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沙鲁坦承从媒体得知,沙地石油所谓油田是假

24 Oct 2019, 2:15 am

Updated 2 个月前

A
+
A
-

滚动报道

前首相纳吉的一马公司案今天进入第25天审讯,《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滚动报道。


下午4点48分:

《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在此结束。若您喜欢我们的报道,欢迎订阅支持独立媒体,订阅费最低只需每天55仙。


法庭休庭

下午4点31分:

法官科林劳伦斯宣布休庭。

由于周一是公假,法官也择定周二早上9点半续审。


误信沙地石油代表

下午4点24分:

沙鲁透露,一马公司是完全根据来自沙地石油代表的汇报,指沙地石油控股(开曼)是由沙地石油公司所持有。

根据沙鲁,在2009年致函给国行时说明,他们是完全依赖这名来自沙地石油代表的汇报而如此认定。

因此,一马公司财务长拉希(Radhi Mohamad)致函给国行时,就说明沙地石油控股(开曼)是由沙地石油所100%持有,而沙地石油则是沙地王室所拥有。

当沙菲宜询问沙鲁是否有求证这是否真的,沙鲁坦承他并未进一步查证。


联营计划将为大马带来直接投资

下午4点20分:

在交叉盘问中,沙鲁指出,与沙地石油的合作,将为大马带来高达15亿美元的外国投资。

在提呈给法庭作为证据的建议书与两公司合作协议中,列明这项合作会对大马带来巨额外国投资。

“这是指沙地的15亿美元资产,对大马来说会成为外国直接投资资金。”

根据供词,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的联营公司原本也在2009年,有计划要投资砂拉越的巴贡水坝(Bakun Hydroelectric Dam)。

他表示,当时巴贡水坝面对资金问题,而持有该水坝的中央政府,却无法按砂拉越州政府所要求的价格供电。

不过,由于法律规定该水坝只能把电供卖给砂拉越州政府,导致中央政府很难针对电供价格进行谈判。

沙鲁透露,这也是为何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最终没有投资巴贡水坝。


沙地石油从未拥有土库曼斯坦油田

下午3点45分:

沙鲁表示,沙地石油公司所注资在联营公司的两项资产,市价高达22亿,也让联营公司一开始就背负7亿美元债务。

根据估价师莫斯(Edward L Morse)的报告,由沙地石油控股(开曼)在土库曼斯坦所持有的油田,市值高达39亿5000万美元。

而另外在阿根廷的另外一项资产,市值则有1亿零800万美元。

不过,沙菲宜指出,根据媒体《The Edge》报道,在土库曼斯坦的油田并非是由沙地石油所持有,该油田的真正持有人是Buried Hill Energy (Cyprus) Co Ltd。

根据沙菲宜,《The Edge》是根据祖斯多在沙地石油公司盗来的资料,而得到这些资讯。


通过网上搜寻沙地石油资产

下午3点10分:

沙鲁供证,一马公司只是通过网上搜寻,以确认沙地石油控股在土库曼斯坦与阿根廷持有油田。

根据沙鲁早前吐露,沙地石油正是以这两项资产作为与一马公司合作联营计划的资金,而这两项资产的市值高达22亿美元。

而沙地石油也要求一马公司为双方合作的联营公司注资10亿美元。

“据我说知,(一马公司执行董事)唐敬志的团队有在网络上搜寻。”

但是,沙鲁透露,搜寻的结果没有找到有关在土库曼斯坦油田的持有人资料,却搜寻到俄罗斯与土库曼斯坦在其中一项资产所在的领土争端问题。

沙鲁表示,他是一直到2015年,通过媒体报道才发现,沙地石油公司声称持有土库曼斯坦的油田资产的假的。

不过,他在知道实情后,并未在一马董事局上提出。事实上,董事局成员虽然知道了此事,但也从未在会议上提出此事。


审讯恢复

下午2点40分:

午休结束,审讯恢复。辩方将继续交叉盘问沙鲁哈米。


法庭午休

中午12点41分:

法官宣布暂时午休,审讯在下午2点30分继续。


纳吉宣称不会摧毁国家

中午12点35分:

