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广告(英)

    SRC案第23天:律师证人争辩,SRC决策需获纳吉批准?

    (更新:)

    滚动报道

    前首相纳吉的SRC国际公司汇款案今天进入第23天审讯,《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滚动报道。


    下午5点10分:

    今日审讯结束,法庭将在明早9点续审SRC案,而依斯米将再次出庭供证。

    《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在此结束。若您喜欢我们的报道,欢迎订阅支持独立媒体,订阅费最低只需每天55仙。

    争辩汇报的诠释

    下午4点35分:

    哈温德吉星和依斯米针对一份争议性会议的记录内容展开争辩。他们争论,记录提到的上下级汇报机制,究竟是指需知会纳吉,或寻求其批准公司的交易。

    该份志期2011看9月7日的会议记录,记录了时任董事聂费沙和纳吉的会面内容。

    之前,辩方成功获得吉隆坡法庭允许,不把该份会议记录列为证物,并只标记为ID499。

    会议记录据称显示,纳吉于2011年9月指示SRC国际公司董事部,如何运用从公务员退休基金局取得的20亿令吉贷款。

    哈温德吉星:所有会议记录触及向首相(纳吉)的汇报机制,但它不意味要获得其批准。

    依斯米:它是指向我(纳吉)禀告,你需寻求我的同意。

    哈温德吉星:或许他只意味提供定期的报告(给纳吉)。

    依斯米:这不是ID499所说的。

    哈温德吉星:是,这只是要汇报做了什么,不是寻求批准。

    依斯米:那所谓的职能报告(functional reporting)是什么?当你说向首相报告时,又是指什么?

    哈温德吉星: 需要获得首相同意,只是你的理解。

    依斯米:是。

    哈温德吉星:但这破坏了(SRC国际公司)要求获得一马公司批准的规定。

    依斯米同意,SRC国际公司董事部需寻求一马公司的批准,因为后者在2011年是该公司的唯一股东。

    证人也同认同哈温德吉星说,任何代为下达的指令需跟公司的愿景一致,即获得一马公司的批准。


    没告知提取贷款

    下午3点17分:

    依斯米接受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时承认,聂费沙不曾告知SRC公司董事部,自己已要求公务员退休基金局把20亿令吉的贷款,汇入董事部完全不晓得的账户(736号码结尾)。

    哈温德吉星:2011年8月跟SRC公司董事部开会后的3天,聂费沙签署了一封给公务员退休基金局的信件,要求提取该笔20亿令吉的贷款。

    有关款项被汇入736号码结尾的银行账户。

    依斯米:是。

    哈温德吉星:我们现进入更严重的过失。(SRC公司)董事部不曾被告知,20亿令吉已被提取而汇入(736号码结尾的)账户的做法,它甚至不晓得(账户的存在)。

    依斯米:似乎如此。

    哈温德吉星:我可以看到丹斯里(依斯米)感到困扰,但这就是事实。

    看一看这个SRC公司名下(账户)于2011年8月的项目,20亿令吉是于2011年8月29日分成4次,即每次5亿令吉汇入这个账户。

    这很严重,同一天内,整笔20亿令吉就被提取了。


    董事部不懂账户存在

    下午3点:

    依斯米告诉法庭,SRC公司董事部对于该公司2011年注册的一个银行账户毫不知情。

    身为SRC公司前主席的他被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时供称,董事部不曾控制有关账户,因为他们完全不懂它的存在。

    哈温德吉星:你担任(SRC公司)董事期间,这个(最后3个号码为)736的账户不曾在董事部的掌控中?

    依斯米:是。

    哈温德吉星:如果董事部对此不知情,它就不会在董事部的掌控之中,是吗?

    依斯米:是。

    哈温德吉星:不公布(有关账户的)存在,是为了可以避免SRC公司董事部掌控该账户,对吗?

    依斯米:是。

    法庭早前被告知,最后3个号码为736的账户是在2011年1月开设,并只有2名签署人,即董事聂费沙和文森(Vincent,译音)。

    当时,SRC公司仍未成立董事部。但当董事部于同年8月成立后,聂费沙就成为了该公司的执行长和董事经理。


    董事被蒙在鼓里

    中午12点35分:

    依斯米认同哈温德吉星说,SRC董事部对于聂费沙2011年6月致函时任首相纳吉,申请39亿5000万令吉贷款一事,被蒙在鼓里。

    他同意,聂费沙未在2011年8月的第一次SRC董事部会议中,告诉他们此事。


    没告知寻求担保事宜

    中午12点50分:

    法庭今午被告知,聂费沙不曾向SRC国际公司的董事汇报,他于2011年8月致函财政部寻求,政府为公务员退休基金局的贷款提供担保的做法。

    依斯米在交叉盘问时供称,聂费沙没在董事部的首次会议上汇报此事。

    根据提呈给法庭作为证据的文件,有关会议是在聂费沙致函财政部不久后召开。

    哈温德吉星:我向你出示另一封信。2011年8月12日,同样(出自)聂费沙,以董事经理和执行长的名义签署。这次是向财政部寻求20亿令吉(贷款的)政府担保。

    依斯米:是。

    哈温德吉星:你不曾被告知这一封信。

    依斯米:是。

    哈温德吉星:(你)也没被告知8月22日的信件?

