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当今》有议程


(更新:

【今评论】点评社会与政经现象,给你观点

红衫军前几天来《当今大马》示威,其中一两个支持着带着“V怪客”的面具炫耀。讽刺的是,红衫军宣称,这次示威是为了保卫民主;而V怪客面具容的主人,即蓋伊福克斯(Guy Fawkes)在1605年“火药阴谋”事件中,却是伙同一群英格兰天主教徒,企图炸掉英国国会大厦,惟最终以失败告终。

一些人以为,所谓的民主就是数年举行一次选举,人们选出属意的候选人,赢得多数席位者执政,然后没有啥了,事情就是这样而已。于是乎,在选举前后举行抗议示威,就是破坏议会民主,或企图以“非民主”手段推翻政府。

最新情况,新闻业也进入“威胁”民主的名单之列。警方近期调查《当今大马》,宣称要查明收取美国金融大亨索罗斯资金一事。那些质疑《当今大马》的人认为,如果领取外国资金,就等于新闻编辑方针听任外国势力的摆布,并且潜藏着推翻政府的政治议程。

我们试着开诚布公,看看过去的11个月《当今大马》报导了什么新闻。

持平报道朝野新闻

今年1月,《当今大马》报导,蒙古女郎案次被告西鲁(Sirul Azhar Umar,见图)在网上预制的短片中露面,坚称首相纳吉与该案无关。法庭一度判决西鲁无罪,西鲁随后逃至澳洲。今年1月,联邦法院判处西鲁和阿兹拉罪成死刑。西鲁因证件过期而被扣留在澳洲移民扣留所。

如果《当今大马》编辑部真的听命于索罗斯,并且有意推翻马来西亚政府,还会报导那样的新闻吗?这不是简单的逻辑就可明了的吗?

5月,《当今大马》刊登从狱中传出的安华信件,其中批评《公民宣言》有不足之处,“从原则而言,它依然是马哈迪的文件,残缺而且观点不符合改革议程。它只聚焦在纳吉须因一马公司丑闻而引咎辞职。”

按照一般理解,当时公民团体刚与马哈迪达致共识,一同发动倒纳吉运动,报导安华这样的言论,不就是等于心有不轨,企图阻拦和搞破坏吗?

《当今大马》也刊登多篇文章,批评在野党和马哈迪(见图)携手合作。这不是会与所谓索罗斯企图推翻纳吉政府的议程背道而驰吗?这样的批评,难道不是在质疑在野党,并削弱对抗纳吉的力量吗?

《当今大马》常被指为与民主行动党共谋,可是却报导一连串有关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涉嫌贪污的新闻,没有过滤掉这样的新闻,服务所谓的政治议程。

除了刊登批评以及为林冠英(见图)辩护的文章,《当今大马》的【今分析】专题报导,则是梳理林冠英廉价购屋案,胪列指控以及相关资料。读者可以自行判断其中的纠葛,《当今大马》并没有单方面地为林冠英辩护。

9月底,《当今大马》收到亲首相及跟国阵有关人士提供的电邮,指称《砂拉越报告》网站收取某方面的资金,以便发动一系列的运动攻击纳吉。

上个月,《当今大马》率先报道《维基解密》(Wikileaks)的一篇报导,其中揭露索罗斯涉及在美国华盛顿发动游说,试图倒纳吉。

若说索罗斯是《当今大马》的金主,则有什么逻辑,这家媒体要揭露此事?

上周,首相携带家眷乘坐专机访问中国遭外界批评,《当今大马》的新闻引述深谙外交事务专家的说法,即这是一般惯例,并无越矩之处。

如果《当今大马》谋划推翻纳吉,那为何要浪费时间和资源做那份报导?

确保掌权者向人民负责

其实,只要简单地搜索一下,就会发现《当今大马》曾刊登许多批评在野党及其领袖的文章。

还不要忘记,《当今大马》大幅报道了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率领红衫军的行动——正如其敌手,选举改革组织净选盟所获得的报道一样。

在训诫《当今大马》应如何做好新闻之前,质疑者应该同样地检视主流媒体,看看它们是否也以同样标准刊载批评当权者的言论。

是的,《当今大马》有自己的议程,那就是要确保另类观点也有发表的空间,鼓励各种观点相互竞争,以便掌权者和公共机关向人民负责,并奉行良善治理,乃至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

换句话说,《当今大马》致力推进马来西亚的议会民主,而不是扼杀民主。


编按:作者是《当今大马》执行总编辑阿南(RK Anand),本文乃其“Yes! Malaysiakini has an agenda”的全文中译。


相关文章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