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种族主义的崛起

林德宜
(更新:

【今评论】点评社会与政经现象,给你观点。

最近有人撰文,比较了政府和本地伊斯兰社群给两名穆斯林访客的待遇,其中更提问,为何宗教师扎基乃克(Zakir Naik)和学者阿都拉西(Abdullahi An-Na’im),以及他们所传达的讯息,会在马来社群得到如此不一样的反应。其实,马来西亚人都应该问这个问题。

透过演讲和公开言论,这两名访客传达了截然不同的主题。

学者阿都拉西提供一个更具人道意识、理性和稳固的伊斯兰版本。反之,宗教师扎基则呈现保守而极端的伊斯兰,他宣扬伊斯兰是一个更优越的宗教,提供简单却受到穆斯林群众欢迎的观点,包括如何应对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群体(LGBT)、非穆斯林少数群体、叛教者、在伊斯兰国对待其他信仰的方式、世俗主义的邪恶等等。

许多人也曾经提出类似的质疑,即为何大马伊斯兰走向强硬路线,并抛弃其传统的中庸根基,以及跟兴都—佛教价值的关联等。

同样的,捍卫世俗主义或倾向世俗立场的声音,例如由前公仆所组成的G25杰巫组织并不受落;反之,蛊惑人心的红衫军,或伊斯兰国(ISIS)般的极端组织却受到马来人的欢迎。

两名学者最近发表的研究,让我们得以一窥大马保守和强硬伊斯兰的崛起。阿末法乌兹(Ahmad Fauzi Abdul Hami)在其论文“东南亚的伊斯兰国:内化的瓦哈比主义是主因”(ISIS in South-East Asia: Internalised Wahhabism is a Major Factor)从政治发展的角度,剖析萨拉菲主义(Salafism)的极端世界观,如何从1970年代开始透过瓦哈比(Wahhabi)的品牌发挥影响力。

另外,阿兹哈(Azhar Ibrahim)的部落格文章“马印世界的世俗想象:话语及公共领域中的抵抗及静默回应”(Secularism as Imagined in the Malay-Indonesian World: Resistance and its Muted Counter Responses in the Discursive and Public Realms),依赖文化人类学及历史学的方法,阐释穆斯林知识分子如何无法跟反世俗主义者论辩和竞争。

学者的“种族因素”盲

这两名学者的文章虽然有用且及时,但他们的讨论却忽略了种族因素,而马来种族主义的致命张力可能是大马保守和反动伊斯兰意识形态和实践近年趋强的关键或主要原因。

虽然正统伊斯兰思想拒斥种族及种族主义,但有确凿证据显示大马伊斯兰主义的复兴,跟反非马来人情绪高涨,以及针对非马来人及非穆斯林社群的种族中心主义有关。

大马伊斯兰社会的社会经济及政治发展中,种族因素扮演着关键角色。但它却往往被忽略,而问题并非仅限上述两名学者,其他许多本地学者也选择忽视,或刻意避开种族因素。

这种回避可能源自他们相信,大马伊斯兰极端主义思想的扩散动力主要来自外部事件,例如中东伊斯兰政治的崛起。

另一种原因或是,他们相信学术或公开——即便是从学术或知识的角度来讨论这种种族因素,将会打开潘多拉之盒,或者无助于个人学术生涯,又或曝露学者本身宗教和种族社群的问题。

然而,最近发生的事情显示,此议题需要被放到学术显微镜下检视,并且开诚布公地去探讨之——即使这样做会被视为挑起敏感议题。

伊教与种族主义聚合

打开这个潘多拉之盒是必要的,因为两种来自宗教和人为的极端意识形态,不断正在聚合,而且还相互强化。两种思想聚合的结果,即某种的伊斯兰法西斯主义正在取代,或者已经取代之前的主流温和派。

虽然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找到众多案例,但“伊斯兰主权”(Ketuanan Islam)与“马来主权”(Ketuanan Melayu)的合流存在着两个明显的例子。

2015年9月,巫统最高理事安努亚慕沙(Annuar Musa )公开承认他是一名“种族主义者”。他在“人民团结集会”(Himpunan Rakyat Bersatu)或称红衫军示威的演讲中,对主办单位所宣称的25万名出席者强调,只要没有压迫其他种族,伊斯兰允许种族主义。

他说,“我是种族主义者,但这是基于伊斯兰(教义)的种族主义。伊斯兰允许种族主义。”根据报道,他也曾经引用先知所言及的一段圣训中的部族主义(assobiyah)来辩护。

这名巫统领袖或许是在演讲中哗众取宠。然而,他的宣告不只反映他对马来西亚伊斯兰种族主义的理解与辩护,也揭露了巫统领导层有着与他相近立场,因为大部分党领袖及成员都未针对安努亚慕沙的言论,表达不同看法。

非马来人不能再沉默

近期,马来民族主义的标志——马来剑出现在伊党大会上,引起马哈迪评论“伊党以前抨击巫统过于民族主义,现在他们反而更民族主义,皆因他们的马来剑比巫统的长。”

“你以马来剑长度,定夺民族主义多寡。马来剑越长,民族主义越强。”

事件的新进展显示种族主义、极端主义已渗入马来社群的伊斯兰思想之中,因此对于非穆斯林与非马来人而言,此事非同小可。

这意味着,在逐渐伊斯兰化的马来西亚当中,非穆斯林与非马来人不能寄望伊党、巫统,甚至是诚信党,或最近成立的某些穆斯林政党、进步伊斯兰非政府组织,或有良知的学者来关注或争取他们的同等权益。

因此,他们只能依靠自身,不应像温水里的青蛙一样,在沉默中错过回应逐渐加剧的伊斯兰与种族主义重生与复辟的时机。

 


本文作者林德宜目前是政策倡议中心执行长,曾受聘为世界银行高级社会科学家。2006年,他担任亚洲策略与领导机构(ASLI)旗下的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Public Policy Studies)主任时,曾发表具争议的土著股权研究报告。本文原本以英文撰写,由实习记者刘存全中译,小题由本刊所加。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