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广告(英)

    live: 学生驱前询问受阻,纳吉叫警员“不必啦”

    (更新:)

    滚动报道

    前首相纳吉的SRC国际公司汇款案今天进入第四天审讯,《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滚动报道。


    《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在此结束。若您喜欢我们的报道,欢迎订阅支持独立媒体,订阅费最低只需每天55仙。


    辩方要证明纳吉不知情

    下午5点15分:

    沙菲宜在法庭外向记者解释,他们需要余金萍和刘特佐之间的对话证据,以证明纳吉对他被提控的罪行毫不知情。

    “尤其在这个案件上,他(纳吉)没直接处理(Ambank)有关账户。”

    “这就是为何你看到,聶菲沙、他的已故秘书和刘特佐的名字出现,以及他们给予银行的指示。这有关系(到纳吉的抗辩)。”

    “我知道,有关黑莓手机的沟通,因为《砂拉越报告》、《鲸吞百万》和《华尔街时报》的全部文章(有报道)。”

    “余金萍和刘特佐的对话很关键,因为这将说明,刘特佐尝试告诉余金萍有关资金转账,确保首相(纳吉)蒙在鼓里。”

    男子抗议不得进法庭

    下午5点09分:

    纳吉准备离开吉隆坡高庭时,发生了一次小插曲。一名自称是学生的男子冲向前,问为何他不被允许进入法庭内旁听审讯,令气氛一度变得紧张。

    1名警员尝试制止该名学生,一边喝止他,一边扯他的衣袖。

    纳吉随即推开警员的手,喊道“不必(这样)啦(tak payahlah)”,同时拉住学生的手,同意给学生提问机会。

    学生问道,为何平民百姓不能进入法庭内旁听审讯?

    而纳吉转过脸,向上述警员道歉,并说“他只是要问一点事情而已。”

    他接着回应学生说,“我不晓得,得问法庭,不是我的权限。”

    然后,纳吉就上车离开。

    该名学生之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对纳吉的解释感到不满。他说,他想了解到底审讯是如何进行。

    “如果普通人民没得进去,要如何见识大马的正义呢?”

    无论如何,该名男子拒绝向记者披露其姓名。

    要拿刘特佐与银行家通话记录

    下午5点:

    高庭法官纳兹兰批准,纳吉辩护律师的申请,而规定第四证人法汉必须出示,2015年7月6日从Ambank充公的文件,包括Ambank银行家余金萍(Joanna Yu Ging Ping,译音)和富商刘特佐之间的沟通记录。

    法汉之前供称,他在搜查行动当天曾到Ambank的办事处,并在那里遇见余金萍,而后者则把相关证据交给他。

    纳兹兰裁定,法汉充公的有关文件跟纳吉的抗辩有关联。

    哈温德吉星告诉法庭说,辩方需要法汉向余金萍充公的电邮和黑莓手机,因为里头可能含有她与刘特佐等案件相关人物的对话。

    除了刘特佐,其他被纳吉辩护律师点名的人士包括:一马公司前执行长沙鲁哈米(Shahrol Azral Ibrahim)、前执行财务总监特伦斯(Terence Geh Choh Heng)、前法律顾问与集团策略执行董事卢爱璇(Jasmine Loo Ai Swan)、SRC国际公司的前执行董事聶菲沙(Nik Faisal Ariff Kamil)、前执行长莫哈末阿扎(Mohammed Azhar Osman Khairuddin)、前朝圣基金局执行长依斯米(Ismee Ismail)、施玉萍(See Yoke Peng,译音)和李德龙(Jerome Lee Tak Loong,译音)。

    纳兹兰指出,前提是证人确实拥有跟上述人士有关的证据可以呈堂。针对此,哈温德吉星表示赞同。

    沙菲宜之后补充说,若银行持有跟相关人士在未经国行许可下,通过黑莓手机进行的沟通录音,辩方也想索取有关录音。

    不过,纳兹兰同意给证人一些时间,翻查充公后由其保管的证据。

    法官之后批准,明早9点继续审讯。如果法汉仍无法及时呈上证据给法庭,让纳吉的辩护律师查阅是否与抗辩有关,法庭则将先盘问其他控方证人。

    辩方要求充公文件再掀争执

    下午4点05分:

    副检察司西谭巴兰(V Sithambaram,上图)反对,纳吉辩护律师要求第四证人,把2015年7月6日从Ambank充公的文件带来法庭,并形容此举为撒网式的刺探消息手法(fishing expedition)。

    他说,哈温德吉星的要求,将导致法汉触犯《证据法令》第51条文。

    “他们(索取的文件)必须是可被采纳和有必要的。”

    “他们现在使用一种撒网式的刺探消息手法。我们要求根据正确的程序(作出正式的申请)。”

    “如果他们不断地索取文件,来检查是否有关联及可否被法庭采纳,这将会是个漫长的审讯。”

    针对此,哈温德吉星批评,检方尝试阻扰纳吉的申请。

    领导辩方律师团队的资深律师沙菲宜提醒,最终还是要由法庭来决定,是否批准他们的要求。

    他说,此事具有关联性,因为法汉2015年7月6日从Ambank充公了银行账户的文件,而有关文件会影响到纳吉的抗辩。

    “必须给我们探索的余地。我们并非要知道,证人和反贪会之间的沟通,纯粹是要那些他持有(的文件)。”

    下午3点30分:

    总检察长汤姆斯抗议,纳吉辩护律师对法汉的盘问方式。

    他告诉法官纳兹兰,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该名国行查案官的方式,几乎是在影响其供词的可采用性和关联性。

    “再说,最终也是为了保护被告考量。”

    他认为,此举也可能会影响纳吉未来的其他审讯。

    哈温德吉星反驳说,证人需要回答问题,因为这牵涉到Ganding Mentari和被告等的账户运作。

    “无论如何,感谢总检察长顾及对我们(的客户)的保护。”

    三队人马搜查Ambank

    下午2点45分:

    第四证人法汉在接受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时供称,共有三组搜查队于2015年7月6日突击搜查Ambank拉惹朱兰路分行。

    他说,有关搜查队分别由阿兹祖和另外两人领导,他们当天都去了该家银行。

    他也指出,另外两支不是由阿兹祖率领的搜查队,到Ambank拉惹朱兰路分行是为了协助当年成立的特工队。

    下午2点19分:

    纳吉重返法庭大厦,直接进入5楼的法庭内。

    法庭午休

    下午12点50分:

    法官纳兹兰宣布午休,择定下午2点30分续审。纳吉离开吉隆坡法庭大厦。

    据知,早上专程从北根前来法庭为纳吉打气的40名支持者,目前正到纳吉住家进行特别祈祷仪式(solat hajat)。根据了解,纳吉会在2点半复庭前会见他们。

    午休后,纳吉的辩护律师将交叉盘问第四证人法汉。

    早前,法汉在副检察司苏海米进行主要诘问时证实,他收到国行官员阿兹祖等人搜查突击搜查Ambank时充公的银行文件。

    去年5月把资料交反贪会

    下午12点30分:

    法汉供称,他于2018年5月30日把从Ambank拉惹朱兰路分行充公到的纳吉、SRC公司和Gandingan Mentari的银行账户资料,移交给反贪会。

    他也证实,当初是他指示阿兹祖突击搜查Ambank拉惹朱兰路分行。

    搜查行动充公了纳吉、SRC公司和Gandingan Mentari的银行账户资料。有关文件显示了2014年12月和2015年2月的500万令吉和4000万令吉转账记录。

    副检察司苏海米:(从阿兹祖接获文件后)你有否把文件交给其他人?

    法汉:2018年5月30日,我接到反贪会的要求,索取原本在我们保管下的文件。

    苏海米:你把什么交给他们了?

    法汉::在充公清单内的物件。

    苏海米:你交给了谁?

    法汉:交给了(反贪会官员)黄倩云(Wong Chien Hoong,译音)

    中午12点10分:

    第四证人法汉(32岁)证实,他曾指示国行执法官员阿兹祖(Azizul Adzani Abdul Ghafar)于2015年7月6日,突击搜查Ambank拉惹朱兰路分行。

    当时,他在国行金融情报与执法局担任查案官。

    他在副检察司苏海米盘问时指出,他是因为有关案件涉嫌抵触《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TFA)第4部分的罪行,而向员阿兹祖发出该指示。

    早前,阿兹祖供称,他是受法汉指示突击搜查Ambank拉惹朱兰路分行,以充公纳吉、SRC公司及Gandingan Mentari的银行账户资料。

    国行查案官出庭供证

    早上11点59分:

    检方传召第四证人法汉(Ahmad Farhan Sharifuddin),他是国家银行的查案官。

    早上11点08分

    审讯复庭,纳吉回到被告栏。

    哈温德吉星继续交叉盘问第三证人莫哈末尼占。

    第三证人接受交叉盘问

    早上10点59分:

    哈温德吉星交叉盘问第三证人,即国家银行旗下金融情报局的分析员莫哈末尼占(Muhammad Nizam)有关其在2015年7月6日向艾芬银行(Affin Bank Berhad)充公的银行文件。

    有关银行文件为Ihsan Perdana私人有限公司,在吉隆坡拉惹朱兰艾芬银行开设的3个来往账户资料。

    法庭之后休庭5分钟,纳吉暂时坐在公众旁听席。

    早上10点20分:

    阿兹祖供称,他在报案纸中阐明了有关涉嫌触犯《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TFA)第4(1)条文的罪行。

    他说,这是根据2015年7月7日突击搜查Ambank拉惹朱兰路分行,充公纳吉、SRC公司与Gandingan Mentari公司的银行资料所显示的转账记录。

    身为国行调查官的他是在搜查行动隔天报警。

    被副检察司苏海米(Suhaimi Ibrahim)交叉盘问时,阿兹祖指出,他是根据充公的银行文件所显示的涉嫌罪行性质,而将之归类为第4(1)条文下的罪行。

    该名41岁的证人早前披露,他在突击搜查Ambank拉惹朱兰路分行前接获的指示是,负责收集有关触犯《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TFA)第4部分的文件。

    哈温德吉星之前在交叉盘问时质疑,当局在最初的指示中把涉嫌罪行归类为《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的第4部分,而与搜查隔天报案注明的第4(1)条文有出入。

    控辩为盘问方式争执

    早上10点15分:

    温德吉星投诉,检方把话塞入第二证人的口中。

    他告诉高庭法官纳兹兰,副检察司苏海米(Suhaimi Ibrahim)重复盘问的风格,已影响到他交叉盘问证人。

    “他(苏海米)把话塞进证人(阿兹祖)的口中。”

    苏海米之前询问阿兹祖,2015年7月6日突击搜查银行的过程,以及后者在隔天什么时候报警。

    当苏海米尝试换方式盘问时,温德吉星要求法官介入。结果,总检察长汤姆斯起身反对,并捍卫苏海米的盘问手法。

    “他(苏海米)有本身的处理(盘问)方式。只是,阁下(温德吉星)有自己一套的风格,而这不符合阁下的风格而已。”

    之后,法官纳兹兰介入,并要求苏海米重新组织其问题。

    阿兹祖再度出庭

    早上10点:

    第二名证人国行执法官员阿兹祖(Azizul Adzani Abdul Ghafar)接受辩护律师哈温德吉星(Harvinderjit Singh)的交叉盘问。

    哈温德吉星要求阿兹祖出示在2015年7月6日突击搜查Ambank拉惹朱兰路分行后,向警方报案所获得的报案书。该报案书被列为编号D81证物。

    阿兹祖称,报案书是从国行查案官法汉(Ahmad Farhan Sharifuddin)处得来的。

    他称,是根据《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TFA)第4条文调查此案。

    哈温德吉星询问,执行突击搜查前,是否听取哪方面的简报。阿兹祖答称,是法汉做简报,但没有明确说明该案是援引《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TFA)第4条文调查。

    阿兹祖说,看过搜查得来的文件后,将该案归属于《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TFA)第4条文,并向警方报案。

    早上9点45分:

    高庭法官纳兹兰(Mohd Nazlan Mohd Ghazali)走进审讯庭,纳吉走进被告栏就坐,法庭正式复审SRC案。

    纳吉看书等开庭

    早上9点32分:

    纳吉走进吉隆坡高庭刑事案第3审讯庭,坐在公众席位,并拿出书来阅读,等待法庭开审。

    随后,纳吉的代表律师沙菲宜率领辩方律师团队走进审讯庭,并坐在前排。

    辩方律师团队是由资深律师沙菲宜领导,其他成员包括前第二律政司尤索夫(Yusof Zainal Abiden)、哈温德吉星(Harvinderjit Singh)、卡玛鲁希山(Kamarul Hisham Kamaruddin)、法翰(Farhan Read)、万艾祖丁(Wan Aizuddin Wan Mohammed)、拉末(Rahmat Hazlan)、慕哈末法汉(Muhammad Farhan Shafee)、卡翠娜(Tiara Katrina Fuad)、努莎希拉(Nur Syahirah Hanapiah)再丽(Zahria Elena Redza)与张隆勉。

    在SRC案开审前,纳吉先到另一审讯庭会见法官莫哈末再尼(Mohamed Zaini Mazlan),以便处理SRC国际公司洗钱案3项控罪的案件管理程序。

    早上9点25分:

    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走进吉隆坡高庭刑事案第3审讯庭,与其他控方人员一起坐在控方席位。

    总检察长汤姆斯领导12人检控团队,包括苏莱曼(Sulaiman Abdullah)、西谭巴兰(V Sithambaram)、玛诺古鲁(Manoj Kurup)、依沙尤索夫(Ishak Mohd Yusoff)、多纳佐瑟(Donald Joseph Franklin)、苏海米(Suhaimi Ibrahim)、莫哈末赛夫丁(Muhammad Saifuddin Hashim Musaimi)、许庆辉(译音,Sulaiman Kho Kheng Fuei)、布迪曼(Budiman Lutfi Mohamed)、莫哈末阿斯洛夫(Mohd Ashrof Adrin Kamarul)以及莫哈末依扎(Muhammad Izzat Fauzan)。

    早上9点05分:

    纳吉乘坐黑色的宝腾将相轿车抵达吉隆坡法庭大厦。纳吉身穿米色大衣,下车后就与支持者挥手致意,随即走进大厦大厅,并步上楼上。

    北根妇女现身声援

    早上8点45分

    约40名妇女出现在吉隆坡法庭大厦前,以便声援纳吉。他们透露是在早上5点,从彭亨北根(Pekan)出发。北根是纳吉的政治老巢,纳吉是北根区国会议员及巫统北根区部主席,而其长子莫哈末尼查(Mohd Nizar)是北根巫青团长。

    早上8点30分:

    吉隆坡高庭将在早上9点复审纳吉SRC国际公司汇款案。

    昨天,第三名证人国家银行金融情报局分析员莫哈末尼占(Muhammad Nizam)供证时称,获授权要求艾芬银行(Affin Bank Berhad)提供Ihsan Perdana私人有限公司的银行账户资料。

    根据The Edge 报导,Ihsan Perdana公司负责掌管一马人民基金会(Yayasan Rakyat 1Malaysia)。一马人民基金会是一马公司的慈善臂膀,指收取富商阿南达克里斯南(Ananda Krishnan)持有的丹绒能源控股有限公司( Tanjong Energy Holdings Sdn Bhd)的资金。

    艾芬拉惹朱兰路分行随后交出Ihsan Perdana私人有限公司在该银行开设的3个来往账户资料,其中包括开户表格、签名式样表格、获授权签署人的名单、3个账户的客户身份详尽查核表和开户的账单。

    第二名证人国行执法官员阿兹祖(Azizul Adzani Abdul Ghafar)供称,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2月之间,纳吉、SRC公司及Gandingan Mentari的户口出现4000万令吉和500万令吉转账。

    阿兹祖是根据2015年7月6日搜查Ambank拉惹朱兰路分行所获得的文件,而得悉上述巨款转账。

    本案检控团队是由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领衔,而辩方首席律师则是资深律师沙菲宜。

    承审此案的是高庭法官纳兹兰(Mohd Nazlan Mohd Ghazali)。

    现年65岁的纳吉去年7月4日被控3项SRC资金失信控状及一项滥权控状,涉嫌款项为4200万令吉。去年8月8日,他又被控3项涉嫌相同款项的洗黑钱控状。

    一旦罪成,在刑事失信罪下,纳吉将可面对监禁最高20年、鞭笞与罚款。

    在渎职滥权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20年、罚款1万令吉或不少于贿金5倍(视何者为高)。

    而在洗黑钱罪下,他可面对监禁最高15年、罚款最高1500万令吉或洗钱款额5倍(视何者为高)。

     

    2020财案

    请切换至桌面视图,以获得更流畅的阅读体验。

    请切换 不,谢谢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