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安华的资讯或有“味精”

希山慕丁莱斯

4 Sep 2017, 9:55 am

Updated 3 年前

A
+
A
-

【今评论】点评社会与政经现象,给你观点

公正党正直多事之秋,政治领袖之间出现意见分歧。

其实,政党、非政府组织,或任何的团体和协会里,浮现不同意见是正常的事情。其实,不同意见甚至是值得鼓励的,以激荡不同的思维。但,公正党如今情况却有所不同。

公正党所面临的意见分歧将在极度关键的时刻,妨碍希望联盟面对第14届全国大选。

就我看来,这些分歧源自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领导方式、手段或方法。

例如:在同一事情上,安华给不同的党领导提供了不同的看法,不同的指示。

比方说,安华给A一种看法,跟他给B的不同,而C也接收到不同的意见。

决策支离破碎

这种做法引发混淆。公正党跟伊斯兰党合作的议程,目前就面对了这种情况。

这种的领导方式、手段或方法并不好。它无法提供迅速和完整的决定。其结果就是支离破碎。

我们必须了解,纳吉把安华囚禁起来,就是为了打断安华对公正党的领导和指导。监狱使安华无法掌握人民脉动,毕竟后者瞬息多变。

坐牢使得安华无法针对日常政治,提供正确而精准的判断和意见。

安华在监狱内无法清楚地接收所有人的意见。在监狱里,资讯是断断续续的。我从坐牢的经验知道,监狱里的资讯不完整,甚至可能已加入“味精”。

应该多书写思考

监狱内,我们的时间多得是。我们得以阅读,我们得以书写,甚至在监狱里,梦游和幻想都不是什么坏事。在牢里,说梦话与谈旧事也不会受干扰。

在我看来,安华应该书写思考,再书写思考。

安华应该书写和思考政治哲学的观点和理论,然后提呈给马来西亚人。

意大利共产党国会议员葛兰西在监狱里完成了《狱中札记》——那是牢里的产品。这本著作至今仍为人所广泛阅读。

印尼共产党领袖丹马六甲的《辩证唯物主义》(Madilog)和《从监狱到监狱》(Dari Penjara Ke Penjara)也是坐牢时所撰写。这两本书依然是重要的知识参考物。

南非曼德拉的《漫漫自由路》也是监狱内的产品。这本书目前依然是政治活跃分子的必读品。

南韩左派爱国分子金芝河坐牢时,仍坚持写诗。这些作品至今仍有重要艺术价值。

安华应该觉察2018年7月即将到来。届时,安华需要准备好一部自己的旷世巨著,赠送给马来西亚人民。

人民期待着安华的旷世巨著。人民不想再听被脚踢、剥光衣服或者受人歧视的自艾自怜的故事。那种故事的时代已经结束。

 


编按:本文作者是希山慕丁莱斯,他多才多艺,身兼社运分子、作家、电影导演、脱口秀艺人等。早年,他曾是著名的学运分子,一度流亡英国,也一度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原文是《Maklumat diterima Anwar ditambah Ajinomoto》,题目乃本刊所加。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