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核电合不合(下):隐藏的环境成本与风险

【今特写】核电计划是否大势所趋,抑或,我们尚有其他替代能源可选择?
  实习记者杨子杰

大马核电合不合(上):政府静默的盘算和推动

今特写 今年将是大马核电计划的关键年,受到支持与反核人士的高度关注。
  实习记者杨子杰

“我像在投选刽子手” ,性少数叹只是棋盘小卒

今特写 “选举时我就像在投选自己的刽子手,选择到底要谁来杀我。”
  黄凯荟

投票路太远也太危险——跨性别者政治参与困境

今特写 出示身份证对于普通选民而言是平常小事,但对跨性别群体,这向来是个极为沉重的难关。
  黄凯荟

公众审查月底结束,马新高铁将征3000片地

今特写  环评报告出炉,马新高铁计划将影响多达110个住宅区,近3000片土地。
  黄凯荟

〈南洋文艺〉以后,不说再见的副刊

今特写〈南洋文艺〉终结对马华文学意味着什么?纸媒副刊是否依然承载提供文学发表的功能?
  张溦紟

高铁将直冲贯穿家园,马来村民挺身抗议

今特写 根据计划蓝图,高铁路径将把这个落在布城和万宜新镇之间的阿布巴卡村劈成两半。
  黄凯荟、吕嘉雯

当高铁即将碾过家园——沿着轨道听居民心声

今特写 马新高铁呼啸划过半岛西部,一路碾过谁的家园?
  黄凯荟与吕嘉雯

马新高铁跨越四州,你的家会否受影响?

今特写 《当今大马》检视马新高铁路线蓝图,至少九个住宅区将受影响。
  黄凯荟与吕嘉雯

追查玛拉房产案(二):空壳公司故布迷阵

今特写 此案整个过程错综复杂,故布迷阵,透过岸外公司转手数千万令吉。

追查玛拉房产案(一):如何凭空豪赚六千万?

今特写 这次的购楼案蒙受高达6000万令吉亏损,比墨尔本杜里国际公寓的购房弊案“更胜一筹”。

史上最严重个资外泄案——到底谁中招?

今特写 从电讯公司、求职网站用户的个人资料,乃至医药专业人员莫不中招。

追溯个资外泄源头:通讯委的防手机盗用系统

更新 今特写 电讯公司所流出的用户个资,外泄源头或可追溯至通讯委员会的防手机盗用系统。

看见基层女性(下):如何扩大女性民主参与

性别平等原则应整合到各个阶层生活,女性才有可能享有真正的民主参与基础。
  张溦紟

看见基层女性(上):女性从政者的性别经验

本文从女性政治工作者的微观角度,描绘参与公共领域的性别经验。
  张溦紟

大选青年战(二):首投族的票往哪里去?

大选前哨 青年如何看待老旧的政党政治与种族政治,首投族是否愿意出来投票,克服政治无能与淡漠感?
  苏颖欣

大选青年战(一):505时你在哪里?

大选前哨 大集会和改朝换代的热情逐渐冷却后,青年如何继续稳健地走出一条新路?
  苏颖欣

基层女性的公共参与——改变日常政治想象

大选前哨 政治就是日常,从议会、社区、到家庭皆有权力关系。女性参与公共事务,就要重新定义政治,扩大参与的想象。
  刘嘉美

当女性介入选举——性别平等与政党政治

大选前哨 何玉苓认为,民主选举提供好的契机,使妇女团体能提出争取多年的诉求。
  刘嘉美

望穿秋水的经济起飞?
——马中产业园探察(下)

今特写 “这不好赚,价格很低很低……你赚到的好像喝白开水的钱,帮补而已。”
  叶家喜

关丹“万里长城”
——马中产业园探察(上)

今特写 高墙把占地1200英亩的马中关丹产业园第一期园区包围起来,墙约莫8尺高,水泥建成,上方还架设铁钩。
  叶家喜

大马方言再兴(二):华语和方言势不两立?

今特写 “如果语言复兴只诉诸怀旧之情,缺乏实际策略与论述去改变社会的既有逻辑,那是不会有效的。”
  实习记者李志勇

大马方言再兴(一):表演与会馆如何转型?

今特写 你会说几种方言?不如接受以下挑战,测试你知道哪些方言俚语?
  实习记者李志勇

免费高教可不可行(下)
—— 社会正义就此达成?

今特写 免费高教究若是机会平等,为何有竞争优势的高收入家庭学生,也无需缴付学费?
  实习记者陈明忠

免费高教可不可行(上)
—— 大马财库可负担吗?

今特写 一般对免费高教的呼吁,主要从废除高教基金贷款出发,事实上并没触及落实免费高教的可行性。
  实习记者陈明忠

E卡申请大限到(下):说好的免费呢?

今特写 这由政府提供的“免费”服务,尤迪却得花费1500令吉,通过不知名的代理人申请,才拿到E卡。

E卡申请大限到(上):无证移工躲森林避扫荡

今特写 “大多数男人已有执法卡,但是我们(女人和小孩)还是空空的(没有证件)。”

现代版“卖猪仔”:
森林城不能说的秘密(下)

今特写 “可怜,真的是可怜。来到这里没钱吃饭。我问他们要不要吃饭,他说不敢吃,就是没有钱……”
  黄家俊和高嘉琪

中国黑工:
森林城不能说的秘密(上)

今特写 一些农民工不谙英语,迄今不晓得护照上印着的,到底是旅游签证还是工作签证。
  黄家俊和高嘉琪

谁来守护校园守护者?
政府人力外包制度的不公

今特写 凯蒂无奈地反问记者:“若你工作了足足8个月都没拿到一分钱薪水,你会怎么办?你能怎么过活?”
  叶家喜
更多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