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广告(英)
0
新闻

百日十大新政,一起追踪希盟进度

《当今》团队制作《百日十大新政》追踪平台,让读者一起来监督新政府。

| 当今大马团队
0
新闻

多角战巫统赢54国席,惟41个票数不过半

巫统是多角战选区的最大赢家,惟在54个国席中,仅有13国席获得过半票数。

0
新闻

林冠英上京或留槟?

今分析 摆在眼前的问题是,林冠英会会“上京”或“留槟”?或既上京也留槟?

| 刘嘉铭
0
新闻

大选结果数据:对国阵、希盟和伊党有何意义?

今分析 大选后各政党所斩获的国席数目,会怎样影响他们未来的对弈和合纵连横?

0
新闻

半岛民怨四起,马来反风成形

选前分析 半岛西海岸多个州属吹起反风,席卷国阵传统堡垒的马来腹地。

| 当今大马团队
0
新闻

霹中南巫裔深蓝票动摇,惟不一定流向希盟

大选前哨 离开霹州国阵的马来选票不尽然归属希盟,而是三分流向希盟、弃投及伊党。

| 叶家喜
0
新闻

柔佛南北部现马来反风,若达三条件希盟添十国席

今分析  来到最后一天竞选期,马来社会已经动摇,特别是消费税与通膨问题发酵,国阵在柔佛南部与北部的多个选区可能会失守。

| 当今大马团队
0
新闻

选举扫盲辞典——10个词汇看懂大选

大选指南 杰利蝾螈是一种蜥蜴吗?PACABA这个洋人是谁?40万孟加拉外劳涌入大马投票?……

| 黄家俊
0
新闻

槟国阵下野后的两份宣言一一从“转型”到“救亡”

今分析《当今大马》与你一起回顾和探讨,国阵下野后的两届大选竞选宣言之异同。

| 刘嘉铭
0
新闻

承认统考,国阵与希盟到底在吵什么?

今分析 《当今大马》爬梳这场论战,以让读者厘清个中争论。

| 黄家俊
0
新闻

打假新闻法案出台,谁会被清算?

今分析 所谓“假新闻”,将不只是媒体所发布的新闻,也涵盖一般人所发布的文字或影音类讯息。

| 张溦紟
0
新闻

谁说没看头?槟城选战十大关注点

【大选前哨】虽然相对其他州属,槟城可谓最无悬念,但其选战一直都不乏话题。

| 刘嘉铭
0
新闻

槟大选排阵二:再里尔弃国攻州,铺路入州内阁

大选前哨 再里尔是党内少数的马来精英,在刻意栽培下,预料将在胜选后进入槟州行政议会。

0
新闻

希盟宣言与民联宣言有何分别?遗漏了什么?

整体而言,《希望宣言》与《人民宣言》有何分别?

| 张溦紟与黄凯荟
0
新闻

牛为何“住进”豪华公寓?——养牛案回顾

今分析 拉菲兹遭判监30个月的裁决,把已有近7年历史的养牛案再度从人们的记忆箱中翻起。

| 当今大马团队
0
新闻

净选盟倡议的MMP,是什么东东?

今分析  净选盟公开倡议采纳联立制(MMP),它究竟能为我们带来什么改变?

| 李永杰
0
新闻

12道题看海隧案:为何林冠英与国阵各说各话?

今分析 《当今大马》梳理此课题的背景资料,以供读者参考,厘清当中的事实与脉络。

| 刘嘉铭
0
新闻

希盟四党如何分伊党柔州议席?哪些较有胜算?

今分析 希盟瓜分伊党上届大选攻打的柔州议席,其中团结党分得最大块饼,这些议席大多是马来选民居多的混合选区。

0
新闻

誓师却不提征战目标,纳吉更心悬选后权力布局?

今分析 纳吉未如期待般定下征战重大目标,火力全开地炮击政敌,反而对选后权力布局有更多的着墨。

| 黄家俊
0
新闻

三道题看国会突袭投票下的暗战

今分析 这场突袭行动部署了多久?为何希盟未全员配合?谁缺席投票?若成功阻截,意义何在?

| 黄家俊与刘伟鸿
0
新闻

燃油周价制:水煮青蛙或屡犯民怨?

今分析 政治评论人邱继平表示,燃油价每周一变让人难以适从,不确定性愈增,焦虑感也随之而生。

| 黄家俊
0
新闻

看回槟州大水灾,气象局是否迟了发警报?

今分析 气象局是否评估不足,或是早知这场异常天象会降临?

0
新闻

槟城暴风雨哪来,台风或热带扰动?

今分析 袭击北马的是“95W热带低气压”,是属于热带扰动。

0
新闻

2018财案讲稿逐字看:纳吉说什么最多?

今分析 纳吉在演讲中提及最多的字眼,当属“印裔”、“土著”、“东马”,讨好这些群体之心不言而喻。

| 当今大马团队
0
新闻

纳吉2018财案:大小通吃保政权

今分析 这份财案强调“兼容”(inklusif),说白了,其实就是面面俱到,人人分得一点好处。

| 李伟伦
0
新闻

茅草行动卅载(下):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今分析 1987年10月27日,政府援引内安法令展开大逮捕,扣押逾百人,其背景和原因为何?

| 张溦紟与叶家喜
0
新闻

茅草行动卅载(上):逾百人被捕,他们是谁?

今分析 恶名昭彰的“茅草行动”底下,有逾百人被捕,这些内安法令恶法的受害者,有谁呢?

| 张溦紟与叶家喜
0
新闻

丹州梁自坚开出第一枪,联伊问题反噬公正党

今分析 这次内部分歧主要涉及党的方向,而不像过往的派系恶斗。一些交好的领袖在联伊问题,就未必有相同的答案。

| 李伟伦与刘伟鸿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