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沙菲宜称,刘特佐像是“照顾鸡的狐狸”

29 Okt 2019, 2:00 pagi

Updated 2 个月前

A
+
A
-

滚动报道

前首相纳吉的一马公司案今天进入第26天审讯,《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滚动报道。


下午5点10分:

《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在此结束。若您喜欢我们的报道,欢迎订阅支持独立媒体,订阅费最低只需每天55仙。


明日审讯11时开始

下午4点40分:

纳吉的首席辩护律师沙菲宜告诉法庭,他明早必须先到联邦法院处理其他事务,之后才能到吉隆坡高庭继续审讯,因此申请明日的审讯延迟开始。

法官科林劳伦斯允许沙菲宜的申请,将明日的审讯延迟至早上11点才开始,而非早上9点30分。

法官也宣布审讯休庭。


刘特佐就像是狐狸照顾鸡

下午4点21分:

沙菲宜与沙鲁两人今日在法庭上多次你来我往,而在谈到刘特佐时,沙菲宜就形容,刘特佐就像是一只狐狸在顾小鸡。

沙菲宜(见下图)是在盘问沙鲁时,提出这个比喻。

当时,沙鲁表示,他在时任首相纳吉与刘特佐之间来回行动,以取得两人的指示。

沙鲁指出,2009年10月16日,他会见纳吉后又见了刘特佐,整理出跟纳吉开会的会议记录,之后再向一马公司董事局汇报。

听闻此言,沙菲宜形容,这如同叫一只狐狸照顾鸡。

沙菲宜:刘特佐就像是一只照顾鸡的狐狸,我这么说有错吗?

沙鲁:我把他(刘特佐)当成是纳吉的协调人。现在,看来起来他(刘特佐)某程度上造成一马资金盗用的问题。(不过,)我想值得一提的是,在2010年,Good Star汇款给红岩电影公司(Red Granite Pictures,与首相继子里扎有关系的电影公司)。

沙菲宜:你为什么扯到红岩电影公司。专注(回答)你有做和没做的事。


沙地石油不满一马质疑资产价值

下午4点05分:

由于一马公司董事局不大信任沙地石油所要注入到联营公司的资产市值,而有意要再委托独立评估师作二次估价。

不过,此举却引来沙地石油的不满。

沙鲁接受沙菲宜的盘问时表示,沙地石油称他们对合作中的彼此“信任程度”感到不满。

根据沙鲁,他当时并未有所怀疑,但如今他相信一马公司董事局所提出的疑虑是有所根据。


一马代表律师未掌握基本了解

下午3点40分:

沙鲁(见下图)告诉法庭,一马公司的代表律师遭到误导,以为沙地石油在2009年所聘请的评估师身份独立。

根据沙鲁,一份由一马公司代表律师所发出的备忘录,指莫斯(Edward L Morse)在评估沙地石油资产时,是独立的评估师。

沙鲁也同意沙菲宜的主张,即一马公司律师所准备的备忘录显示,他对此事没有基本认识。

询及是谁提供律师这些资讯时,沙鲁表示,可能是唐敬志所提供的资料。


沙菲宜与沙鲁争执

下午3点18分:

沙鲁告诉法庭,作为时任一马公司执行长,他在一马公司课题上对纳吉背负信托责任。

沙菲宜此时要求沙鲁提出书面证据,但沙鲁坦承他没有任何书面证据。

沙菲宜:你认为作为(一马公司)高层管理人员,你对一马公司有信托责任?

沙鲁:是的。

沙菲宜:你对纳吉作为时任一马公司顾问局主席兼首相,并没有信托责任。

沙鲁:那是不对的。

沙菲宜: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问你,你是否对首相(纳吉)有信托责任。

沙鲁:我有。

沙菲宜:给我出示授权(文件)?

