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破一马公司案官方论述
美国文件解答三笔资金流


(更新:

【今分析】以简单直接的语言,为你梳理脉络。

美国司法部发起充公行动,诉状抖出大量一马公司案内情,非但与大马官方说法相左,甚至解答了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中,所无法追溯的部分资金去向。

《当今大马》梳理了136页的法庭文件,将之对比官方说辞,并尝试回答公账会在野党成员所提及的不明资金流。

(一)420亿令吉有没消失?

当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出炉后,公账会主席哈山阿里芬第一时间宣称,报告证明一马公司所欠下的420亿令吉并没“消失”,一马公司资金没遭挪用。

不过,美国政府的诉状跟哈山说法不同,而公账会的五名在野党成员更列出4道疑问,指总稽查司也无法核实,一马公司至少70亿美元(280亿令吉)的资产与汇款。

这些一马公司的不明资产与汇款包括:

  1. 向Good Star有限公司支付的10亿3000万美元;
  2. 向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支付的35亿1000万美元,作为“可退还抵押金”丶“终止期权”和“额外保证”;
  3. 一马公司全球投资有限公司的15亿6000万美元投资;
  4. 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价值9亿4000万美元所谓的“单位”;

美国政府上周三所发布的法庭文件,解答了首三个资金去向,而这些挪用资金的过程,分成三个阶段

《当今大马》接下来将逐一细察首三个资金流的去向。

(二)油田计划如何流入刘特佐“油田”?

一马公司在2009与2011年,分两次向Good Star公司支付总共10亿3000万美元。根据美国诉讼文件,Good Star公司属刘特佐拥有,而刘特佐利用部分的钱来购买豪宅与喷射机。

早在2009月9月,一马公司成立后,首宗交易即是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联手,合资25亿美元投入油田计划,孰料油田的肥水,尽是流入刘特佐的“油田”。

这一切是如何发生?

美国诉状揭露,“一号一马公司领导”、“二号一马公司领导”等人隐瞒董事局,且误导银行,把一马公司投资的其中7亿美元,转至Good Star公司的瑞士顾资银行(RBS Coutts)账户,并谎称Good Star属沙地石油公司所拥有。

美国司法部列举银行资料,证实此账户为Good Star有限公司所有,而刘特佐正是其幕后持有者。

这点与公账会报告指Good Star公司乃是沙地石油国际公司子公司的说法相左。

此外,虽然政府声称《砂拉越报告》利用经篡改的文件揭发一马公司丑闻,而封锁了该网站,但美国司法部这项揭露,却与《砂拉越报告》在2015年的爆料不谋而合。

美国文件续指,数名一马公司领导在两年后食髓知味,故技重施,趁着一马公司发行伊斯兰债券,假联营公司为幌子,再把3亿3000万美元转至Good Star公司。综上所述,刘特佐中饱私囊,总额至少10亿3000万美元。

消失的10亿3000万美元巨款,究竟流向何处?

Good Star公司在2009年与2011年,透过多宗转账,分别把3亿6800万美元与3亿8900万美元,汇入美国律师楼Shearman的律师专用账户(IOLA)与阿布达比-科威特大马投资机构(ADKMIC)的瑞意银行账户。

资料显示,刘特佐在2009年甫获第一笔资金后,就在一年之内猛砸数千万美元,用以租凭豪华游艇与专机,购买珠宝,到拉斯维加斯豪赌,甚至把数百万美元汇给姐姐刘敏宁。

根据诉状资料,以下是2009年10月至2010年10月期间,刘特佐部分奢华花费:

  1. 凯撒宫酒店与赌场:1200万美元
  2. 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1340万美元
  3. 陈金隆:1100万美元
  4. Jet Logic有限公司:400万美元
  5. Rose Trading(香港珠宝行):308万美元
  6. 刘特佐姐姐(刘敏宁):350万美元
  7. Yachtzoo(豪华游艇公司):269万8000美元
  8. Argent设计有限公司(英国室内设计师):228万8000美元
  9. Excel Air:67万美元
  10. Skyline Private Air:46万美元
  11. Billyon Air:15万5000美元

此外,刘特佐也被指在一年之内,在美国纽约与加州比佛利山购置三个房产,还不惜耗费3500万美元,购买私人豪华飞机

2011年,刘特佐再囊获3亿3000万美元,又透过阿布达比-科威特大马投资机构户口,添购纽约时代华纳中心顶级豪华公寓、美国加州洛杉矶奥里奥尔(Oriole)豪宅,还入股EMI唱片公司,乃至投资电影《华尔街之狼》。

Good Star公司诈骗案,尚有一笔资金流乏人关注。

诉状揭露,Good Star公司在2011年2月18日与6月10日,分两次汇入沙地石油国际公司首席执行员达列奥拜(Tarek Obaid)户口,共计2450万美元。

“在数天之内,上述款项的2000万美元,转移至一个属于一号大马官员的户口。”

诉状并未追踪“一号大马官员”如何使用这笔资金,但这说明早在2011年,“一号大马官员”即在一马公司资金流中获益。

(三)发电厂投资如何变身为《华尔街之狼》?

