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望生反伐木抗争十问:
为何原住民丹政府起冲突?

(更新:

【今分析】以简单直接的语言,为你梳理脉络。

话望生原住民与伐木商和丹州政府之间的纷争已有多年。本月初,54名原住民因设路障抗议伐木被捕和扣留,让事件再度成为焦点。

原住民为捍卫习俗地,不畏被捕,事件后再度在原地设置路障阻挡伐木活动。

《当今大马》为读者整理这场冲突背后的来龙去脉。

一、抗议伐木的丹州原住民是谁?

涉及抗议伐木活动的原住民,是话望生的特米亚族(Temiar)。特米亚族有大约2万人口,是半岛18个原住民族群之一。

一些特米亚族已适应现代生活方式,但也有相当大部分的人口仍然栖息在霹雳、彭亨和吉兰丹边界的森林保育区。

生活在森林保育区的原住民仍高度依赖自然生态环境,以猎取食物为生。

二、他们居住的永久森林保育区发生了什么事?

与大众的想法相反,在森林保护区的伐木是被允许的。森林局设下每年各州砍伐数目的上限。

树木被砍伐后,则原地必须再植。

吉兰丹永久森林保育区的面积,自2008年以来一直都没有太大变化,维持在62万3849公顷左右。

三、伐木状况更严重了吗?

根据半岛森林局的年度报告,吉兰丹永久森林保育区的伐木量有所下降,从原本的144万立方米,跌至2015年的88万7666立方米。

不过,这个数据并未计算非法伐木的数量。

 

 

 

四、那为何特米亚人投诉?

伐木量的减少并不意味着伐木活动有所缓解。

这可能暗示着高品质木材的数目减少,使伐木商必须到他们未曾砍伐的地区寻找木材,因此将加剧破坏。

同时,也有非法伐木活动在进行中。

比照1984年和2016年的卫星图像,可以清晰看到森林被逐步破坏。

《当今大马》曾报道,原住民投诉伐木活动导致水源受污染,淡水鱼死亡。

天然树木的减少,也意味着传统草药愈发难以获得。

五、伐木重植的规定是如何的?

树木被砍伐后以种植商业作物取代,近年在大马崛起的是克隆橡胶木(Timber Latex Clone,TLC)计划,在大马森林局条例下获允。

除了生产橡胶汁获得直接收入,其木材也适用于家具工业等。

根据吉兰丹2006年至2015年森林管理计划的第一次中期审查,克隆橡胶木占林业生产总值的20%。

然而,橡胶木并非天然果树,不是特米亚人的食物来源。

六、商业种植更能提供就业机会,不是吗?

破坏天然森林,以商业作物取代,并要求原住民朝九晚五的工作,并不是特米亚族作为采集猎守民族的生活方式。

七、为何需要在吉兰丹砍伐这么多树木?

伐木是吉兰丹州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自2010年以来,就有5年的财政预算中,森林局的收入占州政府收入的25%以上。

吉兰丹政府预料森林局收入在2017年可达到1亿7720万令吉,是总收入的27.81%。

 

 

 

八、特米亚族如何抗议?

话望生的特米亚族自2012年起就设下路障,不过在执法当局或伐木商涉入破坏路障后,他们只好无奈让步。

例如,2012年1月4日,约300名原住民在甘榜巴力(Kampung Parit)和甘榜兰博(Kampung Lambok)设立两个路障,最终13名原住民与1名律师被捕,当局之后也焚毁路障,迫使他们放弃。

不过,特米亚族在今年越加频繁设路障,而他们也拒绝撤下路障。

今年,州政府批准位于特米亚族生活圈的新伐木区,激起原住民在9月26日再次设下路障,不过在两天后就遭拆除。

10月份,他们再新建三个路障,并成功持续了一个月,在11月29日和12月1日被拆除,执法当局更逮捕了54人,他们被扣两天后获释

12月10日,他们重建被摧毁的三个路障,并计划在今天生效。

九、所有话望生地区的原住民都支持路障吗?

不是。半岛原住民协会吉兰丹主席阿忠阿朗(Ajom Alang)说,他虽然反对环境破坏,但设立路障是可耻的,因采取对抗路线并不符合原住民的方式。

郭部落(Pos Gob)村长李曼阿朗(Liman Alang)也报警投诉人权律师西蒂卡欣,指她造成原住民社群不和谐。西蒂是设立路障的原住民的代表律师。

十、丹州政府如何回应?

12月3日,丹州大臣阿末耶谷宣布,郭部落(Pos Gob)的973公顷土地将会被划入原住民保留区,不过这目前这仍未宪报通过。

他也说,另外分配1万5000公顷的永久森林保育区,给原住民觅食。

不过,吉兰丹甘榜原住民网络秘书慕斯达法阿隆(Mustapa Along)说,丹州政府宣布这项政策时未曾征求当地社区的意见。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