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沙鲁原有怀疑冒名PSI,咨询刘特佐亲信后打消疑虑

16 Okt 2019, 1:37 pagi

Updated 2 天前

A
+
A
-

滚动报道

前首相纳吉的一马公司案今天进入第22天审讯,《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滚动报道。


下午5点15分:

《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在此结束。若您喜欢我们的报道,欢迎订阅支持独立媒体,订阅费最低只需每天55仙。


法庭休庭

下午4点45分:

法官科林劳伦斯宣布休庭,并择定明早9点半续审。


签署协议前即发现有异

下午4点30分:

沙鲁表示,当他在2009年代表一马公司签署联营计划的协议时,他已发现沙地石油公司(PSI)的名字有异。

他供称,协议书上的名字是沙地石油控股(开曼)有限公司(PetroSaudi Holdings (Cayman) Limited),而不是原本的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etroSaudi International)。

不过,在咨询了时任执行董事唐敬志(Casey Tang)之后,他还是签署了有关的协议。

当时,唐敬志负责一马公司与PSI联营计划的协调工作。

沙鲁供称:“当时,唐敬志解释,沙地石油控股(开曼)有限公司是由沙地石油国际公司所全权持有的子公司。”

沙鲁也声称,由于他当时完全依赖唐敬志的说词,再加上唐敬志也与一马公司的代表律师有合作,所以他在当时并未致函一马公司的代表律师Wong and Partners,以征求他们的意见。

“唐敬志说,我签署(那协议)并没有问题。”

唐敬志是刘特佐的亲信。根据早前法庭审讯,唐敬志是经由刘特佐安排,进入登嘉楼投资机构与后来的一马公司。


峇克下令别记录纳吉来电

下午4点10分:

沙鲁指出,时任一马公司董事主席莫哈末峇克(Mohd Bakke Salleh)曾指示一马公司秘书,不要记录时任首相纳吉在一次的董事局会议上的来电。

根据沙鲁转述峇克的说法,纳吉在来电中要求董事局加速通过与PSI的联营计划。

沙鲁接受沙菲宜盘问时表示,在2009年9月26日的董事局会议上,峇克接到纳吉的来电,而峇克之后则指示秘书处不要把通电内容记录在案。

“我记得莫哈末峇克要求不要记录(有关的通话)。”

“依我记得,我甚至建议在会议上进行录音作为记录,但他(莫哈末峇克)不同意。”

在9月25日的审讯上,沙鲁当时读出自己的书面证词说,在这场董事局会议上,纳吉经由刘特佐的手机与莫哈末峇克沟通,以说服巴莫哈末峇克接受一马公司与PSI的联营计划。

根据沙鲁,会议开始前,他看到刘特佐在讲电话,随后把电话交给正在主持会议的峇克。

“峇克手掩着刘特佐的部分手机,然后跟我们全部人说‘PM’,即首相的意思。”

沙鲁宣称,峇克结束通话后通知董事局,PSI联营计划乃政府对政府的措施,而纳吉要加速落实这项计划。


纳吉有可能不知刘特佐行动

下午3点35分:

沙鲁也形容,刘特佐就像是交响乐团的总指挥,而乐团成员并不知道其他人的任务。

沙菲宜接下来询问沙鲁,有无可能纳吉也不知道刘特佐的行动。

沙菲宜:你是否同意,刘特佐策划了这一切。有可能连(前)首相(纳吉)也不不知道?

沙鲁:根据我所看到的,绝对有那样的可能。

沙鲁也认同沙菲宜的假设,即沙鲁本人也是这个“交响乐团”的其中一员。

沙菲宜是询问沙鲁,他是否同意此案的第8名证人,即纳吉的前特别官员安哈里(Amhari Efendi Nazaruddin)所指控,刘特佐是个操盘高手。

沙鲁回答:“对我来说很清楚的是,他(刘特佐)就像交响乐团的总指挥,每个不同的人只需演好自己的角色而不必理会其他的人在做什么,以制造一个特定的结果。”


使用PSI提供的资料准备报告

下午2点55分:

沙鲁继续供证。他向法庭表示,一马公司的一支团队未经独立调查与鉴证下,就使用PSI所提供的资料来准备有关的合作报告。

沙鲁接受沙菲宜的盘问时表示,该报告后来在一项有关联营计划的会议上,提呈给一马公司董事局。

他也同意沙菲宜所提出的假设,即有关的报告让一马公司的董事们认为,这个团队是通过自己所作的调查来准备有关报告。


审讯继续

下午2点39分:

审讯恢复,由沙菲宜继续交叉盘问沙鲁。


法庭午休

中午12点45分:

法官宣布暂时午休,审讯在下午2点30分继续。


刘特佐称,联营计划如朋友在互助

中午12点30分:

沙鲁供称,一马通缉犯刘特佐当时告诉他,一马公司与PSI的联营计划,就像是“朋友协助朋友”。

沙鲁在接受沙菲宜的盘问时称,刘特佐当时在谈到该联营计划时,说明该计划是以朋友互助为基础。

沙菲宜:刘特佐告诉你,这交易是“朋友帮助朋友”?

沙鲁:刘特佐告诉我,这交易是以朋友帮助朋友为基础。

沙菲宜:他(刘特佐)这么总结的?

沙鲁:是的。


沙鲁当时认为PSI值得信赖

中午12点20分:

沙鲁告诉法庭,一马公司当时是基于数个理由,同意让PSI自己委任资产评估师,以评估PSI将注资到联营计划的资产价值。

他表示,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该联营计划是一项政府对政府的计划,而他当时也认为PSI是一间值得信赖的公司。

沙菲宜:这PSI理应要注入的投资,你是否同意应该要进行完善调查,以确定他们那些资产的价值,以及其真实性和信用吗?

