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沙鲁供称,一马投入22亿美元只取回数亿

5 Nov 2019, 2:02 am

Updated 一年前

A
+
A
-

滚动报道

前首相纳吉的一马公司案今天进入第30天审讯,《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滚动报道。


下午5点:

《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在此结束。若您喜欢我们的报道,欢迎订阅支持独立媒体,订阅费最低只需每天55仙。


法庭提早休庭

下午4点48分:

虽然法庭在上周四已经决定从今日起,将延长审讯至下午6点,不过,基于沙菲宜傍晚有其他事,法官科林劳伦斯同意提早休庭。

法庭将于明早9点半续审。


投入22亿美元,只取回数亿

下午3点10分:

沙鲁透露,在投入了联营公司高达22亿美元后,一马公司最后只成功取回了数亿。

“有些钱是取回来了,大约有几亿,但很难说一个确实的数字。”

“只取回了数亿。大部分则是成了基金单位。当时,我已经离开一马公司管理层了。”


审讯恢复

下午2点42分:

午休结束,审讯恢复。辩方将继续交叉盘问沙鲁哈米。


法庭午休

中午12点39分:

法官宣布暂时午休,审讯在下午2点30分继续。


未告知国行7亿流入Good Star

中午12点15分:

法庭短休后恢复审讯。

沙鲁指出,一马公司代表与国行在2010年中的会面中,并未告知有7亿美元流入了通缉犯刘特佐所持有的Good Star公司。

该7亿美元,源自一马公司原本要注入与沙地石油联营公司的10亿美元。最终,只有3亿美元投入到联营公司。

沙菲宜:为何没有告知国行有关7亿美元(流入Good Star)?

沙鲁:我们(一马公司)的认知仍是,那笔钱是汇给了沙地石油公司。

沙鲁甚至坦承,他当时以为Good Star是属于沙地石油的公司。


指控沙鲁蓄意置纳吉于不利

早上10点56分:

沙菲宜也指控,在沙鲁与纳吉会面前,聂菲沙(Nik Faisal Ariff Kamil)就已经准备了志期2010年7月21日的会议记录。

聂菲沙也是时任SRC公司前董事。

沙菲宜质问沙鲁,在他与纳吉会面前,何以聂菲沙已经准备好会议记录了。

他也因此指控,沙鲁是一连串阴谋的一角,以置时任首相纳吉于不利。

沙菲宜:你就如马来谚语所说的“试图坚持一些不可能的事”,很明显的,在这阴谋中,你的角色就是要把首相置于不利。

沙鲁:我不同意。


董事局咨询纳吉意见以投资GDF Suez

早上10点38分:

沙鲁表示,一马董事局在要投资法国能源公司GDF Suez前,曾咨询纳吉的意见。

纳吉也是一马公司顾问局主席。


联营公司是失败的计划

早上9点53分:

沙鲁继续供证。他同意说,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合作的联营公司,是个失败的计划。

纳吉首席辩护律师沙菲宜在盘问沙鲁时,主张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控股(开曼)各别持有联营公司40%及60%的股份,是一项失败的交易,而沙鲁表示同意。


审讯恢复

早上9点50分:

纳吉进入被告栏,准备受审。


审讯进入第30天

早上9点25分:

今天是纳吉一马公司案的第30天,也是辨方交叉盘问前一马公司执行长沙鲁的12天。

法庭将从今日起延长审讯时间,从早上9点30分至傍晚6点为止。

昨天,沙鲁告诉法庭,虽然一马公司持有联营公司的40%股份,但该联营公司却牢控在沙地石油的手中。

他表示,虽然一马公司数次要求一些资料以及召开联营公司的董事局会议,但沙地石油轻易就驳回了要求。

根据沙鲁,这是因为沙地石油持有60%的股份,而联营公司主席也是来自沙地石油,因此握有决定权。

去年9月20日,纳吉在一马公司资金案下,被控25项控罪,其中4项为滥权贪腐罪,涉及22亿8293万令吉;另外21项则是接收与转移超过20亿8147万令吉非法收益。

纳吉面对4项滥权贪腐控罪,涉嫌通过个人银行账户收取总额22亿8293万7678令吉41仙的资金,但这些钱疑似源自一马公司。余下的21项控罪则是洗钱控罪,涉嫌接收、使用与归还20亿8147万令吉来自Tanore金融公司的非法收益,即所谓的捐款。

截至今年2月8日为止,纳吉总共被控42条罪。他全不认罪,并坚持自己清白无辜。

此前,SRC国际公司汇款案完成58天审讯的提控环节,并将在11月11日裁定是否表面罪名成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