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纳吉坦承“数次”与刘特佐联络,商讨账户款额

9 Jan 2020, 6:15 am

Updated 2 个月前

A
+
A
-

滚动报道

前首相纳吉SRC国际公司案被告抗辩环节进入第11天,《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滚动报道。


下午5点04分:

《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在此结束。若您喜欢我们的报道,欢迎订阅支持独立媒体,订阅费最低只需每天55仙。


1月20日续审

下午4点47分:

法官纳兹兰宣布休庭,并于1月20日早上9点续审。

而下周一至周四,纳吉则需要出席窜改一马公司稽查报告案的审讯。


指胡斯尼有勇无谋

下午4点30分:

纳吉告诉法庭,前第二财长阿末胡斯尼在2016年自告奋勇要到瑞士解决SRC资金遭冻结一事,但却没有一个具体的计划,所以他才没有批准胡斯尼的要求。

而副检察司西谭巴兰接着问,如果由财政部前往瑞士会见该国政府,是否有可能比SRC公司自己处理更有效。

但纳吉却表示,胡斯尼当时并没有具体的计划。

“除非有一个具体计划。胡斯尼(当时)并没有具体计划。”

西谭巴兰之后假设,纳吉根本不想胡斯尼去瑞士处理SRC资金遭冻结的事;但纳吉不同意。

“如果他有具体的计划,或许有效。”

西谭巴兰:但你有叫他提出具体计划吗?

纳吉:他应该自己提出具体计划。

去年8月,胡斯尼上庭供证时,通过其书面证词透露,当知道SRC国际公司大约30亿令吉资金因涉嫌洗钱而遭瑞士当局冻结时,曾主动要求前往解决此事,但却遭到纳吉否决且未给予理由。

“我当时会见纳吉,以取得同意领导财政部、国家银行以及公务员退休积金局(KWAP)的代表团,从而(向瑞士当局)提呈文件证明这些钱是来自KWAP(给SRC国际公司)贷款,因此不应被怀疑是洗钱而冻结资金。”

“不过,时任首相却不同意我的行动。



坦承数次与刘特佐商账户事宜

下午3点43分:

纳吉坦承,他“数次”因为个人账户的事,和一马通缉犯刘特佐联络。

西谭巴兰是在提到刘特佐与余金萍在2014年的黑莓手机简讯记录,显示刘特佐要确保纳吉有足够的资金使用他的信用卡购物。

纳吉在接受西谭巴兰的盘问时,先是同意那两人在2014年8月的简讯记录,乃是有关他使用信用卡在意大利购买328万令吉2000令吉珠宝一事。

西谭巴兰:你说的购买珠宝。你同意说那笔交易,以及这个(简讯记录),显示了发生什么事(在意大利购买珠宝)?

纳吉:是的。

西谭巴兰:很明显的,刘特佐是要确保所有的交易顺利,对吗?

纳吉:是的。

西谭巴兰:而从这些交易和通讯记录看来,刘特佐向银行确认,以确保你有足够的钱来使用信用卡和开支票,对吗?

纳吉:是的。

西谭巴兰:我向你假设,这些黑莓手机的通讯记录,显示刘特佐在一些时候有和你联系,以确保你可兑现信用卡和支票。

纳吉:(我)基本上是跟(纳吉前机要秘书)阿兹林(联络)。

西谭巴兰:但有时候,是跟刘特佐(联络)?

纳吉:有几次。

西谭巴兰:有几次,他和你联络?

纳吉:是。


盘问有关黑莓机聊天记录

下午3点05分:

控方继而进入到一马公司案通缉犯刘特佐,与前AmBank公关部经理余金萍(Joanna Yu Ging Ping)的黑莓手机通话记录。

西谭巴兰先是向纳吉出示两人在2014年系列的沟通记录,即刘特佐与余金萍在讨论要汇款进入纳吉的账户,以确保纳吉有足够的资金开支票。

西谭巴兰:这很明显,刘特佐要确保你有足够的钱来开支票。是吗?


不记得有用捐款作吉兰丹水灾救援

下午2点43分:

纳吉告诉法庭,他不记得是否有使用所谓来自沙地王室的捐款,供作2014年吉兰丹水灾的救援金。

西谭巴兰是问道有关纳吉花费近13万入住泰国曼谷一酒店一事,而纳吉则回答,他是在那里会见泰国高官,以讨论泰国政府可如何协助解决2014年吉兰丹水患问题。

西谭巴兰:那(你)有用沙地捐款作吉兰丹水灾援助金?

纳吉:我不记得了。

西谭巴兰:但这是企业社会责任(CSR,即所谓沙地捐款的目的)。

纳吉:我不记得了。


纳吉自认个人开销不大

下午2点49分:

纳吉告诉法庭,以他所收到的沙地国王的2.6亿捐款来说,他通过信用卡作个人的花费数额并不大。

西谭巴兰是质问他有关他信用卡结账单上的花费,而纳吉回答那些数额并不多。

纳吉之前在他的书面证词中表示,他使用信用卡的最大笔个人花费,就是购买了一支46万6330令吉11仙的香奈儿手表,以赠送给他的夫人罗斯玛。

西谭巴兰:你的声明说,只有香奈儿手表是你的个人花费,那是不对的?

