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惧重新州选解议长难产,惟伊党属意组联合政府

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指出,若吉打重新选举,伊党有信心能够夺下州政权。
  马新社

伊党当不成“造王者”,哈迪坦言马哈迪棋高一着

“我们想要成为‘造王者’却没有成功,反观,马哈迪才是主要的棋盘手……”

“先让希盟清掉国债”,伊党放眼5年后拿过政权

“让他们(希盟)去处理。他们一旦解决了(债务),我们会在5年后执掌大马。”

伊党批希盟乱成一团,没做好准备执政

“希盟组内阁明显手忙脚乱,他们到今天还没有完全委任所需的政府部门。”

抨苏克里言论仅个人观点,伊党与旺再努丁切割

伊党与律师旺再努丁划清界线,强调其批评苏克里的言论,仅属个人观点。

巫统领袖划清界线,吉祥:伊党或纳吉最后防线

“纳吉要隐瞒什么?还有哈迪——这位伊斯兰党主席要隐瞒什么?”

伊党自豪得票增,呼吁巫统党员跳槽

纳斯鲁丁自豪伊党得票增,但赛胡先阿里讥讽其逻辑。

盼成为希盟对话伙伴,伊党冀创造双赢局面

伊党表示,盼成为希盟的对话伙伴,以为人民和希盟政府创造双赢的局面。

伊党盼延续东铁计划,惟须重新谈判成本

伊党认为,东铁计划的成本及合约须重新谈判,以确保符合财务标准。

伊党欢迎安华获释,促设皇委会彻查数宗大案

端依布拉欣促新政府设皇家委员会,彻查数宗大案,包括一马丑闻、赵明福命案等。

霹雳:伊党建议三方组“团结政府”,无在野党

“条件是,这个团结政府必须由一名穆斯林领导,并获得多数穆斯林州议员所接受。”

伊党不后悔没加入希盟

“我们从未后悔,(因在这之前)我们曾经进入政府,也曾经被政府开除。”

霹伊党以造王者自居,分别与希盟国阵谈判组政府

霹州伊党以“造王者”自居,分别跟希盟及国阵展开非正式讨论,以组织联合政府。
  叶家喜

登州内阁今晚宣誓就任,伊党较后公布大臣人选

登嘉楼州务大臣与州行政议员的宣誓就任仪式,预料将在今晚在瓜拉登嘉楼新王宫举行。
  马新社

伊党:吉兰丹人已否决希盟

“他们连一个议席都赢不了,不像西海岸,他们的手法不适用于吉兰丹。”

霹州陷入悬峙议会,伊党成造王者

未有任何阵营在霹雳州取得过半数。易言之,霹雳州陷入悬峙议会。

自信握有52%穆民选票,伊党反讥希盟只得9%

伊党智库主任朱迪宣称,伊党料能从国阵手中,夺走7%穆斯林选票。

伊党也主张有马来海啸,惟强调“姓绿不姓蓝”

朱迪相信,第14届大选的马来海啸不是“深蓝”或“浅蓝”色,而是“绿色”狂潮。

避免重复伊党执政“噩梦”,纳吉吁登州人保国阵

纳吉到登嘉楼拜票,呼吁当地选民勿重蹈覆辙,重回让伊党执政登州的“噩梦”。

哈迪讥希盟,走投无路才派聂奥玛出战

“他们已经走投无路,甚至要利用伊党领袖的孩子。伊党党员不会跟随领袖退党。”

吉伊党愿商组联合政府,条件是认同伊教议程

“如果你要和伊党合作,(就要接纳)伊党的伊斯兰原则。”

“或丢丹政权,巫统遗弃之”,达因不看好伊党

“伊党将面对非常艰巨的挑战,不仅在全国难有任何斩获,甚至可能失去丹州政权!”

直言攻击聂奥玛过火,伊党老二说“他有权进希盟”

“他(聂奥玛)代表希盟参选是他个人的事务和选择,不应该加以放大。”

伊党上下追击聂奥玛,胞弟搬出母亲加入围攻

“母亲被一个叫Ikram的人射伤,需要休息几天。两天前,那人直接向她的心口开枪。”

伊党与盟友伊斯兰阵线闹翻?

峇都古楼出现四角战,除了公正党与国阵候选人,伊党与伊斯兰阵线也在此区碰头。

过半选民挺国阵,民调指伊党将失丹州

民调显示,国阵有可能在本届大选一举从伊党手中夺回吉兰丹州政权。

放眼执政槟城,和谐阵线攻24州席

和谐阵线宣布,在槟州攻打8国24州席,而超出执政槟州政权的半数议席门槛。
  刘嘉铭

伊党取代民系党,派当地区部主席出战浮岛

更新 吉打伊党透露,他们将派遣浮罗交怡区部主席祖毕阿末出战浮罗交怡国席。

坚称250万乃众筹捐款,伊党:不是“糠麸”

“许多政党选择用不道德的管道取得政治献金,例如一些有附带条件的代理。”

伊党行动党在柔佛全面交战,仅林吉祥选区例外

在柔佛,伊党将上阵行动党参选的所有议席,只有依斯干达公主城例外。
  刘伟鸿
更多 →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