沙鲁:我没有。根据(一马公司)规章,委任高层管理(如执行长),是首相的权限。


纳吉劝不必重新估价

下午3点10分:

沙鲁供称,纳吉曾于2009年10月劝一马公司董事局,不必就沙地石油控股(开曼)在土库曼斯坦和阿根廷的资产,进行第二次估价。

纳吉当时也是一马公司顾问团主席。

根据沙鲁,他曾于2009年10月16日代表董事局寻求纳吉的意见,因为董事局怀疑估价公司莫斯或高估沙地石油控股(开曼)的资产价值。

他认同沙菲宜的说法,即纳吉未使用任何阻止一马公司进行第二次估价的字眼。

他也同意沙菲宜的另一项说法,即纳吉纯粹提供建议。

不过,他当时确实相信,纳吉并不希望他们展开第二次的估价。

沙菲宜:我想你会认同,顾问团主席(纳吉)不曾告诉你,别进行第二次的估价。他纯粹表达自身的意见而已。

沙鲁:我不同意,我不这样认为。


董事局质疑沙地石油资产市价

下午2点50分:

沙鲁告诉法庭,一马公司董事局对于与沙地石油要注入联营公司的两项资产评估没有信心。

根据沙菲宜出示2009年10月3日的一马公司董事局会议记录,一马公司董事局并不信任估价师莫斯(Edward L Morse)针对沙地石油资产所作的市价评估。

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是在2009年9月28日签署合作协议,共组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联营公司。

沙菲宜:(根据会议记录)一马公司对于注入到联营公司的资产所有权问题不是很清楚。这可以说是他们(一马公司董事),并不同意沙地石油的资产价值如他们所宣称的那么多?

沙鲁:是的。

沙菲宜:那是说一马董事局对(股价师)莫斯的资产评估没有信心?

沙鲁:是的。

估价师莫斯是由沙地石油所聘请,以评估他们要投入到联营公司的两项资产市价。

根据莫斯的报告,由沙地石油控股(开曼)在土库曼斯坦所持有的油田,市值高达39亿5000万美元。另外在阿根廷的另外一项资产,市值则有1亿零800万美元。

沙地石油原本答应注资15亿,但后来却成了22亿美元,导致联营公司一开始就已经欠沙地石油7亿美元。


审讯恢复

下午2点48分:

午休结束,审讯恢复。辩方将继续交叉盘问沙鲁哈米。


法庭午休

中午12点54分:

法官宣布法庭午休,于下午2点半续审。


唐敬志擅自签署欺诈协议

中午12点37分:

沙鲁表示,一马公司与刘特佐的Good Star公司,在2010年1月签署的贷款协议乃是一项欺诈。

根据呈堂的文件显示,一马公司财务长唐敬志所签署的该份协议,指一马公司同意借贷7亿美元给Good Star。

不过,沙鲁向法庭表示,这是一份欺诈文件,因为一马公司从未与Good Star有任何交易。

“那是诈骗。我们从未与Good Star有任何交易。”

沙鲁表示,唐敬志在签署有关协议时,并未告知他或一马公司董事局。

他接受沙菲宜盘问时表示,以他的猜测,该协议只是刘特佐与同谋用来说服银行,以说明Good Star是通过合法途径取得那笔钱。


沙鲁宣称会辞职抗议

中午12点25分:

沙鲁声称,若再次获得机会出任一马公司执行长,他将会辞职,以抗议刘特佐与唐敬志不法操纵公司。

沙鲁接受沙菲宜盘问时说,无法确定刘特佐与唐敬志告诉他的沙地石油公司合作细节是否属实。

沙菲宜:若再次获得机会出任执行长,你会检查他们吗?

沙鲁:我会当场辞职。

无论如何,沙鲁称,迄今依然相信,一马公司是纳吉的策略投资工具。


沙鲁不排除刘特佐误导纳吉

中午12点20分:

沙鲁在接受沙菲宜盘问时表示,他不排除刘特佐误导了纳吉。

沙菲宜:如果专业的执行长都会遭到误导,你同意刘特佐有可能误导纳吉?

沙鲁:有这个可能。


沙鲁反感DOJ点名是同谋

中午12点04分:

沙鲁称,他只是大略看过美国司法部的一马公司案诉状,但没有完整阅读内容。

沙鲁声称,由于对上述文件感到反感,所以没有仔细阅读文件全文。

他解释,美国司法部一开始就指控他在2009年,共谋将7亿美元一马公司资金汇入刘特佐的Good Star公司,但却缺乏完整的资料,而且美国司法部也无人来询问他有关事件。

沙鲁也坦承,自己就是在美国司法部诉状中所指的“二号一马公司官员”;而报告中的“一号一马公司官员”则是指唐敬志。

沙鲁:当时已经展开调查,我交由当局决定什么才是正确的事实。当我读到说我在这7亿(美元流入刘特佐公司)一事上是同谋,我就已经反感了,我并不是(同谋)。

沙菲宜:美国司法部说你是罪魁祸首。

沙鲁:还说我故意这么做。

沙菲宜:他们怎么形容你?

