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款26亿给一号官
——谁是“陈金隆”?


(更新:

【今分析】以简单直接的语言,为你梳理脉络

一马案国际审讯再投下震撼弹,揭露富豪刘特佐以“陈金隆”身份,来处理银行汇款。究竟“陈金隆”是何许人?他在一马洗钱骗局中扮演什么角色?或说,悬在人们心中的一大疑问是:此人是否真实存在?

“陈金隆”英文名为“Eric Tan Kim Loong”,在堪称最为详尽一马公司调查的美国充公行动诉状中,如是介绍这号人物:

“陈金隆是马来西亚人,也是刘特佐伙伴。一马公司挪用资金转入的多个银行户口中,他是受惠拥有人。”

“陈金隆”在136页的诉状中出现高达55次,更在洗钱“三部曲”的“阿尔巴BVI”阶段(2012年)和“Tanore”阶段(2013年),扮演关键人物。

其中,数以十亿美元非但流入旗下户口,还辗转把7亿1100万美元移交至“一号官”账户中。所谓26亿门,正是从“陈金隆”的账户转入“一号官”户头。

那么,“陈金隆”是否存在?

根据新加坡一马公司洗钱案审讯控方说法,安勤银行新加坡分行前经理施图尔辛格在2012年与“陈金隆”会面时,对方自我介绍是“刘特佐”(见图),而他基于安全理由,才利用“陈金隆”之名。

此时此刻,施图尔辛格方知过去以电邮与电话联络的“陈金隆”,就是刘特佐。不过,他在开户程序中,看见陈金隆的护照副本和履历表,因而确认“陈金隆”并不只是化名,而是真有其人。

以下,《当今大马》爬梳美国充公行动诉状,为你介绍这名既金援“一号官”,又与刘特佐齐购名画,还与奥斯卡影帝李奧纳多豪赌的陈金隆,究竟是何许人。

(一)向一号官汇款26亿令吉

陈金隆曾两度向“一号官”汇款,总额高达7亿1100万美元。

首轮:一马公司在2012年委托高盛集团,发行两批总值35亿美元的债券,以收购独立发电厂,但债券所得的13亿6700万美元,却转入英属维京群岛的阿尔巴PJS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阿尔巴BVI)。

接获巨款后,阿尔巴BVI再“左手转右手”,把其中11亿美元汇入黑石亚洲地产伙伴公司。这家公司户口的持有人,正是陈金隆本人。

此时,陈金隆开始分配款项:3000万美元给“一号官”、首相纳吉继子里扎得2亿3800万美元、前阿尔巴投资PJS公司首席执行员阿末峇达威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前执行董事兼其子公司阿尔巴投资PJS公司前主席卡迪,分别得4亿7300万美元与6600万美元。

次轮:2013年,一马公司发行30亿美元债券,与阿尔巴PJS公司合作,投资发电厂与房地产,包括以第二任首相拉萨为名的国际贸易中心。

一马公司获得债券收益后,把逾15亿美元转入三家位于加勒比海群岛的公司,再把12亿6000万美元转回Tanore金融机构等。

就在2013年505大选前夕,Tanore金融机构在短短四天之内,分两次将6亿8100万美元,转入“一号大马官员”Ambank户口。这笔钱,正是媒体口中的“26亿门”。

编注:请app及手机版读者以浏览桌面版网站,以更好地浏览以下图表

美国诉状显示,“一号官”接获共计7亿3100万美元。除了陈金隆,余下一笔2000万美元,则来自沙地石油国际公司首席执行员达列奥拜(Tarek Obaid)。这笔钱来自刘特佐的Good Stars公司,也源自一马公司。

(二)在佳士得购梵高名画

Tanore金融机构在2013年私吞12亿6000万美元巨资后,陈金隆以该金融机构之名,在佳士得拍卖行设立账户,把一马款项购买梵高等大师的名画

美国诉状写道,Tanore透过陈金隆,把佳士得所购入的画作,送给刘特佐,还详列他们的电邮内容,还原“送礼”的过程:

“……Tanore账户投票时,刘特佐在拍卖现场;而陈金隆随后把逾亿美元的画作送给刘特佐,起诉方指控陈金隆以Tanore账户购买画作时,充当刘特佐的代理,以掩盖其实是刘特佐以Tanore账户购买画作。”

此外,刘特佐与陈金隆也透过错综复杂的转账程序,以刘特佐父亲刘福平的名义,收购房地产、音乐公司股权、酒店和画作。

(三)与影帝赌城“烧钱”

陈金隆以黑石户口亚洲地产伙伴公司户口,向里扎等人“分猪肉”后,里扎(见图左)眨眼之间再把部分资金用作赌博筹码

2012年7月,陈金隆、刘特佐、李奥纳多(见图中)等人在威尼斯人酒店赌场豪赌,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短短一周之内,源自一马公司的1750万美元,便在赌桌上化为乌有。

迄今为止,陈金隆未曾公开亮相。虽则新加坡调查揭露刘特佐利用其身份,但陈金隆本人是否知情?又或者,陈金隆是否存在?这些问题仍待解答。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