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卡申请大限到(下):说好的免费呢?

今特写 这由政府提供的“免费”服务,尤迪却得花费1500令吉,通过不知名的代理人申请,才拿到E卡。

E卡申请大限到(上):无证移工躲森林避扫荡

今特写 “大多数男人已有执法卡,但是我们(女人和小孩)还是空空的(没有证件)。”

现代版“卖猪仔”:
森林城不能说的秘密(下)

今特写 “可怜,真的是可怜。来到这里没钱吃饭。我问他们要不要吃饭,他说不敢吃,就是没有钱……”
  黄家俊和高嘉琪

中国黑工:
森林城不能说的秘密(上)

今特写 一些农民工不谙英语,迄今不晓得护照上印着的,到底是旅游签证还是工作签证。
  黄家俊和高嘉琪

谁来守护校园守护者?
政府人力外包制度的不公

今特写 凯蒂无奈地反问记者:“若你工作了足足8个月都没拿到一分钱薪水,你会怎么办?你能怎么过活?”
  叶家喜

天堂与地狱一线间:
巴淡岛的移工偷渡路线

今特写 他们从柔州登船,随身物品尚可用塑胶袋包裹避免湿水,只是生命就难有什么保障了。
  当今大马与Tempo

出口燕窝背后的劳工泪

今特写 一名员工应得薪金为1228令吉,实际所得却少于200令吉。
  当今大马与Tempo

尸骨还乡是常态?
揭露马印女佣交易非法路

今特写 来自印尼东巽他群岛的青少年,飘洋过海到马来西亚当移工,结果沦为人口贩卖受害者,甚至客死异乡。
  当今大马与Tempo

电竞热潮来袭(二)
——当红衫军领袖进军刀塔

今特写 当政治人物进军刀塔的虚拟战场,这个行业会面对什么冲击?
  李伟伦与刘伟鸿

电竞热潮来袭(一)
——千万奖金英雄梦

今特写 选手日以继夜地训练,世界品牌竞相赞助,支持者购票到体育馆捧场,电竞在许多国家已成为一门产业。
  李伟伦与刘伟鸿

话望生森林在呐喊
——走入特米亚人聚落

今特写 “我们用嘴巴抗争,用书信抗争,不用拳头、枪械、或飞镖。我们守法,我们通过法律诉求,通过法律斗争。”
  高俊麟

玛美里族“祖先日”——
神明对游客打开大门的庆典

今特写 玛美里族仍良好地保留欢庆祖先日的传统,并欢迎外人参与庆典。

在热带过“春节”——
在马中国留学生的故事

今特写 “我那次把一整袋枣子都吃完了,如今依然没有觉得红枣有多好吃,但每吃一颗,都有家的味道。”
  实习记者胡亦枫

黄潮5.0“加时赛”小胜:
速写营救玛丽亚的实践者

今特写 这次小胜给黄衣人一剂强心针,让他们更坚定而有信心地走下去,争取更宏远的目标。
  苏颖欣

沙威的壁画故事(二)

今特写 社区文化认同不是封闭式的,除了过去共有的记忆、关怀以外,社区成员此时此刻的生活也应当是地方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李成钢

话望生原住民的怒火:
木商毁了森林动物墓地?

今特写 伤心。那时当我进入吉兰丹话望生永久森林保留区时,脑海首个浮现的字眼。

沙威的壁画故事(一)

今特写 加拉巴沙威距离新山市区约26英里,镇上有两条后巷满是壁画,当地人称它们为“文化巷”。
  李成钢

蒙女案十年后(二):
阿旦家人经历人生巨变

今特写 “你看不到任何的风景,只有一片黑暗。凶手不止带走她的性命,也摧毁了整个家。”

蒙女案十年后(一):
真相与公道在哪?

今特写 十年已过,真相未解。阿旦父亲更怀疑,蒙古、大马和澳洲同声共气,试图让此案消音。

叙利亚难民在马(二)
大限之后何去何从?

今特写 叙利亚难民持有内政部“IMM13” 特别准证,然而,此简陋的卡片却也为他们带来不少苦头。
  苏颖欣

叙利亚难民在马(一)
我们那毁于战乱的新家

今特写 祖哈让我看他手机仅存的“新家”映像,他的妻子在房内忙进忙出,时而对着镜头微笑…。
  苏颖欣

再见先锋,告别黄火——
中文独立音乐的革新之路

今特写 15年后的今天,一群年轻本地中文独立音乐人,演唱改编自黄火时代的乐队所发表过的作品,向这些先锋队致敬。
  叶家喜

老吉隆坡的警察庙(二)
锡克信仰之现代意义

今特写 哈德兴认为,现今世上许多假宗教名义的纷争,皆起于人类本身欲望,与宗教教义无关。
  实习记者邹展晖

老吉隆坡的警察庙(一)
英殖民、锡克人、兄弟情

今特写 礼拜天,清晨6点,老吉隆坡市区的警局路附近,会陆续听到朗朗的锡克诵经声。
  实习记者邹展晖

儿童性侵案(三)
一朝是罪犯,永远是罪犯?

今特写 她续指,现今的法律只是针对前罪犯的资料做些书面记录,而不是真正为了避免罪犯重蹈覆辙。
  刘忠万与吴佳毅

儿童性侵案(二)
当侵害者也是孩子……

今特写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研究资料,在所有儿童性侵害投报案件中,就有四分之一的犯者未满18岁。
  刘忠万与吴佳毅

儿童性侵案(一)
是侵害,还是爱?

今特写 玛德琳点出,加害者通常会满足儿童的情感需求,给他们关爱,导致受害者把性行为等同于爱。
  刘忠万与吴佳毅

肤色与政治:
一群90后青年生活志

【今特写】这个8月,我们与一群90后年轻人谈谈身份认同。他们又怀有怎样的政治想象与实践?
  实习记者林海松

移工的城市(三)
藏在二楼的欲望奴隶

今特写  她不断地重复着同一句话:“每个女孩都有各自的故事和苦衷,你明白吗?”
  实习记者刘存全

移工的城市(二)
来听我唱首家乡曲

今特写  婕米离乡背井,不得不和交往多年的情人分手。捱过了分离的煎熬,却仍需捱过孤身在异国的孤单。
  实习记者刘存全
更多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