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无视EPU顾问公司意见,达因抨纳吉专横签东铁

21 Apr 2019, 11:27 am

Updated 一年前

A
+
A
-

政府顾问达因揭露,前首相纳吉当初无视旁人的意见,专横地派人与中国方面直接谈判东铁协议,签下极不利国家的合同。

这些意见包括:经济策划单位(EPU)的反对立场,以及著名顾问公司在报告里提出的较低建议价。

达因近日接受《马新社》的专访时质疑,纳吉安排地位可疑的人物,直接与中国和承包商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简称中国交建)直接谈判。

“到底是前首相的个人特使,或者是政府的官方代表(在执行东铁谈判)?”

“到底是不是由经济策划单位(准备文件),还是经济策划单位只是接纳了由其他单位准备的文件?”

纳吉漠视EPU劝告

达因指控,纳吉无视经济策划单位的“良好劝告”,签下耗资高达655亿令吉的东铁计划。

“难道经济策划单位没有清楚表明反对,以及对呈给内阁的文件表达担忧?为何漠视这些反对与担忧,或许前首相以及掌管经济策划单位的部长可以给我们说清楚。”

“前首相说他对新的东铁协议有所‘保留’。”

“(但)我想要提醒他,所有的大马人对旧有的东铁协议更加的‘有所保留’,因为其概念模糊,缺乏透明度,欠缺廉正,批准仓促,细节不明,成本吓人,也没有像人民清楚交代等等。”

报告建议价仅470亿

达因也透露,纳吉在2015及2016年的经济理事会上,尝试以著名顾问公司麦肯锡(McKinsey)报告来合理化旧有的东铁协议。

“我获得可靠的信息,该报告建议东铁从道北(Tumpat)延伸至鹅唛(Gombak),而工程分18年进行,耗资470亿令吉。”

“由于这工程的经济回报率较低,因此报告提出,第一阶段的工程应该是从文德甲(Mentakab)到龙运(Dungun),而且只能用来运货。”

“不过,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前首相坚持签署667亿令吉的东铁合约,并且决定一次过落实。”

此外,达因也透露,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在2016年6月支持的市场调查也指出,受访者要求24个月的时间来准备竞标文件。

“虽然有其他竞标者感兴趣,但国阵政府还是选择在2个月后的2016年8月,直接颁发工程(给中国交建)。”

中国交建获破例待遇

“为何当时的财政部长兼首相(纳吉),同意破例地支付中国交建15%的预付款,因为这是史无前例的,根据政府惯例,预付款最高只有5%至10%,而且通常只实施于提供物资的合同。”

“哪怕是土著公司也没有获得这样的特权。为何前首相急于将超过100亿令吉支付给中国交建?”

“我们应该问他,这些动作的背后动机是什么?”

东铁造价或可再下调

达因在经过9个月与中国方面重新谈判东铁合同后,并且成功在上周五(12日)签署附加协议,把东铁第一和第二期成本从650亿5000万令吉压低215亿,或32.8%,至440亿令吉。

他表示,未来随着马来西亚铁道公司与中国交建进一步商讨技术问题,东铁的造价或可能再下调。

“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新东铁协议,是透明、可靠以及可信赖的,其中包含可供公众了解的完整事实和数据。”

“东铁不再是秘密,或围绕着争议,或充斥不必要高昂费用的计划。”

“它现在是一个更实惠,可为人民提供服务的工程。”

随着政府重新与中国方面谈判并压低东铁造价后,东铁在半岛西段的路线也修改,放弃原来的文冬鹅唛路线,转而从文德甲往南经过森州再北转,经过布城通往最后目的地巴生港。

东铁工程也将扩大本地人的参与,从30%提升到40%,而中国承包商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CCCC,简称中国交建)除了归还部分预支工程款,还会与大马铁道公司设立联营公司,共同管理东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