沙鲁:二号一马公司官员。

沙菲宜:谁是一号一马公司官员?

沙鲁:唐敬志。

沙菲宜:如果他们作了如此严重的指控,难道你都没兴趣阅读看他们指控你什么?

沙鲁:所以我才看了报告,而且报告并没有完整的资料,也没有任何来自美国司法部的人来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对我来说,交由大马的当局来调查,如果他们要我给供,我会去录供


7亿一马资金流入刘特佐账户

中午12点:

沙鲁表示,原本应投入到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联营公司的10亿美元资金,在分拆后,当中的7亿美元最终流入了由刘特佐所持有的Good Star公司。

沙鲁也告诉法庭,7亿美元在2009年流入Good Star公司账户时,他并不知道那是刘特佐的公司。

他指出,那笔资金是汇到了RBS Coutts银行的11116073账户(Good Star账户),因为沙地石油公司的代表声称,该账户也属于沙地石油。

根据沙鲁,当时是沙地石油董事玛浩尼(Patrick Mahony)和或执行长塔列(Tarek Obaid)当中一人,如此告诉一马公司。

他再度申明,他是在数年后阅读媒体的报道后,才知道Good Star是刘特佐所持有的公司。


法庭复审

早上11点21分:

法庭在稍早10点48分时短休。现已恢复审讯。


拆分10亿资金却未告知董事局

早上10点22分:

沙鲁继续接受辩方首席律师沙菲宜的盘问。他表示,一马公司投入与沙地石油公司联营公司的10亿美元资金,后来拆分为两部分,即3亿与7亿美元,但这决定并未告知一马公司董事局。

沙菲宜:一马公司董事局只是授权将总数支付给(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的)联营公司,以换取10亿美元的股份。是谁决定违背董事局决定要拆分(10亿美元资金)?

沙鲁:是我所同意。我以为那是对的,因为(一马通缉犯)刘特佐与纳吉有频密联系,在(2009年9月)26日的会议上,当时我的认知是“这是应该要做的,而且一切都没有问题”。 (一马公司财务长)唐敬志也劝我说,这做法没有问题,所以我们之后才告诉董事局这情况。

沙菲宜:在拆分(资金前),没有获得董事局同意?

沙鲁:是的。

沙菲宜:要获得董事局(的同意),有什么困难?

沙鲁:时间的限制,迫切需完成这事。

早前,法庭获告知,这笔10亿美元资金当中的7亿美元,最终流落刘特佐所持有的Good Star公司。


审讯恢复

早上9点45分:

纳吉进入被告栏,准备受审。


审讯进入第26天

早上9点25分:

今天是纳吉一马公司案的第26天,也是辩方交叉盘问前一马公司执行长沙鲁的第9天。

目前,辩方律师只完成了一半的盘问,预料辩方将在本周内完成沙鲁的交叉盘问。

辩方预料将盘问沙鲁有关沙地石油公司前职员祖斯多(Xavier Justo)。上周,纳吉辩护律师团队索讨反贪会从祖斯多所取得的文件,包括了祖斯多的记忆棒,而该记忆棒目前据称遭到反贪会扣押。

一般上,周五不会审讯一马公司案或SRC案。这也意味着,本周只有周一与周四可以聆审一马公司案。

去年9月20日,纳吉在一马公司资金案下,被控25项控罪,其中4项为滥权贪腐罪,涉及22亿8293万令吉;另外21项则是接收与转移超过20亿8147万令吉非法收益。

纳吉面对4项滥权贪腐控罪,涉嫌通过个人银行账户收取总额22亿8293万7678令吉41仙的资金,但这些钱疑似源自一马公司。余下的21项控罪则是洗钱控罪,涉嫌接收、使用与归还20亿8147万令吉来自Tanore金融公司的非法收益,即所谓的捐款。

截至今年2月8日为止,纳吉总共被控42条罪。他全不认罪,并坚持自己清白无辜。

此前,SRC国际公司汇款案完成58天审讯的提控环节,并将在11月11日裁定是否表面罪名成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