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讥刘特佐不敢回马
“别怕,有总检长保住你”

马哈迪讥讽刘特佐,身为纳吉的“理财顾问”,却不敢回国。

一度计划欲改建豪华公寓
刘特佐纽约酒店被迫出售

《纽约时报》追溯美国发展商维克夫与刘特佐合作,购买帕克莱恩酒店的由来。

否认收取源自一马公司资金
沙菲益反促纳兹里交出证据

沙菲益否认,他在巫统时曾收取源自一马公司的资金。

纳佳迪赴瑞士晤祖斯多
为一马公司案连成一线

纳佳迪前往瑞士会见帕斯加,为一马公司案而连成一线。

冀拥抱沙地国王致谢
纳吉飞赴利雅得官访

为了感谢沙曼国王增加大马的朝圣人数固打,纳吉表明希望一抱沙曼国王,以示谢意。

纳吉亲信疑争大马城肥肉
网攻依尔旺露内讧迹象?

拉惹柏特拉撰文攻击依尔旺,不禁掀起揣测,纳吉后院着火。

潘俭伟质疑踢走ICSB说辞
问政府“若违约何必退订?”

“在一般的合同里,如果违约,则订金会被没收……他们做错事,但是我们还要退还订金?”

大马城改由财部秘书长主管
惟纳吉指阿鲁甘达依然重要

纳吉证实,大马城计划如今将由依尔旺主管,但依尔旺将咨询阿鲁甘达意见。

希盟青年团推“倒吉”运动
号召民众联署集体告纳吉

希盟青年团发起一个倒吉运动,呼吁全马人民成为起诉纳吉案件的原告人。

一马拿订金却由政府退订?
潘俭伟疑为公款拯救伎俩

潘俭伟质问,为何当初拿ICSB订金的是一马公司,如今要退订时,却是财政部掏公帑?

破坏国家金融案无证人
凯郑两人获判无罪释放

更新 地庭法官诺立山裁决,由于此案没有任何证人,因此凯郑两人获判无罪释放。

伦敦国际仲裁庭亮绿灯
同意一马公司IPIC和解

这意味着,一马公司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将能按照和解协议,以进行庭外和解。

税收局应公平取缔逃税者
冠英吁勿忘刘特佐等大鳄

内陆税收局频对付逃税富豪与企业之际,林冠英提醒之勿双重标准,放过涉及一马丑闻的刘特佐。
  刘嘉铭

1MDB重组委员会停止运作
第二财长证实半年未曾开会

更新 佐哈里证实,一马公司重组计划督导委员会已停止运作。

仅15%国人信26亿捐款论
民调显示近半不解一马案

团结党的一项民调发现,近半受访者无法把握一马公司案争议。

质疑阿鲁甘达与纳吉不和
伊党问何为“重大宣布”?

端依布拉欣质问,阿鲁甘达所谓的“重大宣布”,是否获得纳吉祝福?

反对终止大马城交易惹祸?
阿鲁甘达一连被撤两要职

大马城交易告吹,更随着阿鲁甘达丢职,而扯出各种内幕说法。

传大连万达将接手大马城
或趁纳吉本周访华时签约

《海峡时报》报道,当局跟大连万达的谈判已晋最后阶段,而协议正在等待中国政府亮绿灯。

玛夫兹追击SRC五百万资金
质问巫统区部领袖钱在何处

玛夫兹指出,奥阿布拉基金会其中一名董事,是吉州巫统区部的一名领袖。

一马昨晚汇报国阵议员
透露近期内有重大宣布

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昨晚为国阵后座议员汇报,同时透露近期内将有重大宣布。

欠KWAP与政府46亿
SRC公司卖资产还债

财政部阐明,SRC公司将通过脱售资产,以偿还它所欠的政府贷款。

踢爆商人洗白SRC四千万
拉菲兹质疑国行坐视不理

拉菲兹质问国行,为何没以洗黑钱罪名,对付一名提取4300万令吉的商人?

大马城交易告吹证重组遇挫
拉菲兹问如何还朝圣局债券

拉菲兹抨击,首相纳吉政府当初号称一马公司重组成功,已经化为泡影。

拒评巫统染指SRC钱指控
纳兹里呛“有证据就报案”

更新 “若没有发现罪行,又能有什么指控呢?如果(任何人)有罪行证据,请向当局报案。”

问谁将还马中财团七亿订金
潘俭伟促阿鲁甘达引咎辞职

潘俭伟追问,谁将退还该马中财团为收购大马城60%股份,所付的7亿4100万令吉订金?

马中联营财团反驳TRX说法
中国政府喊停大马城交易?

WSJ报道,双方交易破裂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政府未批准中铁工进行该项投资。

SRC钱流文件扯出首相幕僚
安哈里公司疑获纳吉200万

根据拉菲兹的SRC钱流文件,首相办公室特别官员安哈里的公司曾获得纳吉汇款200万令吉。

买家无法履行付款协议
大马城60%股份卖不成

一马公司把旗下大马城60%股份,脱售给一家中马联营财团,目前已胎死腹中。

拉菲兹再追击SRC资金流
引述文件揭谁拿了纳吉钱

更新 拉菲兹继续追击SRC资金流,如今他引述一份文件,揭露收取纳吉资金的人士与机构。

揭纳沙鲁丁收纳吉钱近两周
惟拉菲兹未收到对方律师信

拉菲兹指控纳沙鲁丁收取纳吉汇款已近两周,但他至今没收到纳沙鲁丁的律师信。
更多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