乎是隔山打牛,以行动向马哈迪喊话。

| 黄凯荟
0
新闻

谁在扼杀巴西古当的河流?

【今特写】高度工业化的巴西古当两度爆发污染事件,造成逾2000人因而求医。巴西古当到底怎么了?

| 黄凯荟与汤美燕
4
新闻

明福冤死十年(下):政府换新,煎熬如故

【今特写】“换了政府,最艰难的事都达成了……本来说换政府就会有的答案,为什么又做不到了呢?”

| 吴湘怡与叶蓬玲
0
新闻

“立法”非立法,政府怎样强制议员申报财产?

今分析 所谓的“立法”,并不是按照一般程序提呈新法案或修正法案。反之,政府只是提呈一项国会动议。

| 刘伟鸿
0
新闻

在大马,女律师说不出“me too”

今特写 一名律师表示,当她新入行时,就有人警惕她必须小心几名臭名远播的“咸猪手”律师。

| 艾迪拉
0
新闻

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港马社运的抗争与记录

更新 近年,香港本土派声势高涨,卢敬华和江琼珠却选择跨洋港马之间,将镜头瞄准两地青年社运者。

| 叶蓬玲
0
新闻

性片掀希盟暗战,马哈迪稳握交棒主动权

今评论 安华看起来慌了,他担心历史跟他开玩笑,再次与相位擦身而过。

| 吴湘怡
0
新闻

选票的新想象(2):纽西兰选改与演讲乌龙

今分析 跟大马一样,纽西兰原本也承袭英国FPTP选制,但它于1996年改采联立制,此事如何发生,其结果是什么?

| 黄凯荟
0
新闻

选票的新想象(1):从画“X”到填“1,2,3...”?

更新 今分析 大马选制变革的思考,除了已有的联立制倡议之外,如今也多了“偏好投票制”的选择。

| 黄凯荟
0
新闻

司法危机:1988年大清算与林甘短片

【互动新闻】回溯两次司法危机,看看它们究竟如何影响司法独立?

| 《当今大马》团队
0
新闻

司法危机2:回溯2007年林甘短片事件

【今分析】短片显示,这名律师向阿末法鲁斯保证,他将升任司法界的第三把交椅——马来亚大法官。

| 《当今大马》团队
0
新闻

司法危机1:88年大清算,皇委会能祛除幽魂吗?

【今分析】1987年巫统党选的激烈党争,最终更引爆马来西亚史上最严重的司法危机。

| 《当今大马》团队
0
新闻

《城视报》何止一本杂志?庄家源张丽珠的文创路

【今人物】2014年,他们告别传统媒体,创办了《城市报》,不断思考这份社区画报和这座城市的关系。

| 刘嘉铭
7
观点

年轻医师的困境

【无关养生】常听闻年轻医师的茫然和困境,不得不让人评估当今医疗体系的就业生态和现实。

| 翁诗钻
0
新闻

精神障碍治疗路(下):痊愈之惑

【今特写】精神障碍者不是在社会真空下接受治疗。社会对于精神障碍的污名,也会成为他们精神压力的来源。

| 实习记者林芷薇
0
新闻

精神障碍治疗路(上):求医之荆

【今特写】某日,加影政府医院某精神科诊所中,21岁女孩不停向医护人员说,“我只是压力太大,我没有病!我没有病!”

| 实习记者林芷薇
0
新闻

从上街到走街:曾慧玲卓振宏的文化导览路

【今人物】谈及从熟悉的领域离开,他感叹,自己现在或许变成了“自己当年最讨厌的人。”

| 叶蓬玲
1
观点

医疗未来路在何方?

【509一周年】卫生部的大方向何在?卫生部长曾提及将尝试推动全民健康覆盖策略。

| 翁诗钻
0
新闻

解密513档案属政府权限,学者促从政者勿卸责

学者认为,国家档案管理权仍在政治人物手上,不应推卸责任;再者,惟有厘请真相,才能平复历史伤痕,迈向未来。

| 黄凯荟
0
新闻

沙巴不再是定存州,巫统来届大选吃苦头

【今评论】山打根补选成为了沙巴巫统选后的第一项考验,而成绩显示,沙巴穆斯林已不再是巫统的铁票。

0
新闻

走入Cosplayer的虚拟/现实世界

【今特写】很多人对角色扮演带着异样的眼光,但他们一心只想把自己喜欢的动漫角色,从二次元带到现实世界里。

| 实习记者曽艾薇
0
观点

点评新政府劳工二三事

【509一周年】“中立”与“双赢”等托辞,其实是无视国家财富不均,资源继续向上层集中的事实。

| 苏淑桦
0
新闻

513半世纪|我的故事4:他的手就这样被砍下

今特写 “他的手就这样被砍下来,你想想看,我当时才21岁,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种事情。”

| 当今大马团队
0
新闻

513半世纪|我的故事5:若我都忘,谁来记得?

今特写 “唯有当大众都开始记得历史,作为遇难者家人的我们,才能放心忘记他们、放下过去。“

| 当今大马团队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