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案”必在大马重演?

詹运豪
(更新:

【今评论】点评社会与政经现象,给你观点

过去数个星期,东南亚最受瞩目的大新闻就是金正男命案。

金正男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同父异母兄长。这宗刺杀案不像朝鲜的一般作风,迄今仍是个谜。

举例,两名在金正男脸上撒上毒物的女刺客并非朝鲜人,而是一名印尼人与一名越南人,而且两人之前跟情报工作并未扯上任何关系。

这宗刺杀案需要一段时间才会真相大白。

有个问题经常被挑起,但却没有令人满意的答复,那就是为何金正男经常来马,而在这一趟致命之旅,他没任何保镖随从。

有可靠的报道指出,他从2010年开始就经常来马,很可能是因为他的亲戚张永哲是时任朝鲜驻马大使。

大家都认为,随着张永哲和家人在2013年被处决后,金正男就应该远离大马。

大马约有两万韩国人

无论是在大马国内外,鲜为人知的是,大马有个非常活跃的韩裔社群。约有1万5000至2万名韩裔人在马来西亚生活,绝大部分都是韩国人。

事实上,在马来西亚的韩裔人数之多,甚至足以在吉隆坡形成两个“韩裔镇”,其中一个是在安邦,另一个是在满家乐(Mont Kiara)。

吉隆坡也是少数拥有朝鲜大使馆的地方。数年前开始,你可以乘搭高丽航空,从吉隆坡直飞平壤。高丽航空是朝鲜的国家航空公司,以使用俄罗斯旧飞机而闻名。

很多人也不知道,一些朝鲜人通过朝鲜与砂州政府的特别协议,在砂拉越的矿场工作。

这项协议的不寻常之处是,这些朝鲜人只能为特定的采矿公司工作,不能在马来西亚其他地方工作。

成政治活动者庇护所

马来西亚向来是各种政治活动者的非正式庇护所。这类政治活动者并不受自己国家欢迎。

很多政治活动者利用马来西亚,作为他们进行活动的基地、转接地,或是休息消遣的安全港。事实上,他们大部分都是其自家政府所通缉的人物。

过去数十年有不少例子。

1960年代初,一群与汶莱人民党有关的造反派推翻汶莱苏丹不成后,领导层就获得马来西亚庇护,之后才转到印尼。

菲律宾独裁者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在1986年被迫逃到夏威夷时,他的一些孩子与亲属则搬到吉隆坡,其中一些也在一所国际学校上学。

而在残暴的红高棉统治柬埔寨期间(1975至1979年),柬埔寨王室成员一直住在吉隆坡。

过去10年,柬埔寨已故前国王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的女儿即是柬埔寨驻马大使。

柬埔寨于1994年爆发政治危机时,西哈努克的另一名儿子被逼先逃到马来西亚,之后再逃到法国。

此外,马尔代夫在1990年代出现政治动荡时,数名政治领袖将家人带到大马。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拥有纳扎基集团(Nazaki Group)的扎基(Zaki)家族。当中一名家族成员最终成为马尔代夫驻马大使。

菲分离组织设培训营

自1960年代末和1970年代开始,菲律宾分离组织摩洛民族解放阵线(MNLF)和北大年统一解放组织(Pattani United Liberation Organisation)的很多领袖,公开地在大马生活。

在1970年代初的一段很短的时间内,MNLF甚至在沙巴有培训营。很多在棉兰老岛的其他组织与沙巴有联系,他们的很多领袖,甚至拥有大马身份证。

泰国南部的穆斯林分离主义者也经常在北马四州寻找庇护。北大年的一些马来人拥有泰马双重国籍,也不是件稀奇事。

事实上,其中一个北大年的分离主义领袖万阿都卡迪(Wan Abdul Kadir Che Wan ),其组织名为“团结”(Bersatu),他曾在位于鹅唛(Gombak)的伊斯兰国际大学担任讲师。

当他的身份在2004年遭媒体揭露时,大学声称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其实,他一直定期联系在泰南担任调解人的马来西亚保安人员。

亚齐独运领袖被枪杀

自1990年代起,亚齐独立运动(Gerakan Aceh Merdeka,简称GAM)的营运总部设在吉打。2000年,亚齐分离主义领袖德古东祖法里(Teuku Don Zulfahri)在吉隆坡吃午餐时被枪击而死。

在2004年海啸以后,亚齐恢复和平,独立运动的领导层移回亚齐。不过,至今亚齐和大马的派别仍有家庭关系。

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激进组织伊斯兰祈祷团(Jemaah Islamiyah)精神领袖阿布巴卡巴士尔(Abu Bakar Bashir)受到苏哈多政权追捕,而在柔佛州生活了17年。

巴士尔不只是大马永久居民,还在大马协助创办宗教学校,甚至收留不少印尼政府通缉的武装分子。

2014年,两名缅甸政治人物在吉隆坡一家酒店前被同乡枪击,其中一人是国会议员埃貌(Aye Maung)和若开邦民主联盟(Arakan League for Democracy)主席埃达昂(Aye Thar Aung)。

众所周知,大马拥有庞大的缅甸社群(包括罗兴亚人),他们有些是政治流亡者,仍然活跃于缅甸政治。

扎基乃克受大马欢迎

最近一次在大马公开露面的政治流亡者,要属备受争议的印度保守派伊斯兰宗教师扎基乃克(图中左者,Zakir Naik),他以伊斯兰研究基金会的名义运作。

印度和孟加拉政府指控他,鼓舞年轻人加入“伊斯兰国组织”(IS)。他也因发表仇恨言论,遭数个西方国家禁止入境,包括美国和加拿大。

早在2013年,大马政府甚至颁发Ma’al Hijrah 杰出人物奖给扎基乃克,且由国家元首颁赠。

最新的报道指出,大马建议他在行政首府布城设立办公室,若非获得大马政府支持,这并不可能发生。

不必对政治暗杀惊讶

那,这一切是什么意思?意思是,政治暗杀事件偶尔会在大马发生,而我们不必感到惊讶。

金正男能够自由进出大马,因为大马长期允许他国的政治流亡者自由进出。大马也有相当大的韩裔社群。

只要大马继续允许活跃的政治流亡者在此生活,和大马无关的政治暴力仍将在大马国土发生。

金正男命案并非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作者詹运豪是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学院主任。原文‘Killing Kim’刊于《new mandala》,由苏颖欣与李龙辉翻译。本刊获得授权转载。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