沙鲁表示,纳吉曾在一项会议上说,他的作为并非为了摧毁国家。

根据沙鲁,该会议的出席者包括了资深的财政部官员,但并未说明会议的具体日期与地点。

沙鲁在接受沙菲宜的盘问时,解释为何并未在一马公司董事局会议记录上,说明刘特佐同时涉及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公司的运作。

“这与许多在这项协议前后的处理模式相同。一些涉及刘特佐的事务并未记录在案,以保护纳吉。”

“这是纳吉要的处理方式,我记得当我们接近把登嘉楼投资机构转变成一马公司时,纳吉在一项会议上分享有关一马公司(的想法),即他要一马公司以不一样的方式做事,并摆脱旧有的方式处理事情。”

“在一项特别的会议上,有财政部的资深官员出席,他说,‘我不会摧毁这个国家’。”

“这是为何我相信他(纳吉),所有为他做的事都是妥当且为了国家的利益,而这也是我在一马公司内所做的所有决定的最基本原因。”


刘特佐也是沙地石油顾问

早上10点30分:

在一马公司内扮演要角的刘特佐,其实也是沙地石油公司的顾问。

沙鲁告诉法庭,是刘特佐亲口跟他说,自己其实也是沙地石油公司的顾问。

不过,沙鲁表示,虽然刘特佐当时也指导一马公司的运作,但他并不认为这有利益冲突之嫌。

沙鲁称,刘特佐当时的说法是,他是为了替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公司寻找一个双赢的局面。

沙菲宜:你在(2009年)9月出就已经知道了(刘特佐也是沙地石油公司顾问)。难道你没想过……你不用去法学院或商学院……就是他有利益冲突?

沙鲁:他在未与沙地石油(工作前)就为纳吉提供咨询。当他告诉我说他也是沙地石油的顾问,他也向我说明,他是为了首相(纳吉),以为两国制造双赢。

沙菲宜:他在为你的潜在伙伴提供咨询,然后他也为一马公司提供建议,出席你的董事局会议,当你做决定时听到你的秘密。难道这不是利益冲突?

沙鲁:当时,我把他当成是纳吉可信任的顾问,而纳吉也知道他在为(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的)协议进行协调工作。我没想那么多,就只是善意的接受了。


未查核7亿资产是否列入账目

中午12点05分:

沙地石油据称为与一马公司合作的联营公司投注了22亿美元的资产,导致了该联营公司从一开始就已背负7亿美元的债务。

不过,沙鲁表示,他从未查核该7亿美元的资产是否有记录在沙地石油公司的账目中。

沙鲁供称,他没有进一步查实,是因为他把此事交由一马执行董事唐敬志以及刘特佐处理。


一马即纳吉,纳吉即一马

早上11点58分:

法庭短休后恢复审讯。

沙鲁在接受辩方首席律师沙菲宜的盘问时宣称,他当时会急于签署与沙地石油控股的合作协议,是因为他相信那是纳吉所要的结果。

“要了解为何与沙地石油的合作协议会这么快定案,及我会急于搞定这一切,必须从当时的情境来看。”

“简而言之,我相信这是纳吉所要的。”

“在我脑海中,一马公司与纳吉之间是没有区别的。一马公司就是纳吉,纳吉就是一马公司。”

“他想要达到什么,我都必须完成任务。”

“当时,我试图调和(一马公司)董事局的需求与(一马公司顾问局)主席纳吉的要求。”


法庭短休

早上10点30分:

法官科林劳伦斯允许法庭短休,以让控辩双方的律师哥巴斯里南与沙菲宜,可以分别处理另外的法庭事务。


沙鲁称,基于信任唐敬志才签协议

早上10点25分:

沙鲁称,他也是在9月28日,即与沙地石油控股(开曼)公司签署合作协议的同一天,才知道双方的联营公司已经欠债7亿。

不过,他基于信任时任一马公司执行董事唐敬志(Casey Tang),所以还是签署了有关的合作协议。

当时,唐敬志负责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联营计划的协调工作。唐敬志是一马通缉犯刘特佐的亲信。根据早前法庭审讯,唐敬志是经由刘特佐安排,进入登嘉楼投资机构与后来的一马公司。

