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纳吉供证临尾一枪刺刘特佐,明日轮到依尔万出庭

4 Feb 2020, 2:13 am

Updated 5 个月前

A
+
A
-

滚动报道

前首相纳吉SRC国际公司案被告抗辩环节进入第17天,《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滚动报道。


下午4点41分:

《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在此结束。若您喜欢我们的报道,欢迎订阅支持独立媒体,订阅费最低只需每天55仙。


辩方将传依尔万供证

下午4点23分:

叶惠诗结束供证。

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告诉法庭,辩方将在明天传召财政部前秘书长依尔万出庭供证。

此外,辩方料将需要一整天的时间来盘问依尔万(见下图)。

法官纳兹兰宣布休庭,明早9点续审。


不知巨款是否引发警讯

下午4点10分:

副检察司西谭巴兰跟着交叉盘问叶惠诗。

叶惠诗表示,当有巨款汇入纳吉的个人账户时,她其实并不会知道是否有引起警讯。

不过,叶惠诗在书面证词中说明,巨款汇入纳吉的账户都有文件支持,并没引起怀疑。

西谭巴兰:你个人会知悉此事(引起警讯)吗?

叶惠诗:不。


与纳吉没有个人接触

下午3点05分:

现年33岁的叶惠诗向法庭表示,在处理纳吉个人账户的事宜上,她与纳吉未有过个人接触。

叶惠诗接受辩方律师法翰的盘问时表示,她隶属余金萍领导的团队,因此一直都是遵照余金萍的指示,处理纳吉账户的事宜。

叶惠诗也是团队内最资浅的成员,她与授权管理纳吉账户的SRC公司前执行长聂菲沙也未有个人接触。

“但在余金萍的指示下,我寄过电邮给聂菲沙。”


前AmBank客户经理供证

下午2点50分:

前AmBank经理叶惠诗(译音,Krystle Yap Wy-Sze)出庭供证,念出长达14页的书面证词。

叶惠诗向法庭确认,她在AmBank银行任职时的团队负责管理纳吉的银行账户。

根据叶惠诗的说法,她是团队内较为资浅的成员,其他成员则包括了前AmBank公关经理余金萍和Daniel Lee。

她说,他们三人负责纳吉在AmBank的4个个人账户,尾数分别为 694、880、906及898。当中,尾数880、906 及898的账号是SRC案的关键账户。


法庭复审

下午2点40分:

午休结束,法庭复庭。


纳吉结束供证

中午12点26分:

纳吉在证人栏内供证17天后,控辩双方结束对纳吉的盘问。

法官纳兹兰也允许纳吉离开证人栏。

辩方接下来将传召AmBank客户经叶惠诗(译音,Krystle Yap Wy-Sze)出庭供证。她将先念出14页的书面证词。

法官纳兹兰宣布午休,并在下午2点半复庭。


刘特佐诱骗以掩盖犯罪行为

中午12点15分:

纳吉再次把SRC案刑事责任推诿给刘特佐(见下图)。

纳吉声称,刘特佐不断把捐款输入他的账户,以免影响两人的关系,进而让他生疑,发现刘特佐的骗局。

“刘特佐赚了很多钱,若说他涉及其他骗局,我也不会意外。”

“但他在其他地方捞取很多钱后,我认为他必定想说,如果他不能确保继续有捐款流入我的账户,那将影响他和我的关系,进而让我发现他的骗局。”

“他必须确保我继续对他有信心。以他所捞到的钱来看,4200万令吉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他视此为投资,以便他可以继续从他其他的活动中获利。”


法庭内发毒誓

中午12点10分:

纳吉在法庭内做伊斯兰单方发誓(sumpah laknat),指他并不知道4200万令吉流入个人账户。

“作为穆斯林,上苍为我做证(Wallahi, Wabillahi,Watallahi),我从未追求任何报酬,我当时也不知道4200万令吉流入我的账户。”

他再次强调,不会荒谬或蠢到犯下这种刑事行为。


刘特佐代表沙地非大马

中午12点02分:

纳吉声称,刘特佐在大马与沙地阿拉伯的交涉中,更像是代表沙地阿拉伯。

纳吉接受沙菲宜的重新盘问时表示,刘特佐与沙地阿拉伯的关系更为密切,所以也促成沙地王室捐款26亿令吉,而捐款直接进入其个人账户。

沙菲宜:你说刘特佐与阿拉伯人有交涉。他(刘特佐)给人的印象是代表大马还是阿拉伯?

