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证据勿乱骂人为贼”,纳吉否认一马公司犯法

“你不能随意指责任何一个人,说他是贼或什么的,除非你有证据。”

阿鲁擅债务重组受聘,加入一马前就认识刘特佐

专访三 阿鲁甘达加入一马公司前就认识刘特佐等三人,并称刘特佐是“很有意思的人”。
  当今大马团队

“他犯了什么错?”,国阵喉舌为刘特佐漂白

国阵推特账户转载一支一马课题视频,写着“刘特佐犯了什么错?”,力图为刘特佐漂白。

“就算无礼但至少我们没偷钱”,拉菲兹呛罗斯玛

更新 “或许我们是愚钝的,或无礼,但至少我们不曾偷窃人民的血汗钱。”

纳吉访美欲跟川普打高球?纽时揭布洛迪安排失败

《纽约时报》揭露,布洛迪去年6月曾亲自会晤川普,并游说川普与纳吉一同打高尔夫球。

阿鲁甘达个人网页开张,助掌握一马“真相”

“我要使之成为一个关于一马公司的信息汇聚库,对象是任何想要知道一马公司真相的人。”

为赎回已赎回的期权?1MDB德银38亿贷款用途成谜

专访二  一马公司已付过钱,为何还需借9亿7500万美元,向阿尔巴BVI赎回能源资产期权呢?

印尼警方未获法庭裁决,平静号动向备受关注

印尼警方透露,他们尚未接获印尼雅加达南区法庭关于“平静号”裁决的正式通知。

平静号以一马资金购得,美国司法继续寻求充公

美国司法部重申,“平静号”乃不法挪用一马公司资金所购得,同时将继续寻求充公它。

不见有人犯罪为由,印尼法庭判“平静号”扣押非法

印尼雅加达南区法庭宣判, 美国联邦调查局与印尼警方联合扣押“平静号”乃是非法行为。

重温一马公司案:从吉隆坡烧起的全球洗钱网络

今特写 《当今大马》尝试化繁为简,让读者了解盘根错节的一马公司洗钱过程。

慕尤丁抨纳吉贪腐毁国,“是武吉斯战士又如何?”

“若摧毁国家,就算你是武吉斯战士,那又如何?若贪污腐败,就算你是武吉斯战士,那又如何?”

MO1即纳吉吗?阿莎丽娜答“让法庭裁决”

更新 国会 “一旦此法案通过,只有法庭能回答,谁是一号大马官。法庭会裁决。”
  叶家喜

呈选区重划报告妨碍司法?议长答“见仁见智”

国会 班迪卡表示,政府提呈选区重划报告是否妨碍司法审理,是见仁见智的事情。

公积金买2亿债券,一马公司9年来按时派息

财政部表示,一马公司每年皆在规定时间向公积金局派发5.75%票息。

瑞士4亿资金实乃退赃,民间组织抨1MDB撒谎

“一马公司称之罚款。(但事实上)它不是罚款,而是(涉案)银行的退赃……”

“报告也没提你无罪”,行动党反击纳吉清白论

“公账会报告没说纳吉偷一马公司钱,但公账会报告也没说,纳吉没偷一马公司钱。”

“公账会说我没错”,纳吉申明在一马案清白

“首先,公账会报告中,有任何一句,提及我偷取一马公司资金吗?没有。”

林冠英向廖中莱下战书,辩一马与海隧案

“当初,蔡细历挑战我,我接受了。现在,我邀请廖中莱,就让他去证明其实他跟蔡细历一样勇敢。”

打假新闻法案下周提呈,行动党批压制一马案报导

更新 林吉祥讥讽,若所有关于一马公司案的未经确认的讯息都是假新闻,那么大马将沦为“假新闻之都”。

到处代答一马案辱国会,吉祥挑战阿鲁上阵大选

“我挑战他扛着国阵旗帜上阵来届大选,以便在国会回答问题。”

上届大选一马资金还有剩,曹观友断定国阵再撒银弹

更新 曹观友断定,国阵手上依然有大量从上届大选遗留下来的一马公司资金,不惜挥金如土,抢夺槟州政权。

“1MDB没汇过1分钱给他”,阿鲁甘达为纳吉喊冤

“根据公司档案以及国会公账会调查,我能确定,一马公司不曾把任何一分钱汇到首相的私人账户。”

祖斯多瑞士开记者会,控诉PSI雇人诋毁他

祖斯多在苏黎世开记者会,控诉前雇主沙地石油国际公司雇人操弄媒体,诋毁其名声。

仿淡马锡控股却大走样,慕尤丁轰1MDB快富诈骗

慕尤丁表示,他原以为一马公司乃效仿新国淡马锡控股,但它最终却沦为快速致富诈骗。
  刘伟鸿

当政者竟然维护刘特佐,巫统元老痛斥“卖国”

巫统元老俱乐部秘书慕斯达法表示,“明智的巫统领袖不可能会支持刘特佐,更不会爱护那个流氓。”

搬迁基地打造大马城,纳吉力挺1MDB有贡献

纳吉表示,尽管受诸多指控和威胁,但实际上一马公司贡献良多,包括打造大马城。
  马新社

瑞士社民党拟新动议,务求一马案资金退回大马

“是的。他(卡洛索玛鲁嘉)将提呈另一个动议。我们正在草拟该动议。”

瑞士国会否决动议,大马拿不回一马案逾4亿

更新 瑞士国会以138票对53票,驳回瑞士社会民主党议员卡洛索玛鲁嘉的动议。

抛指控的媒体“一长串”,沈志勤促首相兴讼自清

“首相在解散国会前自清,他必须以清白声誉领导国阵。”
更多 →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