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广告(英)

    左翼论坛掀争议,主讲人当时到底说了什么?

    (更新:)

    “历史不是过去,历史就是现在,我们背负历史,我们就是历史本身。如果我们假装历史并不存在,我们就是真正的罪犯。”

    星期天,隆雪华堂楼上讲堂,全场爆满,现场约130人参与独立历史的讨论。主讲人之一的人权律师法蒂亚(Fadiah Nadwa Fikri)一开始发表演讲时,引用美国黑人作家詹姆斯鲍德温(James Baldwin)的名言,开启历史为何重要的讨论。

    法蒂亚也是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4)司法研究员。她忆述,以前在吉打州宗教学校玛末学院(Maktab Mahmud)上历史课时,深深受一些抗英殖民的马来领袖,如督江谷(Tok Janggut)、拿督巴哈曼(Dato Bahaman)的事迹所吸引。

    她认为,这些人都是抗英反殖的英雄,最终却受到殖民军的残忍迫害。

    不过,教科书接下来就开始叙述,巫统如何成为了与英殖民协商、为民争取独立的英雄事迹。法蒂亚当时感觉到,这中间似乎出现极大的真空,年纪尚轻的她却一时解释不来。

    “作为一名求学中的年轻人,我当时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妥,但却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这样的叙事到底有什么问题。”

    课本掩盖历史

    一直到毕业并完成律师实习生涯后,法蒂亚在2007年某日,偶然间观赏了法米惹扎的纪录片《独立前10年》(10 tahun sebelum merdeka),才首次意识到左翼历史的存在,受到极大的震撼。

    这部纪录片叙述了1947年,马来亚通过总罢市争取国家独立的反殖过程,其中全马来亚联合行动委员会-人民力量中心(Putera-AMCJA)提出《人民宪章》(Perlembagaan Rakyat),勾勒出人民对于国家未来的愿景。当时参与草拟宪法的左翼组织包括马来亚马来民族党(PKMM)、马来青年醒觉团(API)、觉醒妇女会(AWAS)等组织。

    “我看了感到非常惊讶,发现过去上课所认识的历史,有许多部分已被消除、操控、欺诈。我感觉自己遭到背叛,受骗了,而且我们被骗了那么久。”

    但法蒂亚补充:“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获得解放了。”

    法蒂亚(图中左1)认为,唯有理解并诚实面对历史,才能处理身份认同的问题,而且个人即是政治,必须重视看似主观的个人生命经验,因为它们往往是与政治社会结构相互交织的产物。

    而且,她说,世界充斥着权力和压迫,人们必须如著名印尼左派作家普拉穆迪亚阿南达杜尔(Pramoedya Ananta Toer,简称杜尔)所言,“真相并非从天而降,而是必须透过争取而来”。

    法蒂亚是前天(7月29日)早上10点在《我们是否该重写历史教科书?》论坛主讲人之一。另一主讲人为艺术家兼人民历史中心负责人法米惹扎(Fahmi Reza),主持人是联办单位《想象马来西亚》(Imagined Malaysia)成员英兰(Imran Rasid),而依德利斯教育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魏月萍则担任现场翻译的工作。

    现场座无虚席,出席观众多达约130人,当中不乏马共成员及各族群青年。

    此论坛是《马来亚紧急状态的人民历史》从7月27日至29日的系列活动之一,在隆雪华堂举行,由文运书坊、业余者、人民历史中心、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隆雪老友联谊会、21世纪联谊会、想象马来西亚、大马青年(Malaysia Muda)、对话计划(Projek Dialog)、抵抗中的学生(Students in Resistance)联合主办。

    重提广义巫裔

    法蒂亚指出,当年的左翼民族主义者,如青年醒觉团领袖阿末(Ahmad Boestamam)、菲律宾国父扶西黎刹(Jose Rizal)曾提出和推动“广义马来人”(broader Malay)的概念,比现今联邦宪法所定义的种族概念,更为包容进步。

    她说,青年醒觉团追求公平且纯净的社会,并且不以种族和国族国家为界限,而是将斗争和关怀的视角,延伸到全世界青年和劳工的处境。

    可是,当英殖民政府在1948年宣布紧急状态时,这个马来左翼青年组织却首个遭禁,罪名是威胁国家安全与和谐。

    “他们试图敞开一个新的政治,讲求的不只是民族主义,还包括国际主义,他们的斗争结合二者。”

    她强调,这个政治途径非常重要。她进而提到,后殖民理论先驱法农(Frantz Fanon)也认为革命必须要解放民族主义,其次是要将世界从压迫中解放,才有可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根据法农,如果民族主义的斗争,没有纳入解放世界或遵循国际主义,我们势必将陷入回殖民统治时期的压迫世界。”

    抹除集体记忆

    法蒂亚指出,左翼的抗争受到英殖民政府,乃至国阵政府的各种打压,如设立煽动法令、宣布紧急状态、将左翼领袖送进监牢等。

    “这段历史(左翼抗争史)从我们的集体记忆中抹除,可是,这是一段非常重要的历史。”

    她认为,压迫制度一直残留至今,马来西亚仍然受到种族宗教纠纷所困,广大民众也依然受到制度性压迫,连最基本的教育、经济和居住权都成问题。

    法蒂亚说,尽管马来西亚如今已经改朝换代,但改革不是一次性事件,而是必须持续与大众一起集体行动,抵抗根植于社会内部的封建制度,并且挑战分化社会的种族主义和经济不平等制度。

    去年12月,她和大马青年组织组织(Malaysia Muda)为了向青年醒觉团致敬,在吉隆坡主办游行,获得约100人出席。

    法蒂亚语带哽咽地提起,早一天的纪录片放映和论坛分享,让她贴身感受到左翼前辈曾经经历的斗争史,更意识到作为年轻人的责任。

    “他们冒着生命的危险,试图拯救国家、抵抗压迫,为我们每一个建立更美好的马来西亚。接下来,就是我们身为年轻人的责任,完成各种愿景和梦想,实现一个更公平、进步和团结的社会。”

    执政宣传工具

    到了法米惹扎(图中左1)发言的时段,他手持着政府学校的中三历史课本,向观众抛出首个问题:

    “历史课本和教育是否应该成为执政党宣传政治议程的工具?”