沙鲁称,他在签署协议前也有询问唐敬志有关的7亿美元债务,但唐敬志告诉他没关系,可以签署该合作协议。

“当时,我的印象是,这没什么特别,是协商的一部分,我没有参与(协商)。”

“当时,我问唐敬志,签署(协议)没有问题吗。他说没问题。”

“所以,我相信他说的。所以,我就这么做(签署合作协议)了。”


一马只有48小时决定终止合作

早上10点15分:

沙鲁表示,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公司在2009年9月28日所签署的联营合作计划,只让一马公司有两天的时间来决定是否终止合作。

他向法庭表示,他是在9月28日签署有关的协议,若一马公司发现沙地石油的注资数额有问题,就必须在9月30日之前决定是否继续合作。

根据沙鲁早前的供词,一马公司在与沙地石油公司签署正式的合作协议前,就已经欠沙地石油公司7亿美元。

这是因为沙地石油公司所注入双方的联营公司的资金高达22亿美元,多出原本所答应的15亿美元,导致双方联营公司一开始就已欠沙地石油7亿美元。

沙鲁之前也供称,按双方的协议,一马公司将提供10亿美元,即占联营公司的40%资金;而沙地石油则将注资15亿美元。

不过,沙地石油公司后来所雇佣的股价师评估后,沙地石油公司所注入的资产其实高达22亿美元。


沙鲁不曾亲见PSI的资产文件

早上10点:

沙鲁继续向法庭供称,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公司在2009年9月28日签署联营计划协议之前,就已经欠债7亿美元,其主因是沙地石油注入联营公司的资产多出7亿美元。

沙鲁指出,沙地石油原本同意是注资15亿美元,但该公司所真正注入的资金却高达22亿,即多出7亿美元。

沙菲宜询问沙鲁是否还记得沙地石油据称注入联营公司的2项资产时,沙鲁表示他无法确切记得名字,但这包括了在土库曼斯坦的油田。

无论如何,沙鲁表示,他从未亲眼见过沙地石油所持有这些资产的相关文件。


辩方要求获得祖斯多的记忆棒

早上9点45分:

纳吉辩护律师团队索讨反贪会从沙地石油公司前职员西维尔祖斯多(Xavier Justo)所取得的文件。

律师阿尔菲达斯(Al Firdaus Shahrul Naing)向法庭提出此申请,声称有关文件已在今早入禀法庭。

而哥巴斯里南则要求法庭另择他日执行案件管理,让控方有时间准备回应。

哥巴斯里南表示,控方有必要与反贪会确认,因为有些参与调查的官员目前并不在吉隆坡。

高庭法官科林劳伦斯(Collin Lawrence Sequerah)之后择定10月31日执行案件管理。

根据纳吉提出的申请文件,辩方要求反贪会提供的文件包括了祖斯多的记忆棒,而该记忆棒目前据称遭到反贪会扣押。


审讯恢复

早上9点39分:

纳吉进入被告栏,准备受审。


审讯进入第25天

早上9点25分:

今天是纳吉一马公司案的第25天,也是辩方交叉盘问前一马公司执行长沙鲁的第9天。

目前,辩方律师只完成了一半的盘问,还剩下大约45%的问题待询问沙鲁。

上周,辩方首席律师沙菲宜向媒体表示,过去7天交叉盘问沙鲁,辩方已完成55%的问题。

而周一的审讯,沙菲宜要前往哥伦比亚医院(Columbia Hospital)接受眼睛手术的事前检查,因此要求法官提早在中午休庭。法官也择定今日再续审。

去年9月20日,纳吉在一马公司资金案下,被控25项控罪,其中4项为滥权贪腐罪,涉及22亿8293万令吉;另外21项则是接收与转移超过20亿8147万令吉非法收益。

纳吉面对4项滥权贪腐控罪,涉嫌通过个人银行账户收取总额22亿8293万7678令吉41仙的资金,但这些钱疑似源自一马公司。余下的21项控罪则是洗钱控罪,涉嫌接收、使用与归还20亿8147万令吉来自Tanore金融公司的非法收益,即所谓的捐款。

截至今年2月8日为止,纳吉总共被控42条罪。他全不认罪,并坚持自己清白无辜。

此前,SRC国际公司汇款案完成58天审讯的提控环节,并将在11月11日裁定是否表面罪名成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