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与IPIC谈判破裂?

(更新:

一马公司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爆发65亿美元的金融违约纠纷后,虽然大马寻求两方和解,但《华尔街日报》报道,谈判已宣告破裂。

《华尔街日报》昨日引述匿名消息指,IPIC和大马政府于去年12月几乎达成协议,即大马政府必须支付12亿美元,作为和解的首步。

“但大马最后退出,因为首相的顾问团不满(和解)协议。”

如此一来,报道说,一马公司与IPIC的纠纷料将进入国际仲裁庭审理。

“阿布扎比一名高级政府官员指,大马政府在2016年底要求解决纠纷,他们本来有诚意展开谈判。”

“但踏入新的一年后,谈判的诚意消散,而在付款方面,也没有任何进展。”

《华尔街日报》声称已联络大马政府及一马公司,但双方皆没回应。

IPIC与一马公司爆纠纷

2012年,一马公司发行35亿美元债券收购发电厂时,取得阿布扎比主权基金IPIC的担保,条件是一马公司必须向IPIC支付14亿美元抵押金,同时允许IPIC收购发电厂的49%股权。

惟双方在2014年同意结束合作,而一马公司用近10亿美元赎回IPIC的收购权。

《华尔街日报》2015年9月连续揭露,一马公司原应支付IPIC的14亿美元抵押金和近10亿美元的赎回金“失踪”。根据总稽查司报告,一马公司已付钱,但IPIC或其子公司阿尔巴投资(Aabar Investments PJS)的财报都不见这笔钱的记录。

去年4月公布的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揭露,一马公司管理层于2012年,在董事局不知情下,支付13亿6700万美元给一家称为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Aabar Investments PJS LTD,简称阿尔巴BVI)的企业。一马公司较后也再分3次给它支付21亿4300万美元。

双方纠纷上国际仲裁庭

报告声称,这家设立于英属维京群岛的阿尔巴BVI身份有虞,跟IPIC子公司阿尔巴投资的名字相近,仅多出3个字。

IPIC已经与阿尔巴BVI撇清关系,坚持未收过上述两笔款项,同时启动追款行动;而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后来则声称,一马公司可能卷入一次“庞大诈骗”。

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总结时认为,一马公司管理层和董事局管理不当,更点名前一马公司执行长沙鲁哈为必须负责的对象。

一马公司与IPIC于去年7月决定,将这项纠纷带上伦敦国际仲裁庭解决。

第二财长佐哈里之后向新加坡《海峡时报》透露,负责监管一马公司的财政部正在接触IPIC,寻求两方和解。

英国《金融时报》之后曾报道,中国将协助一马公司解决它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的财务纠纷,但一马公司主席兼财政部秘书长依尔万已否认报道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