    法米惹扎接着向出席者展示,在中三历史课本的<第二章节:马来亚联邦>中,叙述巫统成立的历史多达10页,另有介绍巫统的宗旨、领袖和发展等。

    他说,巫统的确曾经参与争取马来亚独立,但却不是唯一的组织。

    他补充,参与争取独立的政党及团体,还包括其他左翼组织,如马来亚马来民族党(PKMM)。

    他说,该党早在1945年就提出争取独立的想法,而当时巫统根本还没有成立。

    可是,他说,PKMM却只占历史教科书的一段文字,而且资料有出入。

    检视历史课本

    希盟上台后,法米惹扎更关注的是,希盟会否依循国阵的老路,把历史课本和教育视为执政党的宣传工具。

    “希盟是否会突然撤换掉这10页,改为纳入他们的历史。再另加10页,全用来歌颂马哈迪?”

    他指出,明年正逢中三历史课本重新检视的期限,届时希盟检视的方法和过程将会受到关注。

    “他们会采取什么样的过程?是否会把编写过程透明化?如果成立课本编写委员会的话,遴选机制是什么?是否遴选亲希盟的历史专家,还是希盟政党党员?”

    此外,他认为当下应该开始思考,人民在历史课本编写的过程中可扮演的角色,包括历史课本的编写是否应该及如何纳入人民的声音。

    他说明,按照教育部的惯例,政府每年都会轮流检视每个年级的课本,而若有必要,将会重新编写。

    他说,明年刚好轮到中三的历史课本,而目前的版本从2004年初版后一直沿用至今,就算是2009年审视时,也没有经过任何修改。

    只提官方历史?

    法米惹扎提到,国营第一电视台(RTM1)在2009年邀请他上节目,讨论国家历史观点整合的问题。事缘对方知道他拍过一部关于历史的纪录片,即《独立前10年》。

    恰巧的是,另一名受邀嘉宾正是历史课本作者兰拉阿当(Ramlah Adam)。

    法米惹扎笑说,电视台应该没有观赏过他制作的纪录片,因此不知道他的政治立场,以及对左翼历史的关注。

    根据法米,当时他在节目中质问兰拉阿当,“作为历史作家,在书写马来亚联邦和马来亚斗争一章时,为何没有纳入同样参与斗争的左翼团体,如马来青年醒觉团、觉醒妇女会、全马来亚联合行动委员会-人民力量中心等组织,为何没有纳入《人民宪章》、罢市(Hartal)?”

    “为什么撰写课本时只提到官方历史,而没有一并附上替代历史?为什么你只写一方历史?为什么不写替代历史?”

    他转述,当时兰拉阿当解释,必须依据“上头”的指示做事。

    根据法米,兰拉阿当当时还说,学生原本就不喜欢历史科目,如果纳入更多历史材料,会让他们觉得历史科很烦闷;而且,如果纳入各种观点,会让心智未成熟的中学生感到混淆。

    可是,法米惹扎却不认同这种想法。他认为这无形中降低了学生批判性思考的能力,并且强化了学生只能被动学习,而老师是全知全能的单向教育观点。

    这是谁的历史?

    法米惹扎点出,历史课本争议的核心问题,这是谁的历史?

    他说,历史无论是由谁书写、如何书写,总会引来另一方的不满,况且课本篇幅有限,不可能纳入所有观点,

    因此,他说,要如何化解中间的冲突与矛盾成为关键。

    此外,他问,要如何才能够编写一本不会随着执政政府的更迭,而不断改变的历史课本?

    他认为,若历史书写处理不当,就会发生国阵前朝政府所遗留的问题,让学生误以为历史课本中的官方历史,是绝对正确且唯一的历史。

    他倡议可行的方法之一,是大可保留原本的官方历史,但必须明白地告诉学生缘由,同时也要为学生提供替代历史的观点和教材,如赛胡先阿里(Syed Husin Ali)撰写的《马来西亚人民的历史》(Sejarah Rakyat Malaysia)等,让学生从中学习分析和判断的能力。

    因为,他认为,世上没有绝对的事实,历史是经过诠释的产物,其背后会受到权力、观点、立场和价值的左右。

    “如果你支持政府,你就会认为官方历史正确;如果你是亲左翼的人,你就会认为左翼历史正确,反之亦然。”

    “所以,我们要停止视历史为绝对或黑白对错分明。因为历史视乎观点,端看你从哪个角度观看历史。这是我们教育所没有学习的。”

    《前锋报》炒作

    在问答环节,数名出席者追问主讲人是否认同马共残害无辜,并因为不满主持人和主讲人的回应,开始多次打断主讲人的发表。

    之后,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更是一连两日炒作此事,把焦点集中在“承认马共”,还宣称论坛主讲人呼吁政府,把马共的独立斗争事迹写入历史教科书。

    法蒂亚与法米已经双双驳斥《前锋报》。法蒂亚也扬言要向《前锋报》提告。

     

    \

    请切换至桌面视图,以获得更流畅的阅读体验。

    请切换 不,谢谢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