沙鲁:我们是以获得授权,执行政府对政府的交易(来看待此事)。我当时的心态是,PSI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伙伴,当他们说他们代表并保证资产的价值,对我们来说,就足以继续(进行计划)。


仅对PSI进行口头调查

中午12点12分:

沙鲁供称,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公司(PSI)进行联营计划前,并未进行完善的调查工作,而仅仅是进行口头上的调查。

他甚至表示,这口头上的调查甚至并未记录在案,或向一马公司资金局提呈相关报告。

而沙菲宜则告诉沙鲁,就算是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合作,都必须进行完整的调查工作。

沙菲宜:是否(对PSI)进行了完善调查,包括了书面调查?

沙鲁:没有书面(调查)。

沙菲宜:只是口头调查?

沙鲁:是的。也没有向董事局汇报。

沙菲宜:甚至没有书面报告?

沙鲁:没有。


董事局获告知PSI是沙地王室公司

早上11点50分:

沙鲁向法庭供证,一马公司董事局在2009年获告知,沙地石油公司(PSI)是由已故沙地国王阿都拉所持有,即以为这PSI也是沙地王室的公司。

根据沙鲁,一马公司时任执行董事唐敬志(Casey Tang)在2009年9月18日,于一项董事局特别会议上提呈汇报时,如是告诉一马公司董事。

他表示,一马公司董事在当时召开特别会议,主要是审议及决定一马公司,是否应与PSI继续进行Aria联营计划。

沙鲁声称,他相信唐敬志会认为PSI是由沙地王室所持有,主要是来自PSI执行长达列奥拜(Tarek Obaid)与PSI董事玛浩尼(Patrick Mahony)所提供的讯息。

沙鲁在接受沙菲宜的盘问时也坦诚,他当时也相信唐敬志所言,即沙地石油公司确实是由沙地王室所拥有。


纳吉沙地国王催生联营计划

早上10点41分:

沙鲁也向法庭表示,时任首相纳吉与已故沙地国王阿都拉阿都拉(Abdullah Abdulaziz Al Saud)共同催生了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公司的联营计划。

“我想我会进一步说,一马公司与国际石油公司的联营计划,是因为这(纳吉与阿都拉国王)私人关系所催生的。”


PSI为一马公司提供5亿资产

早上10点30分:

沙鲁告诉法庭,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etroSaudi International,PSI)在2009年与一马公司合作联营计划时,对一马公司显得非常大方。

沙菲宜在法庭上出示了由PSI创办人兼执行长达列奥拜(Tarek Obaid)所签署的一份文件显示,PSI献议为一马公司进行的联营计划提供价值20亿美元的资产,但却只估作15亿美元价值,而另外的5亿用来提高一马公司10亿美元的股份。

沙鲁也同意沙菲宜的假设,即这是PSI对一马公司表达慷慨的做法。


再解释纳吉昨日缺庭原因

早上9点43分

纳吉的辩护律师沙菲宜在一开庭时,再度向法庭解释纳吉昨日缺庭的事。

他重申,由于公正党波德申国会议员安华突然取代了原本属于纳吉昨日在国会发言的时段,纳吉的时段才展延至下午3点,以致无法出席法庭审讯。

“他(纳吉)与其他7名国阵(议员)原定在昨天早上11点至中午12点之间发言。他(纳吉)原定的发言时段是11点半到12点。”

“这是昨天(较早前)确定的。已经明确告诉议长莫哈末阿里夫。”

“但很意外的,不知来自何处的安华的发言时段,突然就取代了我当事人(纳吉的发言时段)。”

在解释一番后,沙菲宜继续盘问沙鲁。


纳吉抵达法庭

早上9点35分:

纳吉进入审讯庭,坐在公众席,等待开审。

控辩双方代表也已经到场。

5分钟后,纳吉进入被告栏,准备受审。


审讯进入第22天

早上9点半:

经过一天休庭后,纳吉一马公司案今早将复审,并进入第22天的审讯。

法庭原定昨天下午2点半继续审讯,但由于纳吉临时无法出庭,法官科林劳伦斯(Collin Lawrence Sequerah)被迫展延审讯

当时,辩方首席律师沙菲宜解释,纳吉原定早上在国会辩论财案,但其辩论时段延迟至下午3点,以致纳吉赶不及从国会到法庭。

虽然法官最终允准展延审讯,但他也严厉训斥辩方,并指这是最后一次展延,下不为例。

预料今日复庭后,辩方将继续交叉盘问控方第9证人,即前一马公司执行长沙鲁哈米。

去年9月20日,纳吉在一马公司资金案下,被控25项控罪,其中4项为滥权贪腐罪,涉及22亿8293万令吉;另外21项则是接收与转移超过20亿8147万令吉非法收益。

纳吉面对4项滥权贪腐控罪,涉嫌通过个人银行账户收取总额22亿8293万7678令吉41仙的资金,但这些钱疑似源自一马公司。余下的21项控罪则是洗钱控罪,涉嫌接收、使用与归还20亿8147万令吉来自Tanore金融公司的非法收益,即所谓的捐款。

截至今年2月8日为止,纳吉总共被控42条罪。他全不认罪,并坚持自己清白无辜。

此前,SRC国际公司汇款案完成58天审讯的提控环节,并将在11月11日裁定是否表面罪名成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