一马公司在2012年,托高盛集团发行两批债券,总值35亿美元,以收购独立发电厂。不过,公账会在野党成员指称,总稽查司无法追溯这笔钱的下落。

美国政府的诉状指出,部分资金最终流入首相纳吉继子里扎的红岩电影公司,用以拍摄电影《华尔街之狼》。

根据诉状,一马公司把发行债券所得的其中13亿6700万美元,转入英属维京群岛的阿尔巴PJS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阿尔巴BVI)。这笔钱,最终用以偿还赌债、购置豪宅,乃至于投资《华尔街之狼》。

阿尔巴BVI乃两名国际石油投资公司高管所有,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子公司阿尔巴PJS投资有限公司名字相似,却与IPIC毫无关系

阿尔巴BVI吞下巨款后,把其中11亿美元汇入黑石亚洲地产伙伴公司,黑石再把近8亿美元转入4人户口。

这4人是首相纳吉继子里扎、“一号大马官员”、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前执行董事兼其子公司阿尔巴投资PJS公司前主席卡迪(Khadem Abdulla Al Qubaisi)和前阿尔巴投资PJS公司首席执行员阿末巴达维(Mohamed Ahmed Badawy Al-Husseiny)。

其中,里扎接获2亿3800万美元后,向刘特佐购下英美豪华房产,与刘特佐、奥斯卡影帝李奧纳多(Leonardo DiCaprio)等人在拉斯维加斯豪赌作乐,还用来资助红岩电影公司,开拍《华尔街之狼》。

诉状并未说明,阿末巴达维如何使用这笔巨款。但却详列卡迪在2014年短短数月内,以近8600万美元,在纽约与加州比佛利山购入三个房产。

无独有偶的是,里扎于2014年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曾否认电影资金涉及大马公帑,但承认主要金主是阿末巴达维。

(四)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资金流入“一号官”口袋?

今年1月,总检察长阿班迪言之凿凿,鉴定“6亿8100万美元款项”乃“沙地王室毫无条件的捐款”。不过,美国司法部却揭露,这笔款项并非来自沙地王室,而是Tanore金融机构,其背后持有人,正是陈金隆,即刘特佐生意伙伴。

2013年,一马公司发行30亿美元债券,与阿尔巴PJS公司合作,投资发电厂与房地产,包括以第二任首相拉萨为名的国际贸易中心。

政府甚至发出“支持信”,担保这笔债券,但根据美国司法部诉状,一马公司获得债券收益后,并未按计划行事,把收益投入到阿布达比大马投资公司(ADMIC),而是把逾15亿美元转入三家位于加勒比海群岛的公司,再把12亿6000万钱转回Tanore金融机构等。

就在2013年505大选前夕,Tanore金融机构在短短四天之内,分两次将6亿8100万美元,转入“一号大马官员”Ambank户口。

吊诡的是,“一号大马官员”只是把6亿8100万美元“袋住先”,在数个月之后将其中6亿2001万715美元,“退还”Tanore金融机构,动机未明。

诉状并未解释,“一号大马官员”尚未退还的6000万美元,究竟用在何处。

“一号大马官员”并非这宗交易的唯一受惠者。资金辗转多时,最终流入刘特佐家族户口,购入纽约酒店股份,而刘特佐还疑施展“乾坤大挪移”,透过代理竞标画作,再以“礼物”形式送回给他。

(五)美国充公行动还没解开什么谜团?

根据公账会在野党成员所挑起的疑问,美国追回盗窃资产行动并没提及,一马公司投资现金变成“投资单位”究竟是什么,相信是因为这些资金并没经过美国金融系统所致。

公账会报告指出,这个“投资单位”也是源自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的联营计划。

一马公司在2009年9月为这项计划投资10亿美元。但联营计划告吹后,该公司并没马上取回资金,反而再贷款沙地石油国际公司8亿3000万美元。

2012年9月,一马公司终于取回总值23亿1800万美元的资金,并存放在开曼群岛。

2015年初,一马公司终于分两次从开曼群岛撤出23亿1800万美元。不过,一马公司却透过子公司Brazen Sky掌控这些单位,通过新加坡瑞意银行托管。

去年3月,财政部指称,一马公司把从开曼群岛撤回的11亿美元现金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公司。不过,财政部在同年5月改称,那只是“资产”,而非现金。

之后,一马公司又声称与财政部出现沟通失误,声称那从来都只是“单位”(units),而非现金。

许多在野党领袖,乃至前首相马哈迪都质疑,这笔11亿美元现金是否已消失?

这仍是一大疑问。


相关文章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