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马币贬值比邻国严重?

(更新:

【今分析】以简单直接的语言,为你梳理脉络

去年11月,国际媒体报道,“自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以后,令吉跌到新低点。”当时,令吉已跌至1美元兑4令吉46仙。

只是,这种情况没有好转。跨入2017年不到一周时间,令吉更跌破4令吉50仙大关。有人开始担心,1998年金融危机时的4令吉88仙惨状或会重演。

《当今大马》在本文将为你分析令吉的真实状况,它走弱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2016年是近年来令吉跌最重的一年吗?

不,最糟的跌幅发生在2015年,当时令吉兑美元比率,比上一年下挫18.7%。

马币当时的处境与区域货币下跌走势同步,如印尼(-10%)、泰国(-8.65%)、新加坡(-6.46%)、菲律宾(-5.36%),只是大马乃状况最糟的国家。

 

 

 

2014年12月,令吉兑美元的平均兑换率是1美元兑3令吉48仙,但在2015年,它大幅下跌,至1美元兑4令吉28仙,或挫18.7%。至2016年12月,令吉平均兑换率则是1美元兑4令吉46仙,若与2015年相比,其跌幅尚属小。

2016年年底,泰国泰铢(Baht)及印尼卢比(Rupiah)稍微好转,兑美元率分别上涨0.61%及4.17%。

新元兑美元率则稍微减少2%,菲律宾比索(Peso)则比令吉糟糕,兑美元率下跌5.16%,在前一年,比索不曾面临马来西亚货币般的大跌。

整体来说,2016年令吉对美元兑换率仅比上一年减少3.96%,跌幅不比2015年,但民众仍深感痛苦,毕竟4.5的兑换率乃金融风暴以后的新低点。

什么原因影响令吉价值?

一般上,人们会归咎一马公司案。不过,单单怪罪一马公司案乃过于简化问题,因为令吉走势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

这些因素最终都回到一个简单问题:投资者是否相信大马能承受经济震荡并解决短期债务?若不能,则令吉的需求和价值将下跌。

对行外人而言,问题就如你到底存了多少钱,你的信用卡欠了多少钱。

若你欠得太多,存得太少,银行不大会给你贷款,就算他们愿意,你也会被征收很高的利息,这会让你的债务问题更糟。

同样的,当金融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需要评估一个国家的价值时,他们也会这么想,其中基准包括一个国家的国际外汇储备(如同你的存款)及短期外部债务(如同你的信用卡债务)。

为何国际外汇储备重要?

其重要意义在于,当一个国家面临金融危机时,它得使用外汇储备来支付短期外部债务。

 

 

 

东南亚国家在过去几年累计了大幅外汇储备作为“保险”,大马也不例外。

但自2013年,大马的外汇储备开始萎缩,从1349亿1000万美元跌至2015年的952亿9000万美元。

目前,大马的外汇储备料有1089亿1000万美元,只是比2008年高18.97%。2008年是首相纳吉上任的前一年。

相比外国,区域国家在2017年的外汇储备比2008年明显高,包括泰国(+47.1%)、印尼(+160.24%)及菲律宾(+130.39%)。

泰国的外汇储备向来都比大马高,印尼的外汇储备则在2015年超越大马。

虽然菲律宾的外汇储备比其他国家来得低,它的短期外部债务同样很低。无论如何,菲律宾已明显缩小与大马的外汇储备差距。

大马短期外债又如何?

国行已多次重申,大马拥有足够的国际外汇储备。

国行所提供的数字显然无需置疑,但若把大马的短期外部债务放在一起检视,它的情况令人关注。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大马的短期外部债务料于2017年达到1321亿8000万美元。这比2008年高出3倍,增幅是296.22%。

反之,泰国、印尼及菲律宾在2017年的短期外部债务,料分别只是671亿6000万美元(+48.85%)、579亿4000万美元(+96.34%)及215亿4000万美元(+51.80%)。

因此,大马的短期外部债务明显比本区域的其他国家高,一旦面临金融危机,其外汇储备相信不足以应对。

这导致投资者视大马为风险国,因此很可能抛售手中的令吉,导致令吉价值下跌。

同样的,针对一马公司案,人们关注的是政府必须承担一马公司的巨额债务,包括是否能按时还债,尤其短期债务。

货币投机家角色如何?

