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位,别干政”,诺奥马促达因拉菲达收手

更新 “我的哥哥姐姐别这样,当你离开政府,你就应该让其他继承人无碍地继续管理国家。”

纳吉助理无缘上阵,廖中莱两任政秘攻雪国席

更新 马华跟巫统交换回来的安邦国席,将交由廖中莱的前政治秘书梁捷顺上阵。

无意角逐雪大臣,诺奥马矢支持党高层决定

“我身为雪州巫统主席,但没有想过要当上大臣,这一切交由党高层决定。”

非国阵选区无工程政令取消,倪可敏撤告房地部

随着房地部取消非国阵选区无工程的政令,倪可敏也撤回诉状。

别离婚三次,诺奥马促国阵全力夺雪州

诺奥马指称,国阵与雪州已经“离婚”两次,来届大选务必要加紧努力,以确保国阵重新在雪州掌权。

若酒店禁员工戴头巾,诺奥马吁地方政府撤执照

诺奥马说,若发现酒店禁止穆斯林女性员工戴头巾,地方执法单位应吊销该酒店执照。

经济屋课题掀骂战,诺奥马抨卡立没资格评论

国会 卡立沙末抨击,国阵在上届大选承诺兴建90万个经济屋单位,但却未能履行诺言。

感谢纳吉废除收费站,诺奥马率党员到场庆祝

诺奥玛率领党员到联邦大道的峇都知甲收费站,庆祝及感谢纳吉。

诺奥马促林冠英为土崩辞职
曹观友指无需为意外换首长

“我要劝告林吉祥,叫他儿子辞职。上天是公平的,土崩发生在其孩子州属,叫他儿子辞职。”
  刘伟鸿

诺奥马派屠妖节援助金,每人50元

诺奥马造访一个组屋区,并以“屠妖节援助金”名义,向当地居民派发每人50令吉。
  黄凯荟

婉拒诺奥马归队邀请,卡立反促3前大臣加入他

卡立婉拒国阵的归巢邀请,反而呼吁3名国阵前雪州大臣加入他的阵线。

房子落在联邦地,阿兹敏呛诺奥马“才该打电话”

阿兹敏表示,诺奥马才是应该打电话处理的人。

诺奥马吁卡立回巢,可组“前雪大臣团队”

在莫哈末泰益重返巫统后,诺奥马呼吁另一名前大臣卡立依布拉欣也归巢。

诺奥马尊称末泰益“师傅”,否认影响其地位

纳吉大阵仗欢迎末泰益重新入党,诺奥马并不感到威胁,还尊称末泰益为“师傅”。

巫统支部领袖向反贪会报案
促查诺奥马是否涉两舞弊案

一名巫统支部领袖向反贪会举报巫统雪州主席诺奥马,要求调查后者被指在担任农长期间涉及的两宗舞弊案。

拒理会转战丹绒加弄建议
阿兹敏讥诺奥马仅小蜥蜴

“配得上我的对手是纳吉。诺奥马是谁?他只不过是一只小蜥蜴。”

诺奥马出席消防局开斋活动
伊党议员轰为雪州巫统造势

“消防部门不应被拖进政治。若巫统要夺回雪州,不应该动用政府机关。”

解释伊党留任以制衡行动党
沙乐汉反击诺奥马“懦夫论”

更新 诺奥马讥讽,留在雪州政府的伊党议员是“懦夫”(suami dayus),雪州伊党逐一反击指控。

坦承国阵尚无雪大臣人选
诺奥马讥讽阿兹敏怕伊党

更新 诺奥马坦承,倘若国阵成功夺回雪州,尚未有雪州大臣人选。

称议员变节传闻乃转移视线
诺奥马指控公正党自行造谣

房地部长诺奥马指控公正党自行制造议员变节的谣言,以转移视线。

追究非国阵选区无工程政令
倪可敏入禀告诺奥马与官员

倪可敏入禀怡保高庭,以寻求推翻房地部取消非国阵选区地方政府工程的指示。

“有义务拨款给所有选区”
阿兹敏促诺奥马勿惩雪州

“他有道德义务确保,这(地方政府拨款)必须根据法律分派。”

既然诺奥马只服务国阵选民
祖莱达呛“拿48%薪水就好”

“既然如此,我们要求诺奥马接受减薪52%,因为只有48%的大马人在上次大选投票予国阵。”

拨款有限优先专注国阵议席
诺奥马:没歧视在野党选区

诺奥马解释,房地部取消非国阵选区的地方政府工程,是因为该部拨款不足,无法分配给全国各个选区。

不满取消非国阵选区工程
倪可敏发律师信予诺奥马

更新 “正直人士担任行政职务,行使部长权力都不应该存有偏见。”

房地部取消非国阵选区工程
行动党要求诺奥马解释交代

房地部下达指示,取消非国阵国会选区的地方政府工程。

基于领导大港表现出色
雪巫统驳回嘉玛辞职信

晚上8点11分更新 雪州巫统基于其领导大港的表现佳,驳回嘉玛的辞职信。

盛赞嘉玛“床枕雪糕”示威
诺奥马追击雪色情按摩院

诺奥马抨击,现今的雪州按摩院,比国阵执政期间多上4倍。

质疑雪州仍允售卖塑料袋
诺奥马指限塑目标难达成

诺奥马大浇冷水,指雪州政府若仍允许售卖塑料袋,计划将不会成功。

深信外资大举注入大马
诺奥马指一马案已过时

诺奥马表示,外资大举注入大马,证明一马公司课题已过时。
更多 →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