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纳吉声称,不会蠢至把黑钱存入个人户口

3 Feb 2020, 3:09 am

Updated 2 个月前

A
+
A
-

滚动报道

前首相纳吉SRC国际公司案被告抗辩环节进入第16天,《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滚动报道。


下午5点半:

《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在此结束。若您喜欢我们的报道,欢迎订阅支持独立媒体,订阅费最低只需每天55仙。


明传前银行职员供证

下午5点:

辩方明天将传召前AmBank客户经理Krystle Yap出庭供证。

辩方律师哈文德吉星告知法官纳兹兰,辩方打算明天完成对纳吉的重新盘问。

之后,纳兹兰宣布休庭,审讯展延至明天。

控方去年在审讯时未传召Krystle Yap出庭作证,但却将其列为纳吉可以在抗辩阶段传召的证人之一。

不过,控方证人如Ambank前客户经理余金萍的供词中,曾提到Krystle Yap的名字。


检控官提醒辩方别直呼其名

下午4点40分:

法庭发生一宗小插曲,检控官西谭巴兰提醒辩方律师哈文德吉星,应该称呼他为控方代表,而不是直呼其名。

过去一小时多,哈文德吉星在重新盘问纳吉时,一再以“西谭”(Sitham)来称呼西谭巴兰。

终于,西谭巴兰忍不住站起来提醒哈文德吉星,应该称呼他为“控方”,而不是“西谭”。

“或许,你应该说‘控方’。你现在这种说法,感觉就像是我在受审。”

这一幕顿时掀起法庭哄堂,控辩双方与公众席都爆笑。

哈文德吉星(见下图)也笑了出来。之后他调整问题,以“控方”来称呼西谭巴兰,继续向纳吉提问。


纳吉把问题推给余金萍

下午3点51分:

纳吉供称,从未与富豪刘特佐沟通要如何管理其银行账户。

纳吉是在接受辩方律师哈文德吉星的重新盘问时,回应Ambank前客户经理余金萍的供证。

余金萍去年在法庭上表示,刘特佐通过手机简讯交代纳吉账户的汇款事宜。

不过,纳吉否认曾指示刘特佐跟余金萍沟通。

哈文德吉星:他(与余金萍的通讯记录截图)让人感觉他收到你的简讯,谈到信用卡(花费)的事情。你是否有跟刘特佐商谈管理你的户口?

纳吉:没有。

纳吉继续解释,只曾跟刘特佐沟通数次,都是跟阿拉伯捐款有关。

哈文德吉星接着询问,为何刘特佐没有获得授权,但余金萍却跟刘特佐沟通?

纳吉则回答,必须由余金萍来回答这道问题。

纳吉已经入禀法庭,起诉余金萍与Ambank错误管理其账户。


纳吉反驳胡斯尼

下午3点03分:

纳吉供称,时任第二财长胡斯尼若要到瑞士起回36亿令吉公款,理应先咨询财政部与总检察长的意见。

胡斯尼之前在审讯中提到,纳吉曾阻止他前往瑞士起回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借给SRC国际公司的36亿令吉贷款。

不过,纳吉今日接受辩方重新盘问时却反驳胡斯尼。

“若胡斯尼真心要去那里(起回款项),那么财政部可以准备内阁报告,然后交给外交部、总检察长,可能还有国际贸工部。”

“但我认为就此事而言,最重要应该是咨询外交部与总检察长。”

“需要他们的意见,因为这不只涉及财务问题,还有法律层面。”

“我认为总检察长(阿班迪)当时正跟瑞士总检察长联系,他的意见很重要,可让内阁判断胡斯尼是否可去那里。那就是我所说的,必须恰当计划。”


法庭午休

下午2点43分:

午休结束,法庭复庭。

下午1点:

法庭午休,较后将在下午2点复审。


坚称不会私吞公款

中午12点58分:

纳吉坚称不会私吞SRC公司的钱。他称,这种说法十分可笑。

纳吉接受辩方律师法翰的重新盘问时说,没有白纸黑字可证明,他曾下令SRC公司把4200万令吉汇入其个人账户。

“我在政府已好久,当首相也当了9年。若说我拿了财长机构旗下公司(即指SRC公司)的钱,然后放进我的个人账户,那将十分可笑。”

“若我真的存心犯罪,我这么做的话就是个笨蛋。因为,你不会把你偷来的钱或贿赂,放入你的个人户口。否则很多人会知道,国家银行也会知道你犯法。”