纳吉:我要说明,那(香奈儿手表)是大的(花费)。其他的(花费数额)都不重要。

西谭巴兰:不过,还是有其他的开销。

纳吉:是的,但那些(开销数额)并不大。

西谭巴兰:基于有沙地捐款,所以(显得开销数额)不大?

纳吉:是的。


考虑传证人,证实珠宝赠卡达尔首相夫人

下午2点33分:

西谭巴兰继而提到一封据称是来自卡达尔前首相哈末查欣夫人的来函,以示感谢纳吉的珠宝礼物。

西谭巴兰因此询问纳吉,是否可以传召任何人,以确认那笔328万令吉的珠宝,确实是给了哈末查欣的夫人。

而纳吉则表示,“我们正在研究。”

西谭巴兰就提出,纳吉根本没有赠送有关的珠宝给哈末查欣的夫人,而有关的信函是捏造以试图解释有关消费,

不过,纳吉不同意西谭巴兰的说法。

西谭巴兰:我说,拿督斯里,根本就没有这笔数额的礼物赠送给卡达尔首相夫人。你同意,还是不同意。

纳吉:不同意。

西谭巴兰:而我向你假设,这封信是后来才制造出来,以解释320万令吉的花费。

纳吉:我不同意。


由罗斯玛“代购”珠宝赠

下午2点28分:

副检察司西谭巴兰继续盘问纳吉。

西谭巴兰提到在2014年9月,纳吉在意大利的De Grisogono瑞士奢侈珠宝店,使用信用卡购买了328万2000令吉的珠宝一事。

纳吉之前说,他是购买珠宝赠送给卡达尔前首相哈末查欣(Hamad Jassim)的夫人。

不过,纳吉在接受西谭巴兰的询问时,却不知道是买了几件首饰,继而声称其实是他的夫人罗斯玛,以他的信用卡代为购买。

纳吉在回答西谭巴兰的询问时,原本是说当时购买了“一件珠宝”。但西谭巴兰要他看看自己的银行结账单,而账单显示在有关日期,纳吉的信用卡在De Grisogono是购买了10项单品。

纳吉在看了该结账单后表示,看起来那是“一套珠宝”,而非“一件珠宝”。

“看起来那是一套(珠宝)。但我要和我的妻子查证。”

“是她购买的东西。”


要求反贪会提供录音

下午2点18分:

审讯一开始,纳吉的首席辩护律师沙菲宜告诉法庭,辩方将提呈申请,要求取得反贪会泄露有关一马公司案的录音。

“反贪会提供了一项录音,并向所有人揭露。(录音)大部分都可成为我们有用的辩护材料。”

而副检察司西谭巴兰告诉法庭,直到控方看过有关申请的详情前,将保留同意或反对的权力。

反贪会主席拉蒂花昨天在布城召开记者会,公布多支录音,指控前首相纳吉在任内犯下泄密、掩盖罪行、妨碍司法公正等罪行。

这些录音包括了罗斯玛与纳吉之间的通话、纳吉与阿联酋长国的高官的对话、以及纳吉与反贪会前一任主席祖基菲里阿末的谈话。


纳吉进入审讯庭

下午2点:

纳吉进入审讯庭,坐在公众席,等候开庭。

控辩双方团队成员也已抵步。


下午1点半:

纳吉SRC案复审,今天是审讯第69天,也是第11天的被告抗辩环节。

纳吉的辩护律师团队今早需出席其他案件的审讯,因此今天的SRC案延迟至下午2点才开始。

SRC国际公司原本是一马公司的子公司,后来在2012年转给财长机构,由财政部所拥有。

去年11月11日,吉隆坡高庭法官纳兹兰裁定,纳吉在SRC案的7项滥权、失信和洗钱罪名表罪成立,必须出庭自辩。

在这种情况下,纳吉有三个选项,即选择在证人栏自辩;选择在被告栏自辩;或选择保持缄默。

若是选择在证人栏内自辩,纳吉需要接受控方的交叉盘问。

若是选择在被告栏内自辩,纳吉则无需接受控方的交叉盘问,但其证词的份量将大打折扣。

纳吉选择的是证人栏自辩。

 

在此案中,纳吉被控1项滥权罪、3项刑事失信罪和3项洗钱罪。

一旦罪成,在刑事失信罪下,纳吉将可面对监禁最高20年、鞭笞与罚款。

在渎职滥权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20年、罚款1万令吉或不少于贿金5倍(视何者为高)。

而在洗黑钱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15年、罚款最高1500万令吉或洗钱款额5倍,视何者为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