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7天的坚持不忘
——明福民主基金三人访

黄家俊
(更新:

【今人物】告诉你属于他们的故事。

2557日之前的那个早上,你记得你在哪里吗?

16号,7月16号。2009年7月16号早上的那一分钟,将为人父的赵明福,被发现卧尸在沙亚南反贪会大厦。记忆与沉痛,也定格在那一分钟。

眨眼之间,七年已过,人们办过全国签名运动、呈交备忘录、追击部长、追思会一场接一场,也经历验尸庭“悬案”判决、皇家调查委员会报告、再到上诉庭判反贪会官员涉及致死与民事诉讼胜诉……

然而,涉案官员迄今逍遥法外,非但未获定罪,反而节节升官。

时间有多长,记忆就有多沉重。于是乎,有人半途退出,一些选择遗忘。

“坚持纪念明福,有用吗?”这道问题,乃赵明福基金会成员最常碰见的问题。配合赵明福逝世七周年,赵明福基金会举办“记忆即是反抗:人权艺术展”,疾呼人们勿忘明福;《当今大马》则专访三位基金会成员,与他们谈谈为何坚持,如何勿忘。


“我们要召唤明福那种理想主义”

——黄业华,赵明福民主基金会义务执行秘书,出版社职员

“不认识啊,完全不认识”,当我问他如何与年龄相若的赵明福相识,黄业华摇了摇头,令我顿感愕然。

眼前的黄业华头梳中分,身材瘦削,一副羸弱模样,乍看之下不太起眼,却是此运动的砥柱人物。最为人称道,乃其“铁人精神”:专访前夕,他仍在彭亨与柔佛奔走,忙着举办追思会,再连夜赶返吉隆坡,只睡数小时,又出现在《当今大马》办公室。

究竟出于什么力量,得以驱动一个人永不言倦投身一场运动?

黄业华为人朴讷,我问他这道问题时,他沉吟良久,似在回答一个未曾思索的问题,最终才缓缓说出这段话:

“案发之时,我还是一名国会议员的助理,赵明福同样是助理。当时我觉得,发生如此事件,是不可理喻的。”

“308大选后,许多年轻人投身政治,参与社会工作。我觉得不只是明福,不只他一条性命,他也代表那个年代的年轻人,期望改革,投入改革,就是为了实现理想。而这样一个东西,就被残暴抹杀了。”

“明福代表新生代一种理想主义的精神。赵明福原是一名记者,为何要投身政治?正是他认为这个国家有改变的可能,我们要去召唤的是这种精神。”

赵明福逝世一周年追思会上,赵明福胞妹赵丽兰呼吁民众实际行动,勿止于表达同情,而当时黄业华恰是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一员,遂与成员找上赵家洽谈,组成“全民挺明福”,发动全国签名运动,要求政府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以调查赵明福的死因。

这些年来,黄业华伴随赵家东奔西走,从拟定策略、草拟文告、上庭,甚至举办示威,他总是甘当绿叶,不愿占据舞台中央。

他坚信,推动社会改变,需要许多“螺丝钉”与“齿轮”,而他正是其中一个“小齿轮”。

“每个人有不同的梦想、志愿要实现,社会上的志愿是五花八门的,而我的志愿恰好是要让这个社会好一点,所以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我的志业……我会投入很多时间,我不把它当成Hobby(兴趣),而是志业。”

“不累吗?”我还是不禁问他。

“民主运动是一个总是失败的过程,在人类历史当中,一个民主社会的实现,它总是经过无数次失败,可能一百次、两百次的社会运动里面,可能只有一次会成功。”

“大家要有心理准备,要长期抗战,这个东西会失败,不代表我们要放弃,只要每一个案件有人民支持,千千白白的案件都有人扛起,政府就会害怕,怕会引起民愤不满,如果每个案件都是水过无痕的,那这样这东西就无以为继。”

点击观看黄业华专访


“如果不想移民,就继续做下去吧。”

——黄秀云,赵明福民主基金会董事,律师

正当同行闲聊下班后的娱乐之际,黄秀云却埋头回复电邮、面子书与Whatsapp,与组员讨论筹款与记者会事宜。傍晚下班,她又从蒲种赶往八打灵再也的会所,商议明福七周年人权艺术展。

如此情景 ,自她成为赵明福基金会一员后,日复一日,成为生活一部分。除了日常组织活动,她还需出席记者会、参与示威,家人固然忧心,友人还抱持异样眼光,认定她在为从政铺路,一再问她:何时出来参选?

