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禁酒,明日禁狗?

今评论 酒是唯一让穆斯林觉得被冒犯的东西吗?接下来是什么呢?禁食猪肉?禁止养狗?
  范平东

安华的资讯或有“味精”

今评论 我从坐牢的经验知道,监狱里的资讯不完整,甚至可能已加入“味精”。
  希山慕丁莱斯

东铁成本或膨胀至逾1000亿

今评论 根据我们的计算,东铁的实际总成本,最终会膨胀逾1000亿令吉的天文数字。
  古纳瑟卡兰

为何东铁计划注定失败?

今评论 世界哪条高铁可以如东铁计划宣称的,在其通过的所有市镇促进这么多商机和就业机会?
  佐摩

谁“杀死”马航?

今评论 呜呼哀哉,曾经让人引以为傲的品牌,如今竟坠落至此!
  古纳瑟卡兰

土著难题——一场缜密的骗局

今评论 “土著”不过是巫统的缜密诡计和意识形态,以便利用新经济政策来服务自己的议程。
  柯嘉逊

三场集会,十年承启
——“回到2007”专题(上)

今评论 2007年,乃全球金融风暴、308大海啸来袭的前一年,马来西亚的街头并不平静。
  黄家俊

十年,民主转型安在?
——“回到2007”专题引言

今评论 从2007年至2017年这十年,改革历经什么道路,当初的改革动力是否在505后已经耗尽?
  曾剑鸣

当男人被人像立牌挑起性欲时

今评论 蚬壳油站撤下人像立牌,原因不是它吓坏人,而是与性有关。
  占阿兹里

一马与炒汇案,不容重演!

今评论 希盟给我们详述一马丑闻细节,或国阵揭露马哈迪政府炒汇丑闻,是不足够的。
  柯嘉逊

旅游税争议:国阵自食“推土机立法”苦果

今评论 旅游税所触发的国阵内讧,可谓执政党惯用“推土机式立法”的反噬,自食其果。
  李龙辉

普腾交易后,别指望车价跌

今评论 普腾吉利联姻后,马哈迪哀嚎哭泣,但比起马哈迪,马来西亚人更有哭泣的理由。
  古纳瑟卡兰

纳吉捧希山老表:
排挤扎希、搞平衡或扶弱?

今评论 大选跫音渐进,纳吉若匆匆向阿末扎希动刀,似会适得其反,毕竟后者不是省油的灯。

拯救平壤十一人——
如何化解大马版Argo?

今评论 面对朝鲜,马来西亚应如何化解这场人质危机?如何确保平壤十一人安全归来?
  黄家俊

“金正男案”必在大马重演?

今评论 金正男遇刺案并非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詹运豪

大马无端端手握外交王牌?
金正男案掀情报安防疑虑

今评论 金正男遇害后,由于中美日韩亟欲取得的一手资料,大马顿时成为各方争取的对象。
  黄家俊

当性骚扰记者成为常态

今评论 获取消息是记者们工作的一部分,忍受这种骚扰显然也是。
  艾迪拉

行动党任副首相,有何错?

今评论 那么为何挑起行动党索求副首相职的争论?答案很简单,就是要吓唬马来人。
  祖哈斯米

别散播假新闻
——敬告前锋报NST等

今评论 这种编按未来或会出现:纳吉是大马首相,非《当今》职员,其看法不能代表《当今》。
  当今大马团队

阿德南病故或推迟大选
接班人问题恐牵动政局

今评论 由于事出突然,土保党与砂国阵最迫切的问题是:谁将接替阿德南的位子?
  李龙辉

杯葛麦当劳乃搞错对象

今评论 只有一样事情是值得愤怒的,即过去数十年来,大马穆斯林自愿地放弃独立判断……
  艾迪拉

盗贼当道,死敌泯仇闯关
——点评2016年政局

今评论 一梦醒来,大马沦为“盗贼统治”国;安马死敌一笑泯恩仇,力图罢黜一号官……
  当今大马团队

内安法令借国安法令还魂?

今评论 玛丽亚陈被扣捕,并非她威胁国安,而是威胁到政权——一个极无安全感的政权。
  柯嘉逊

警方两手策略封堵黄潮
集会者自主“水落石出”

今评论 警方“斩首行动”外界在“水落石出”情况下,更清楚地看见黄潮集会者自治自主能力。
  当今大马团队

净选盟逆潮中站稳脚步
政改尚缺阿基米德支点

今评论 净选盟顶住政治低潮与严苛质疑,再次证明自己足以成为一个稳健的政治动员节点。
  当今大马团队

是的,《当今》有议程

今评论 是的,《当今大马》有自己的议程。
  阿南

停止纠缠当今与净选盟

今评论 《当今》和大马非政府组织数十年来无私为正义、民主和人权付出,所以放开他们。
  柯嘉逊

大马成为中国最新一个省?

今评论 纳吉是现代版马来西亚的拜里米苏拉吗?纳吉与中国关系甚笃,实非偶然。
  玛丽安

茅草行动29年后:
马哈迪是时候向受害者道歉

今评论 若马哈迪确成改革民主派,茅草行动29周年的今天,正是他向茅草行动扣留者和国家道歉的最佳时机。
  柯嘉逊

2017年财案预测:
纳吉派糖果保政权?

今评论 纳吉明天提呈财案,将有一个明显的政治战略意义——为政权而战。
  王德齐
更多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