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接纳首相在一马案清白,诚青团抗议

法依兹认为,反之,法庭应接纳的是,纳吉就是美国司法部诉状所说的“一号官”。

前NST总编问:一马“单位”是啥?

胡斯尼辞去第二财长及一马公司发言人,迄今无人能解释,一马公司“单位”究竟是什么。

一马没不见420亿?潘俭伟呛“假新闻啦”

潘俭伟批评,宣称一马公司420亿令吉没有不翼而飞,才是应该调查的假新闻。

7月朝圣季前大选,纳吉吁一马赞助朝圣者挺政府

更新 纳吉也透露,大选将落在落在7月的朝圣季节之前,以确保他们可以安心地履行祈祷。

赛夫丁质疑,纳吉找到1MDB案代罪羔羊

赛夫丁表示,纳吉如今才承认一马公司管理不当,是否因为大选将近之故。

既然纳吉承认管理不当,议员促国会允辩1MDB

哈尼巴要求国会下议院“解禁”,停止再阻扰议员辩论一马公司案。

法庭驳阿兹敏申请,解密一马报告努力遇挫

更新 隆高庭撤销阿兹敏等二人的申请,使得解密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的努力遇挫。

纳吉坦承1MDB管理不当,惟已彻查解决

纳吉再次坦承一马公司确实存有弱点和管理不善,不过问题已获解决。
  马新社

BBC访问谈一马案,潘俭伟叹人民“云吞面”被干捞

“但实情却是,他们非但拿走了肉,还拿走了水饺、整盘面,只剩辣椒给我们。”

撤希盟青IPIC诉讼失败,纳吉等三造需呈答辩书

隆高庭驳回纳吉等三造欲撤销“青年拒绝纳吉运动”的起诉,勒令他们提呈答辩书。

一马卖资产筹钱还IPIC?潘俭伟疑是政府掏荷包

潘俭伟怀疑,《海峡时报》所报道的,一马公司卖两家公司股权筹钱还IPIC的说法只是烟幕。

财政部接管106交易塔,潘俭伟质疑为拯救1MDB

财政部透过MKD Signature,从印尼Mulia集团手中接管106交易塔。

第二财长:大马没欠中国恩情

佐哈里强调,马来西亚未欠中国恩情。

一马公司卖资产给中国,才得以还IPIC款项?

《海峡时报》指称,一马公司是把属下两家公司的股权,售给中国官企,才得以筹款还债。

一马公司已向IPIC还清今年欠款

更新 就在年关将近之际,一马公司终于向IPIC还清12亿零545万美元。

瑞士一马案:摩根大通分行涉纵容洗钱

瑞士金管局调查结论,摩根大通分行在处理一马公司相关交易上,严重违反洗钱规定。

阿鲁甘达延任一马公司总裁

消息人士向《当今大马》表示,阿鲁甘达的延任谈判已完成,惟任期不明。

希盟青促总警长,向中国申请引渡刘特佐

希盟青促请总警长,向中国申请引渡刘特佐回马,以助查一马公司案。

穿红色马来装赴巫统大会,惟阿鲁甘达未入党

巫统大会 消息澄清,阿鲁甘达并未加入巫统,更遑论是巫统中央代表。

塞申斯感谢多国却漏大马,林吉祥讥不言而喻

林吉祥点出,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在感谢各国配合美国清查打击贪腐资产案时,独缺大马。

美国论坛原拟研讨1MDB案,惟大马未回应要求

“追讨资产国际论坛”原本要研讨一马公司案,但因为政府并未回应世界银行,最后只能作罢。

美司法部长点名大马:盗贼统治最恶劣例子

更新 “总的来说,一马公司官员涉嫌洗白逾45亿美元的资金……这是盗贼统治的最恶劣例子。”

中资Edra募资建发电厂,拉菲兹担忧由人民买单

国会  “如果这真的是外资,那么Edra应该引入外资,而不是寻找大马市场资金。”
  刘伟鸿

告纳吉1MDB等索偿失败,再益不会上诉

再益起诉纳吉与一马公司等的诉讼,经过逾一年审讯后,以失败告终。

公民组织吁瑞士政府,把充公一马款项还大马人

112个非政府组织要求瑞士政府,把充公的1亿400万瑞士法郎归还予大马人。

1MDB享特权免于房产冻结令?潘俭伟呼不公平

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质疑,为何与一马公司相关的计划被豁免于“房产冻结令”?

何不向警方借阅文件?潘俭伟抨首相拖延一马稽查

潘俭伟质问纳吉,为何不跟警方讨论与借阅文件,执行一马公司必要的财报稽查。

1MDB未呈去年前年财报,财政部卸责警方

国会 财政部把一马公司迟迟未能呈交2015与2016年财报一事,卸责警方调查。

高盛集团被诉巴结纳吉案,纽约法庭驳回诉方兴讼

博智资本认为,高盛集团隐藏在收购案的利益冲突,未透露它跟纳吉与一马公司的关系。

潘俭伟:他国“快快”,唯独大马“慢慢”查1MDB

潘俭伟说,当全世界都“快快”地对付一马公司案嫌犯,为何大马本身却是“慢慢”来的一方?
更多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