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伤残是我的,殘障非我故”:轮椅上的平权者陈华春

张溦紟

31 Okt 2018, 12:00 pagi

Updated 2 年前

A
+
A
-

今人物】告诉你属于他们的故事

那天,我们约下午五点,在吉隆坡中环某家咖啡馆碰面。那是下班高峰时段的序幕,不只大厅内的人潮开始变多,就连外头朝往蕉赖和吉隆坡方向的联邦大道也开始堵车,我困在车笼中动弹不得。在这座以私人汽车为导向的城市,移动处处充满障碍是吉隆坡人充满怨愤,又习以为常的城市经验。

一小时前,他精准地计算时间,一上完课,就马上从机场搭乘吉隆坡机场快线,准时返回里。我到步咖啡馆时,他已经到柜台点好咖啡,熟练地选择了最外围的餐桌。那裡的空间比较宽敞,方便他进出和移动轮椅。

这里是他的“地盘”。他对吉隆坡中环和Nu Sentral的空间了如指掌,随时能够巨细靡遗地描述在此穿行的路线和潜藏的障碍。例如,每逢下雨,雨水必会渗进电梯而禁止使用,导致他无法自行穿越衔接两栋建筑的天桥路线。为此,他不厌其烦地多次向吉隆坡中环管理层投诉,空间的不友善,处处充满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