“我不是最聪明的人,但我也不是那么蠢。”

“……没有证据显示我指示把4200万令吉放进我的户口。我在政府这么多年来,从未这么做。”


无需退席避嫌

中午12点半:

纳吉声称,由于其家人并没涉及SRC公司,所以当内阁讨论SRC公司的贷款担保时,他无需退席避嫌。

他接受辩方重新盘问坦言,内阁在讨论SRC公司的贷款担保时,他从未退席。

“因为没有涉及我的家人。过去所有的财政部长从未在类似的事情退席。”

“一般上,若有需要,内阁秘书玛希达会劝告内阁部长退席。”

“她从未劝我退席……我没有理由要退席。”


坚称不存在个人利益

中午12点20分:

纳吉重申,他在SRC公司不存在个人利益。

“我已说过好几次,我在SRC公司没有个人利益或金钱利益。我已经说过很多次,我会继续这么说。”

在SRC案发时,纳吉是首相兼财政部长。而SRC公司在2012年年初转为由财政部长机构直接拥有,隶属于财政部。


短暂休庭

早上11点53分:

短休结束,法官宣布复庭。

早上11点21分:

法官宣布短休,暂停审讯。


没事先预定批准担保

早上10点50分:

纳吉供称,内阁并没事先预定要批准为SRC公司贷款提供政府担保。

控方之前在交叉盘问中质疑,内阁早在开会之前,已事先预定要批准为SRC提供政府担保。

而法翰今天代表辩方重新盘问时,则要求纳吉回应此事。

纳吉则称,内阁部长可自由提出意见,包括反对首相提呈的建议书。

“肯定没有。内阁部长可以给他们的意见。即使是首相提呈的建议书,也会遭到内阁否决。”

“部长可自由评论那份建议书。”


无法凌驾KWAP权力

早上10点12分:

纳吉接受辩方律师法翰重新盘问。他坚称,虽然自己当时身为首相兼财政部长,但无法超越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的权力,代表对方批准贷款给SRC国际公司。

他强调,自己只能要求公务员退休基金局考虑SRC公司的申请。

“那不代表我会凌驾公务员退休基金局投资组的权力。”

“根据法律,投资组有绝对权力去决定。作为部长,我无法凌驾它。”

他补充,公务员退休基金局在2011年首次只是批准20亿贷款给SRC公司,而不是SRC公司最初申请的39亿5000万令吉。

他认为,这证明公务员退休基金局并没听令于他。


控方完成交叉盘问

早上10点04分:

检控官西谭巴兰代表控方,完成交叉盘问。

他抛出一连串问题,而纳吉则一再否认知道有一笔4200万令吉巨款,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2月期间汇入其个人账户。

西谭巴兰结束交叉盘问后,辩方首先由律师法翰(Farhan Read)开始重新盘问。


不知国会是否知情

早上9点52分:

纳吉表示,不知道内阁批准为SRC贷款提供政府担保一事,是否曾带上国会讨论。

他接受西谭巴兰(见上图)最后一轮的交叉盘问时称,并不清楚国会是否知道这件事。

西谭巴兰:政府担保一事从未带上国会?

纳吉:我不知道。

西谭巴兰:带上国会,是要让所有人(国会议员)知道?

纳吉:是的,为了透明。

纳吉补充,若查看国会会议记录,即可得知政府曾否把这件事带上国会。


审讯恢复

早上9点50分:

吉隆坡高庭法官纳兹兰进入审讯庭,宣布复庭。

纳吉也走进证人栏,准备供证。


审讯进入第74天

早上9点半:

纳吉SRC案复审,今天是审讯第74天,也是第16天的被告抗辩环节。

只待控方完成交叉盘问后,辩方将由首席律师沙菲宜,重新盘问纳吉。今天也将会是辩方重新盘问的第一天。

去年11月11日,吉隆坡高庭法官纳兹兰裁定,纳吉在SRC案的7项滥权、失信和洗钱罪名表罪成立,必须出庭自辩,而纳吉选择在证人栏自辩。

在此案中,纳吉被控1项滥权罪、3项刑事失信罪和3项洗钱罪。

一旦罪成,在刑事失信罪下,纳吉将可面对监禁最高20年、鞭笞与罚款。

在渎职滥权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20年、罚款1万令吉或不少于贿金5倍(视何者为高)。

而在洗黑钱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15年、罚款最高1500万令吉或洗钱款额5倍,视何者为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