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贼当道,死敌泯仇闯关
——点评2016年政局


(更新:

【今评论】点评社会与政经现象,给你观点

7月20日凌晨,正当人们酣睡入梦,美国司法部长林奇逐字读出“一马公司”、“一号官”等,宣告一马公司数以百亿令吉计公帑遭窃取。一梦醒来,“一号官”当道,大马沦为“盗贼统治”国。

“一号官”、刘特佐、里扎、卡迪、阿末巴达维、阿鲁甘达、杨家伟……全球七国彻查一马案,充公行动136页诉状,揪出一只只“华尔街之狼”;百亿公帑化为盗贼统治权贵的私人专机、游艇、名画、豪宅;瑞意、安勤、渣打、皇家顾资等相继倒闭、罚款、身败名裂。

筑建七年,一马公司这座纸牌屋终在全球坍塌离析。

七国彻查一马案,在在表明此为国际洗钱大骗局,“捐款”说辞不攻自破;“一号官”是谁,却始终只有“傻子”才不知,但丑闻在马犹如“国王的新衣”,人人皆知,无人敢言。

总检察长一换,旋即宣告纳吉无罪,国行、反贪会巨头若非卸任,则是调职,公账会报告避谈纳吉,一马案扫入地毯下。警队动辄祭出危害国安、破坏议会民主罪名对付异议。

霎时间,“国安公敌”围城,净选盟、律师公会、《当今大马》、在野党人士与“恐怖分子”同罪,传召、盘问、拘禁成了黄潮领袖的日常行程。

就连“民意殿堂”国会,人民代议士乃至于部长质疑一马公司,议长也一一以“妨碍司法审理”之名挡下。反之,擅闯国会滋事者,红衫军捣乱者,案件草草了事。

就在在野势力步调未稳之时,纳吉成功安内,举党上下效忠纳吉,造反派一个不留,又在砂州选举与双补选所向披靡,开始击起渔阳鼙鼓,欲乘选区重划之势,为第14届大选定调与布局。

死敌泯仇闯关

自吉打大臣更迭后,马哈迪不再在党内发明枪暗箭,第二度出走巫统,从体制出来反攻体制。

就在在野党群龙无首之际,年逾九旬的他起笔疾书《公民宣言》,发起倒吉大会,酝酿在野党大结盟,扮演贯穿本年政治的主角。

造反派败走巫统,马哈迪即共组团结党,以一党领袖姿态,与其他政党谈判,正式加入政党政治擂台。他还亲赴法庭,与宿敌安华时隔18年再度聚首,念兹在兹,乃在野党来届大选“一对一”绊倒国阵。

不过,在野大联盟尚缺伊党这块关键拼图。伊党仍难抵“伊刑法”魔笛,与巫统渐靠渐近,同昔日盟友背道而行。

纳吉在巫统大会一声“穆斯林大团结”,哈迪阿旺与之同台捍卫罗兴亚,伊党主敌转为公正党、行动党,鲜少批评巫统。巫伊联手成事,大选必现多角战,最大赢家非巫统莫属。

朝野纵横捭阖

马哈迪以一己之力,牵动政治版图大地震,力图联合在野政党,但除了伊党,其合纵功成仍荆棘满途,包括希盟内部、与团结党的矛盾等。

砂州选举期间,行动党与公正党议席寸步不让,互不站台;而林冠英卷入购房官司,槟州闪选一触即发之际,再度扯出希盟两大党“保党或保联盟”的利益拉扯,及大选布局的不同算盘。

诚信党成立一年有余,在双补选顿显难撑大局;公正党延续民联模式,在行动党、诚信党及伊党之间充当桥梁,质疑声却不断。

反观团结党,从跻身在野党一员,至缔结选举联盟,开始威胁公正党在野党“盟主”地位,甚至首相人选也成了烫手山芋。而议席分配等课题,也恐在大选跫音将至之时逐一浮现。

马哈迪“下野”声势虽大,但吹起马来反风,掀巫统退党潮以致诸侯倒戈,仍是未知数。更甚的是,他任相22载,人权劣迹累累,破坏体制罄竹难书,始终未曾说出一声道歉,令不少人拒以释怀。

《公民宣言》洋洋37点,皆以倒吉为旨,毫无新意;团结党更区隔“正副党员”,非土著沦为二等党员,重返种族老路,实为一大退步。

这也导致公民社会对马哈迪抱有不少质疑。黄潮再起之时,一见马哈迪上台演讲,部分示威者掉头即走,正是这种情绪的体现。

况且,在野党执政多州近十年,地方选举、资讯透明化等政改承诺半吊子,而今跟马哈迪同路,又未见立新,加深权谋计算压倒改革追求的担忧。

绝望之为虚佞

纳吉为保权位,在内捣坏政制,肃清异己,且大搞白色恐怖,发起“黄后行动”,“招魂”索罗斯;在外则倒向中国,以解一马危机,意在充公行动后掣肘美国。

不过,一马案始终是一颗计时炸弹,国际调查一旦引爆,非但政局动荡,纳吉相位难保,殃及的恐怕还是国家与人民。

面对纳吉外阴内刚的铁腕政治,体制助纣为虐,嘉玛、红衫军气焰嚣张,老百姓愤怒无助,却对在野党、公民社会”与马共舞”困惑不已。

2016年,国际乃民心躁动、“外来者”主导政局的一年——川普当选、英国退欧、欧洲极右政党伺机崛起。席卷全球的反建制浪潮,反映人民不信任体制和陈腐的精英论述。

在大马,人心同样惶惶,纳吉只顾维系政权,无暇且无力回应危机;而在野精英偏重变天,轻忽改革愿景,论述一成不变而招怨。

政局幽冥,经济衰坏,马币狂泻,国际地位日降,有者愤慨不平,有的彷徨无助,更多是冷感乏力,对强悍外来者的虚幻期待,像幽灵般徘徊不去。

只是一些人选择自救。4万人黄潮不顾红衫军恐吓上街争民主,法米惹扎与祖纳的艺术呛声,艾妮斯年轻而坚毅的脸孔,玛丽亚烛光会映照下的个个身影,总是我们狂奔到体力尽散,投降放弃前,再起来一次的动力。

我们这代人,经历过308海啸的版图转移,见证过505政党轮替的一步之遥,“改变”的火种,始终在心中未灭,推动我们奔向民主、自由、平权的理想国。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相关阅读:

民联逝矣,巨灵益恶——点评2015年政局

十亿美元资产与热辣“咖喱” 认识美国追回盗窃资产行动

美国诉状提及36次 “一号官”做了什么?

戳破一马公司案官方论述 美国文件解答三笔资金流

净选盟逆潮中站稳脚步 政改尚缺阿基米德支点

警方两手策略封堵黄潮 集会者自主“水落石出”

茅草行动29年后:马哈迪是时候向受害者道歉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