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味追求世界大学排名,忽略什么?

【大专论政】政府大量投资于教育以产出高等教育劳动力,这可吸引外资,间接促进国家经济发展。
  陈明忠

比性侵更致人于死地的,是强暴文化

【大专论政】“强暴文化”说明了,性的骚扰侵害并非孤立事件,而是结构性的存在。
  何笠方

奥斯卡不再那么“白”

【大专论政】奥斯卡选出的最佳电影,不止被视作观影指标,其隐藏的价值观更代表了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
  何笠方

清真不清真,谁是赢家?

【大专论政】拥有清真准证的,往往都是想踏足庞大穆斯林市场的资本家,而非一般的小型企业。
  林保华

《海洋奇缘》的新女性叙事

【大专论政】女性可以领导众人航海,男性不需要权力与武器的力量来达成自我认同。
  何笠方

当跨性别“跨入”校门——
从快乐宝拉北大演唱谈起

【大专论政】为何今天跨性人群体在大家眼中,只是纯粹用来消费和娱乐大众的商品?
  林保华

马哈迪道歉:可以谈转型正义了吗?

【大专论政】道歉,是让大家好过一些,也还给迫害者一个迟来的公道及清白。
  黄振峰

人潮不理想,827集会失败?

【大专论政】我问朋友为何不出席这次集会,他们的理由不外是“对政治没有兴趣”,“政治很肮脏”、“上街有什么用”?
  邹展晖

伊斯兰政治下的大马困境

【大专论政】 伊教法本旨较注重伊斯兰法律的意义,如公平、平等及廉政等,而不拘泥于形式主义。
  杨子杰

为何华人同志出柜那么难?

【大专论政】家一直是我躲在深柜的最大因素。吊诡的是,正是因为家庭,我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同志身份。
  何笠方

诚信雨伞,值不值?

理大推行共享雨伞计划,获得大东方保险赞助5000把40吋大雨伞,但当一个计划,花14万令吉,创一个纪录、挑战学生诚信,你认为值得吗?
  吴湘怡

为何新加坡人如此不安?

【大专论政】 “新加坡的易损性”论述导致新加坡社会的不安与恐惧,进而合理化政府精英统治的政策。
  刘存全

重温吉打事件:
中央与地方政府纠葛何在?

【大专论政】 倘若地方有更完善的自主权,那人民在争取州事务之权益时,可以直接对向地方政府。
  李政豪

中学生不该谈政治?

【大专论政】 禁止中学生谈政治,这不算是伤害他们的其中一种方法吗?
  杨子杰

马来西亚的选择“性”开放?
从《丹麦女孩》到《爱情海岸》

【大专论政】 当LGBT课题与族群、宗教和政治手段牵扯缠绕,欲揭开自然需要很大的勇气。
  廖诗弦

我们还要选党不选人吗?

【大专论政】 为何我们必须紧紧拥抱特定政党,尽管他们没有达到我们期待的标准?
  叶伟伦

“巫来由”的想象:谈我们的身份认同

【大专论政】 政府应停止老旧的“分而治之”政策、停止继续分化国民的政策,不再实行差别待遇。
  吴亦朗

马大与台大校园选举有何差?

【大专论政】 从马大到台大,身为交换学生的我也有权投下校园选举的一票。
  陈明忠

走入吉隆坡“非法”木屋区

免费 【大专论政】 随着一系列发展计划,木屋渐被贴上贫穷与落后的标签,更有媒体以“城市大毒瘤”形容。
  廖诗弦

“不是国阵就是希盟?”
从台湾选举谈我们的政治想象

【大专论政】 免费 台湾小党资金缺乏,却坚持不拿财团献金。反思大马政治,我们仍缺乏政治想像。
  刘存全

【征稿】大学生,我们来谈政治吧!

【大专论政】让学生谈政治,让学术有思想,让行动有论述。
  当今大马团队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