虽然低国际外汇储备及高短期外部债务会吓跑投资者,这种情况却吸引货币投机家。

任何国家一旦被认为外汇储备不足以应对短期外部债务,他们就极可能受“货币狙击”。

这是因为货币投机家将会炒作令吉,致使令吉更不稳定,藉机赚快钱。

中央银行大可“保护”令吉,抛售外汇储备以吸纳马币,稳住令吉价值。

但是,若国家外汇储备不足,国行可能基于维护令吉成本太高而裹足不前,它或也需要保留储备以应对其它危机,如支付短期外部债务。

这最终导致令吉更脆弱,且易受外部波动的冲击。

美元升息会否影响令吉?

是。过去十年,美元一直处于0.25%低利率水平。

自2008年的次贷危机后,美国努力恢复经济,其中包括调低美元利率,以提供方便融资及鼓励消费,但这也让美元开始流向世界。

如今,随着美国经济已回到正轨,美国联邦储备局已在2015年把利息调高至0.5%,去年12月则调高至0.75%。同时,根据美国新总统川普所倡导的国内投资新政策,美元利率预料将进一步调高。

之前到世界其他地方,包括马来西亚寻求投资机会的投资人,如今倾向把他们的资金带回美国,从美元高利率受惠。

结果,这会导致美元以外货币,包括令吉的需求剧减,拉底这些货币的价值。投资者把投资金转到美国也意味着,美元需求增加,推高美元价值。

由于令吉价值一般以美元来算,所以令吉走弱及美元强稳,对大马可谓双重打击。

这就是美元升息对令吉所带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持大马政府债券的外国投资者又如何?

当一个国家调高利率,其债券利率也会提高。政府与企业一般透过债券向金融市场筹资。

若美国债券回酬持续改善,则大马政府的马币债券就相形不再吸引人,甚至投资者抛售大马政府的马币债券。

大马所面对风险甚高,因为其债券很大比例由外国人握有,一旦有抛售则马币容易受冲击。

亚洲债券在线(AsianBondsOnline)资料显示,大马及印尼乃多国当中,外国人握有其债券比例相当高的国家。

 

 

 

2016年的数据显示,34.52%大马政府马币债券是由外国人拥有,其他国家则依序是印尼(39.1%)、泰国(14.48%)、日本(10.05%)及韩国(9.65%)。

在2016年9月,由外国人掌握的大马政府马币债券比率则增加至35.75%。

其他因素又如何,如油价下跌?

还有无数因素能影响马币价值,其中包括油价下跌,因为这会影响大马收入。

在2014年下半年,由于钻油技术的进步,美国开始把页岩油推入市场,导致原油价格开始下跌。

布伦特原油从2014年每桶114.81美元,下跌至2016年的每桶28.94美元。

 

 

 

结果,大马政府财案的预算收入连续两年缩减,从2015年的2352亿令吉减至2016年的2257亿令吉,接着再减至2017年的2197亿令吉。

国家资金捉襟见肘的时候,就会使得投资者怀疑它是否有能力偿还债务,进而在持有令吉时更加谨慎。

无论如何,只要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他石油生产国同意削减原油输出,则冲击就会降低。

2017年1月4日,布伦特原油价格已恢复至每桶55.88美元。

人民币政策如何影响令吉?

中国是大马最大的贸易伙伴国,这是另一个影响马币价值的因素。

经济放缓下,中国一再压抑人民币的价值,以利出口予其最大贸易国——美国。通过出口,中国希望能维持其依赖出口的经济成长。

虽然人民币贬值有利中国出口,却让进口变得更昂贵。这代表,中国将发现大马货物更贵,因此减少进口大马货物。

无论如何,令吉持续走软有助推动其出口,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中国因素。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