    依斯米:不。

    哈温德吉星:这是在你加入SRC董事部之后?

    依斯米:是。

    哈温德吉星:聂费沙应该在首次董事会议中告知(此事)?

    依斯米:本应该如此。

    审讯午休,预料在下午2点30分复庭。


    证人称聂费沙撒谎

    中午12点35分:

    纳吉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追问依斯米,SRC国际公司时任聂费沙是否在涉及阿尔巴投资(Aabar Investments PJS)的合作议案上,对该公司董事部撒谎。

    哈温德吉星:(SRC国际公司)董事部在1封(志期2011年)6月的信件中被(聂费沙)告知,该项催生于纳吉和阿布达比高层会议的(阿尔巴投资)联营计划。

    SRC国际公司(从公务员退休基金局)申请(38亿5000万令吉的)贷款,其实跟阿尔巴的合作没有关系。

    聂费沙似乎向董事部撒谎?

    依斯米:是。董事部甚至没有被告知,我被提名为(SRC国际公司)主席。

    哈温德吉星:该封信的日期是6月3日,(时任首相)纳吉没有在(2011年)6月致函批准(委任)聂费沙为SRC国际公司董事。

    依斯米:是。

    哈温德吉星:你是否同意,当你2011年8月成为(SRC国际公司)董事时,董事部应更早被告知该公司已致力于(向公务员退休基金局)获得39亿5000万令吉的贷款?

    依斯米:是。


    聂费沙并未提供文件证明

    上午10点30分

    依斯米表示,SRC国际公司其实并不确定由聂费沙所提出,涉及阿尔巴投资(Aabar Investments PJS)合作议案的真实性。

    根据SRC国际公司的一项会议记录,聂费沙告诉董事局有关大马与阿布达比高层在2011年的会议后取得合作协议,继而导致后了后来SRC国际公司向公务员退休基金局申请借贷39亿5000万令吉。

    依斯米在接受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的盘问时供证,董事局并不确定是否真有这样的一项合作计划。

    哈温德吉星:2011年6月,大马与阿布达比双方有会面,讨论战略资源。这是指纳吉。

    依斯米:是的。

    哈温德吉星:自此,(向SRC国际公司)迅速落实与发放了启动资金。这显示聂菲沙告诉董事局有关大马与阿布达比高层的讨论,然后通过合资,成立了这家(BVI)公司。该笔启动基金以及公务员退休基金局(的贷款),显示与Aabar投资的潜在交易?

    依斯米:是的。

    依斯米也同意哈温德吉星的推断,即聂费沙并未向SRC国际公司董事局出示任何其他的文件,以证明这项合作议案。

    哈温德吉星:董事局所得到印象是,这是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合作)。所有没有进一步追问有关的交易。

    依斯米:是的。

    哈温德吉星:这(合作议案)是否真实的,或是否有任何(政府)部门插手与Aabar的交易,你并知道。

    依斯米:(点头)

    哈温德吉星:他(聂费沙)给人的印象是,他知道得更多。

    依斯米:是的。


    不知贷款给SRC的另一选项

    上午10点:

    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指出,SRC公司的宗旨是为马来西亚提供策略资源,以便推动发展。

    他说,SRC公司执行董事兼执行长聂菲沙让人觉得其跟政府有密切的关系,并且比其他董事更为了解该公司。

    依斯米同意哈温德吉星的说法,并称聂菲沙看起来很聪明。

    依斯米也是前任一马公司非执行董事。他供称,一马公司董事并不知悉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在2011年献议以一马公司担保的方式,贷款给SRC公司。

    依斯米同意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的说法,若一马公司董事知道这个选项,就会选择这个贷款方式,而不是选择由政府做担保。

    哈温德吉星:我提问的要点是这个。另一个选项是一马公司担任担保。若董事会知道可以献议自己成为担保,那么就可能会实现。政府担任担保只是B计划。

    你说,你不记得一马公司董事是否知道公司担任担保(选项)。我的重点是,如果你知道,是否就可能选择这个?

