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旅游税争议:国阵自食“推土机立法”苦果

李龙辉

14 6月 2017, 12:52 下午

Updated 3 年前

A
+
A
-

【今评论】点评社会与政经现象,给你观点

旅游税课题一石激起千层浪,更因为旅游部长纳兹里的“玉米论”,导致一项政策问题沦为口水战。不过,却鲜少人触及问题的根源。

旅游税法令到底是何时与如何通过?法令通过时,何以东马国阵国会议员未提出反对?何以法令在通过后,才衍生出如此多的异议,甚至自家人的杂音?

其实,国会今年4月通过《2017年旅游税法案》过程就非常粗糙和可议。

当时,联邦政府为了隔日的《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355号法令)铺路,不惜要求国会挑灯夜战至凌晨5点,而旅游税法案就是当时夜闯通过。

国阵没辩论只有调侃

根据国会议会记录,纳兹里迟至4月6日凌晨1点39分才提呈旅游税法案二读,而法案最终在短短3小时左右后,获得三读通过。

现场正式发言辩论法案的仅有在野党议员,反之,执政党只有两名巫统国会议员间中出言调侃在野党,如“何必那么动气?”

所有在场的国阵议员皆没参与辩论,或提出展延征收旅游税的要求。不过,由于国会会议记录并没记载当时在场的议员人数与身份,因此不知哪些国阵议员在场或缺席。

当时国会已马拉松开会接近16小时,议员已筋疲力尽,早走的早走,留下来者应该寥寥无几,而且多数无力辩论。

虽然下议院耗时约3小时就通过旅游税法案,但由于当时焦点是隔日的355号法令修正案辩论,因此从政府提呈旅游税法案,直到议会三读通过,这项法案都没引起太大关注。

直至最近,砂州旅游部长阿都卡林要求联邦政府推迟于7月1日推行这项新税制,并招致纳兹里反呛后,旅游税才浮出水面,成为媒体焦点,更曝露国阵内部的意见不协调。

这次国阵内部分歧与纷争,可谓执政党惯用“推土机式(bulldoze)立法”的反噬,自食其果。

“推土机式立法”恶果

其实,在野党老早就抗议这种“推土机式立法”,认为如此将无法建立共识,深入讨论和剔除法案缺失。不过,政府总是充耳不闻。

4月5日当天,联邦政府再次不顾在野党反对,硬要国会在凌晨12点前停钟,让旅游税法案与另一法案闯关。

根据议会常规,由于国会以政府事务优先,因此国会议程乃由政府主导,包括要求国会在指定时间内通过特定法案和动议。

若政府重视立法程序和素质,理应为重大法案安排充裕的辩论时间。若是这样,或许国会议员就可以更详细地思考和辩论法案,避免日后的执法阻力和困难。

相比之下,旅游税法案通过前,同一场国会会议在辩论《2017年私立高等学府修正案》时,就至少花了5小时半的时间,允许朝野双方尽情发挥。

在野党与公民社会向来要求国会改革,避免国会沦为联邦政府“橡皮图章”,而其一改革方案即,法案通过二读后,呈至一个由朝野与专业人士所组成的特选委员会,细查法案漏洞与不足之处,而非如目前般,以全院式委员会(The Committee of the Whole)的形式,继续委员会阶段的辩论。

但在去年4月,国会议长班迪卡所提呈的议会改革四方案,就因为内阁否决,而独漏了最重要的设立特别遴选委员会建议。立法改革受到行政权约束与阻拦,再添一例。

联邦与州属抢夺资源

另外,这次旅游税课题折射出联邦政府与州政府资源分配的拉扯,双方都在打着自己的算盘,若不是囊括全部,也至少要分一杯羹。

纳兹里就建议,所征得的旅游税可三分,由西马半岛,沙巴与砂拉越分享。

但是,柔州行政议员郑修强就建议联邦政府,设立旅游税分配机制,根据各州属的酒店或民宿的数量,分配所收集到的旅游税。

惟同时,槟城、马六甲与浮罗交怡的酒店,如今已必须缴付酒店房租费,其中甲州称之为“文物费”。

虽然纳兹里已要求各州在旅游税落实后,停止征收这些费用,但槟州首长林冠英以仍未收到通知为由,表明暂时不会停止收费。而马六甲州政府目前尚未对纳兹里的要求表态。

旅游税争议并没随着骂战而结束,而目前令人关注的是,它会否升级成联邦与州政府角力的风暴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