纳吉:当时,他与沙地的关系,明显比起跟大马这方的关系更密切。他当时是代表沙地阿拉伯。


审讯回复,沙菲宜盘问纳吉

早上11点45分:

法庭短休后复庭,沙菲宜将代表辩方重新盘问纳吉。


法庭允暂休20分钟

早上11点14分:

高庭允许辩方首席律师沙菲益的申请,暂时休庭20分钟,以让辩方准备最后重新盘问纳吉的问题。

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已结束对纳吉的重新盘问,而沙菲宜告诉高庭法官纳兹兰,辩方现在只剩下最后一部分的问题,而他需要一些时间准备。

沙菲宜也告诉法官,辩方将可在午休前结束对纳吉的重新盘问。


否认要求刘特佐向银行查询

早上10点17分:

纳吉否认曾传简讯给刘特佐,要刘特佐处理他在2014年12月23日的一笔交易中,其白金信用卡无法使用的问题。

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询问纳吉,有关刘特佐与AmBank前经理余金萍在2014年12月23日的电话简讯记录。

根据简讯记录,刘特佐转发一则据称来自纳吉的讯息给余金萍,询问为何纳吉的白金信用卡刷不过,并要求刘特佐向AmBank查询。

哈温德吉星:你有传简讯给刘特佐?

纳吉:没有。

不过,纳吉坦承曾在2014年12月,于美国夏威夷檀香山(Honolulu)的名牌店香奈儿,使用白金信用卡刷了13万零625美元。

而纳吉在早前的书面证词中也坦承,他当时是购买了一只香奈儿手表送给夫人罗斯玛。


刘特佐助打造与沙地双边关系

早上9点40分:

纳吉向法庭表示,一马公司案通缉犯刘特佐与沙地阿拉伯王室熟络,有助大马与沙地建立双边关系。

他举例,埃及出现“阿拉伯之春”革命时,刘特佐曾协助让大马客机在无须签准的情况下,降落在沙特阿拉伯的吉达,以撤离滞留当地的大马学生。

“一如你所知道的,我们与刘特佐保持关系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已证实了他和沙地及其他中东数个王室有密切的关系。”

“基于此,他帮助很大,不止是(大马)通往沙地的管道,也协助打造与沙地的双边关系。”

“例如,当阿拉伯之春发生时,我们的学生滞留在埃及并要返回大马,我向他求助,以获得沙地的允许让(大马)客机进入他们的领空,且在没有签准的情况下降落在吉达。”


确保独立于企业捐款

早上9点36分:

纳吉表示,由于获得沙地王室的26亿捐款,他无需靠企业捐款来打第13届大选,避免感觉亏欠这些企业。

“作为巫统主席,我需要一个资金来源,让我独立于其他捐款人,这表示我也不会亏欠任何人。”

“如果我不接受企业捐款,我也会感到更舒服。我不想对任何人感到亏欠。”

“这笔捐款也可符合党(国阵)的要求,即不涉及买票,而是为了其他用途,如举办活动,(印制)广告看板。那些都有必要,因为国阵(在第13届大选)共竞选222个国席。”

纳吉补充,前任首相都会接受政治献金,成为常态。

不过,纳吉没有说明他所说的“前任首相”是谁。


沙地王室信件告知有捐款

早上9点23分:

纳吉表示,沙地王室的26亿捐款会直接进入他的个人账户,是因为沙地王室来函已说明此事。

纳吉接受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的盘问时指出,有关的信件说明,已故沙地国王阿都拉的捐款是通过不同管道进入他的个人账户。

此外,纳吉也声称,他的前机要秘书阿兹兰林一般上只会告知,账户内有足够的钱可以开支票,但一般上不会说明银行账户内的具体数额。

“那26亿令吉,是根据我收到的捐款信(才确认的)。”

“我相信那(26亿)是阿都拉国王通过不同管道汇来的捐款。”


审讯恢复

早上9点20分:

吉隆坡高庭法官纳兹兰进入审讯庭,宣布复庭。

纳吉也走进证人栏,准备供证。


审讯进入第75天

早上9点半:

纳吉SRC案复审,今天是审讯第75天,也是第17天的被告抗辩环节。

辩方于昨天重新盘问纳吉,并打算在今天完成对纳吉的重新盘问。

之后,辩方将传召前AmBank客户经叶惠诗(译音,Krystle Yap Wy-Sze)出庭供证。

去年11月11日,吉隆坡高庭法官纳兹兰裁定,纳吉在SRC案的7项滥权、失信和洗钱罪名表罪成立,必须出庭自辩,而纳吉选择在证人栏自辩。

在此案中,纳吉被控1项滥权罪、3项刑事失信罪和3项洗钱罪。

一旦罪成,在刑事失信罪下,纳吉将可面对监禁最高20年、鞭笞与罚款。

 在渎职滥权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20年、罚款1万令吉或不少于贿金5倍(视何者为高)。

而在洗黑钱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15年、罚款最高1500万令吉或洗钱款额5倍,视何者为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