“我一直问自己,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这样的生活”,她苦笑地说,“如果不想移民,就继续做下去吧”。配合专访,黄秀云腾出上午时间,访问结束又赶返律师楼工作。

第十三届大选之前,黄秀云曾出庭听审,支持赵家,但不认识“全民挺明福”成员。某日“扫街”派传单,她与数名“全民挺明福”相遇,对方力邀她加入,自此成为一份子。

这些日子,她既要工作,兼顾家庭,还要抽身出席无数的会议、活动,可谓分身乏术。她有过希望,也一度彷徨;曾经气馁,却未曾放弃。鼓动她走下去的部分原因,是人民默默的支持。

她以这次人权艺术展为例,自己负责联系艺术工作者,认识平日不会接触的这个群体,对方的热情令她感到相当讶异。

“艺术家,在我想象里,是在自己的圈子创作而已,他们也许创作需要题材灵感,可能是文化,城市……可是,当这块社会题材与艺术链接的时候,我很意外的是,他们的反应是很正面的,很踊跃,(自己)又报名,又找人参与。”

“他们寄作品来的时候,他们会写作品叙述,你会发现他们其实有很多他们想要表达的信息。”

另一让黄秀云留下的原因,则是黄业华一类坚持不懈的人物存在。

“他一直在推动我们,也没有多少人像他一样,愿意全情投入,他的存在是一个推动的力量。也是很佩服他,可以为了这个一个活动,南下北上……那一种奉献,我们不能做到,但我们尽量帮他一把。”

点击观看黄秀云专访


“只骂政府不行动,又能改变什么?”

——黄小真,七周年筹委会主席,电讯公司经理

“傻婆”,这是黄小真加入明福基金会后,友人对她的一种印象。

“他们问我,为什么不愿意去做一些正面的东西,而去做这些随时都会给政府捉去的东西。安安稳稳找一份工作,这样不是好咯……可是当他们在骂政府的时候,他们又能做什么改变?只是骂,又没有行动,是改变不了什么。”

黄小真戴着黑色粗框眼鏡,平日嬉皮笑脸,说起这段话来,却煞是认真。

两年前的一次扫街活动,她与黄秀云一样,受邀加入“全民挺明福”。当时她听过明福案,但不甚了解,也不知“全民挺明福”这个组织。“印象就是一个谋杀案,死的不明不白,他应该很冤枉,应要给他一个公平的判断。”

两年过去,黄小真的身影,不时出现在记者会、示威等大小活动,昔日许多同路人却逐渐淡出社运,令她感慨不已。

“很多社运分子,以前是积极参与的,即使有些活动我们邀请他们,他们也不愿意参与,就是说参与那么久,也不能改变。”

“今年我们放这个‘勿忘明福,维护人权’,也是其中一项提醒大家不要放弃,继续耕耘下去,继续奋斗下去。”

点击观看黄小真专访

记忆即是反抗:人权艺术展

赵明福民主基金会将在于7月22日至24日早上10点至晚上10点,假吉隆坡Publika商场底层举办“记忆即是反抗”人权艺术展,推介礼将于7月23日早上11点于展览地点举行。

参与这个艺术展的艺术家达25人,包括赵明福民主基金会主席沙末赛益、Novia Shin、龚万辉、魏江龙等,作品类型有画作、雕塑、装置艺术、剪纸等,主题包括“天使”、“四个世界”、“最明亮的星”、“幻影”、“记忆之窗”、“事实”、“坠落”。

在此之前,“记忆即是反抗”人权艺术展也在雪隆一带8家咖啡馆巡回展出,以接触更多人群。

另外,赵明福基金会也在7月16日(星期六)晚上8点正,于雪州八打灵再也SS2篮球场举办“流动的追思会(八打灵再也)”。

这场追思会主题为“勿忘明福,维护人权——赵明福逝世七周年纪念活动”,内容包括现场绘制漫画、短剧表演、演唱歌曲及嘉宾演讲。主讲嘉宾有漫画家祖纳、赵家代表及赵明福胞妹赵丽兰、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及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等。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