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广告(英)
0
新闻

跨性人身份证博弈2 :谁决定他们的性别?

今特写 1980年代以前,政府对跨性别者的态度是相对开放的,后来换证门槛却越来越高。到底谁来决定他们的性别?

| 廖诗弦
0
新闻

跨性人身份证博弈1:不想当一生的Encik

【今特写】她抱怨, “不管我看起来多‘女生’,至今还有人以Encik称呼我。”

| 廖诗弦
0
新闻

“敏兹”对决延至州主席之争,安华明赴柔砂商人选

安华已到大多数州属会晤区部主席,仅剩下柔佛与砂拉越等少数州属。

| 当今大马团队
0
新闻

精心铺排解散国阵议案,马华领导神算或失策?

今评论 虽然魏家祥宣称“这不是魏家祥的提案”,但马华建议解散国阵的方向,似乎一早已经过计划与铺陈。

| 黄凯荟
0
新闻

ICERD风波背后:公约真的反马来人?

《ICERD》真的会威胁联邦宪法所保障的马来穆斯林权利吗?

 

| 当今大马团队
0
新闻

社青改选见路线之争,大局VS原则派谁胜出?

由于今年母体没有改选,社青团党选可能会成为党内两派路线之争的前哨战。

| 刘伟鸿
0
新闻

“我何尝不偏执?”——访《光》导演郭修篆

今人物 一部讲述患有“高能自闭症”的哥哥文光与弟弟生活的本土电影刚登上大银幕。主角文光的原型,便是导演郭修篆的亲哥哥郭修鍇。

| 廖诗弦
0
新闻

“要命”的正义4:活着的人怎么办?

今特写  受害者和家属的伤痛和不公到底要如何处理?他们到底需要哪些制度支援?这些都是死刑存废争议,必须正面回应的问题。

| 张溦紟与黄凯荟
0
新闻

“要命”的正义3:隐形的死囚家属

今特写  去年,大马国际特赦组织接触这个案例时,发现警方当初逮捕他时,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曾动用暴力逼他就范。

| 张溦紟
0
新闻

“要命”的正义2:司法前线的他们怎么看?

今特写  “从前,当我是一名检控官时,我支持死刑。那时候,我每天只是机械式地处理案件,我需要做的就是证明案件成立。”

| 黄凯荟与哈菲兹雅丁
0
新闻

“要命”的正义1: 废死与否的6件事

今分析  这“要命”的正义之争,不仅止于语言上的唇枪舌战,也攸关1279条死牢里的人命,和遗漏在体制外的多重受害者。

| 张溦紟与黄凯荟
0
新闻

“伤残是我的,殘障非我故”:轮椅上的平权者陈华春

【今人物】“残障”的经验是流动的,会随着社会脉络、文化环境、时间和支持系统而有所变化。

| 张溦紟
0
观点

中秋与九皇 :民俗信仰的盛与衰

【恋念岛屿】相较于九月重阳,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城镇,愈来愈成盛况的祭九皇与持素的民俗信仰热,让八月中秋里的嫦娥,显得落寞多了。

| 杜忠全
0
新闻

补选镁光灯下,“死城”朱湖能否重启养猪业?

今特写 在那养猪业蓬勃的辉煌时期,在朱湖的大街小巷四处可见马赛地轿车。

| 高嘉琪
0
新闻

为什么纪实漫画?—仨台马漫画人的现身说法

今特写  “我真的希望画了这个真实事件以后,有更多人看到,那么会有更多人会在意它,然后试图去改变它。”

| 张溦紟
0
新闻

“必胜”之下的沉默螺旋——波德申选民速写

“你可以帮我问安华一些问题吗?”当记者正在拍摄街景的时候,一名德士司机开口问道。

| 黄凯荟
0
新闻

办一份有东南亚的亚洲纪实漫画 —专访《热带季风》编辑黄珮珊

今特写 “我在东南亚找到了新的文化认同感。不能说是身份认同感,毕竟我还是个台湾人。”

| 张溦紟
0
新闻

公正党党选专页开通,《当今》追踪每周战绩

为了方便读者追踪,《当今大马》特设“2018年公正党党选”三语专页。

0
新闻

检视公正党党选(下):区部一天增2147%党员

今特写  纪录显示,如楼区部出现了1万2946名新党员。换言之,一日内增加了2147%。

| 当今大马团队
0
新闻

“警察头子”阻提控,特工队吹哨者交WSJ 密件

“反贪会的工作是要找出大案,让总检察长提控。他们相信这笔较小的汇款,已足以构成刑事提控。”

| 当今大马团队
0
新闻

检视公正党党选(上):党员暴增掀疑虑

今特写 政党在党选年招入大量党员非罕见现象,但如此庞大的新党员却前所未见,也掀起党内的疑虑。

| 当今大马团队
0
新闻

纳吉户口获近十亿美元,这笔钱从哪来?

今分析 警方揭露高达9亿7200万美元流入纳吉户口,这笔钱到底从哪来?

0
新闻

安华能否在波德申轻骑过关?

今分析 波德申国席覆盖整个森美兰海岸区,北以雪邦河,南以邻宜河为界。

0
新闻

种族主义是垃圾——访公正党左派议员哈山卡林

今人物  “我是一名甘榜贫穷马来人,能够到吉隆坡的马来亚伊斯兰学院求学,当时是一件大事,深深影响我的人生。”

| 刘伟鸿
0
观点

领教忏悔还是暴力?——登州公开鞭刑采访记事

新闻人札记 无人有机会听到两名受刑女子的真实声音。

| 黄凯荟
0
新闻

六道题带您看登州如何执鞭刑

今分析 鞭刑的工具长度不可超过1.22米,厚度不可超过1.25厘米。

| 黄凯荟
0
新闻

低成本游击战:马华“战车”能走多远?

马华竞选团队透露,最重要的是,使用战车竞选“低成本,高效率”。

| 廖诗弦
0
新闻

黑风洞彩虹梯美不美?——谈古迹保存与迷思

今评论 黑风洞作为近200年历史的国家文化遗产,阶梯能否涂上缤纷色彩?

| 张溦紟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