    依斯米:是的。

    之前法庭审讯时,其他涉及公务员退休基金局贷款的证人供称,公务员退休基金局的投资委员会建议,应该将40亿令吉贷款交给一马公司,而不是直接贷款给SRC公司。

    公务员退休基金局掌握1400亿令吉的基金,管理公务员退休金。

    该基金在2011及2012年年初,两度向SRC公司提供总数40亿令吉的贷款,当时SRC公司是一马公司的子公司。


    不记得阐明修章信函

    早上9点40分:

    依斯米称,在SRC公司的首次会议了解到公司的情况,并称该公司是从一个清白无瑕的状况开始。

    他称,不记得公司是否传发纳吉的信件,其中阐明SRC公司章程已修订。

    昨天,依斯米供称,纳吉要求修改SRC公司章程,以便委任纳吉为荣誉顾问。

    他同意说,聂菲沙都掌握了SRC公司的背景资料。


    沙鲁哈米任命一马要职

    早上9点30分:

    依斯米供证时同意一马公司是由财政部机构所有。他称,并不知道时任SRC公司执行董事兼执行长聂菲沙在一马公司内是否担任任何职位。

    他认为,一马公司内的主要职务是由一马公司前执行长沙鲁哈米(Shahrol Azral Ibrahim Halmi)委任的,而其他低阶的职务则是管理层所任命的。

    他说,一马公司董事发放一马公司的决议时,上面都有一马公司董事会的签名,并且不记得是否有哪份没有董事会的署名。

    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接着问到SRC公司在2011年8月23日首次会议的情况。

    依斯米称,会议准备了出席者的名单。

    早上9点19分:

    纳吉走进被告栏就坐。审讯即将开始。

    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将继续盘问SRC公司前主席依斯米。

    安南耶谷前来听审

    早上9点05分:

    前彭亨大臣安南耶谷坐在公众席听审。

    副检察司西谭巴兰等检控人员,以及资深律师沙菲宜领导的辩方律师团队也已到场。

    早上8点57分:

    纳吉走进审讯庭。纳吉之前和前第二律政司尤索夫在大厅商议事情。

    纳吉把一本题为《人性的法则》(The Laws of Human Nature)的书籍及椅背垫放在被告栏内。


    指纳吉委任聂菲沙

    早上8点30分:

    吉隆坡高庭将在早上9点复审纳吉SRC国际公司汇款案。

    昨天,第39名证人SRC公司前主席依斯米(Ismee Ismail)供称,聂菲沙(Nik Faisal Ariff Kamil)是在纳吉的指示下,于2011年受委为SRC公司的董事。

    依斯米称,委任聂菲沙是一马公司董事部的决定,而后者在2011年8月是SRC公司的持股公司。

    一马公司是财政部机构旗下的子公司,由时任财政部长纳吉直接管辖。

    辩护律师团队尝试说明,时任财政部长纳吉其实无权干预SRC公司的董事任命。

    被控失信及贪污滥权

    此案承审法官是纳兹兰(Mohd Nazlan Mohd Ghazali)。

    现年65岁的纳吉去年7月4日被控3项SRC资金失信控状及一项贪污滥权控状,涉嫌款项为4200万令吉。去年8月8日,他又被控3项涉嫌相同款项的洗黑钱控状。

    一旦罪成,在刑事失信罪下,纳吉将可面对监禁最高20年、鞭笞与罚款。

    在渎职滥权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20年、罚款1万令吉或不少于贿金5倍(视何者为高)。

    而在洗黑钱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15年、罚款最高1500万令吉或洗钱款额5倍(视何者为高)。

    截至目前为止,纳吉总共被控42条罪。他全不认罪,并坚持自己清白无辜。

    本案检控团队是由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领衔,而辨方首席律师则是资深律师沙菲宜。

    汤姆斯领导12人检控团队,包括苏莱曼(Sulaiman Abdullah)、西谭巴兰(V Sithambaram)、玛诺古鲁(Manoj Kurup)、依沙尤索夫(Ishak Mohd Yusoff)、多纳佐瑟(Donald Joseph Franklin)、苏海米(Suhaimi Ibrahim)、莫哈末赛夫丁(Muhammad Saifuddin Hashim Musaimi)、许庆辉(译音,Sulaiman Kho Kheng Fuei)、布迪曼(Budiman Lutfi Mohamed)、莫哈末阿斯拉夫(Mohd Ashraf Adrin Kamaril)以及莫哈末依扎(Muhammad Izzat Fauzan)。

    辩方律师团队共有13名律师,并由资深律师沙菲宜领导。

    其他成员包括前第二律政司尤索夫(Yusof Zainal Abiden)、哈温德吉星(Harvinderjit Singh)、卡玛鲁希山(Kamarul Hisham Kamaruddin)、张隆勉、德瓦南登(Devanandan S Subramaniam)、法翰(Farhan Read)、万艾祖丁(Wan Aizuddin Wan Mohammed)、拉末(Rahmat Hazlan)、慕哈末法汉(Muhammad Farhan Shafee)、卡翠娜(Tiara Katrina Fuad)、努莎希拉(Nur Syahirah Hanapiah)及再丽(Zahria Elena Redza)。

     

    相关文章

    SRC案第22天:聂菲沙乃纳吉中介?SRC董事没求证

    纳吉涉SRC董事任命?辩护律师与证人针锋相对

    证人指称,聂菲沙是SRC与纳吉之桥梁

    SRC曾在瑞银行投资15亿,前主席称获纳吉背书

    请切换至桌面视图,以获得更流畅的阅读体验。

    请切换 不,谢谢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