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记者何错?
——说穿砂国阵逃避的真相

黄进发
(更新:

【今评论】点评社会与政经现象,给你观点。

4月21日,在诗巫伊斯兰大厦的一场“伊斯兰家庭与领导”论坛上,土保党原任南甲州议员安努亚(Annuar Rapaee)到底对出席的400名公众说了什么?

一名《当今大马》记者因为报道安努亚的此场演讲,目前面对警方调查。这篇《当今大马》的英文报道,原本标题为“砂拉越穆斯林受呼吁,投国阵保住穆斯林首长”(Vote BN to keep Muslim CM, S'wak Muslims told),在之后被更改为“穆斯林少数受呼吁,不要浪费领导砂拉越的机会”( Don't squander opportunity to lead Sarawak, minority Muslims told )。

这名记者高嘉琪遭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505(c)条文调查。第505条文是针对发表具“危害公众”的言论(conducing to public mischief),而(c)条文则指蓄意煽动。

虽然《当今大马》已经“修改文章内文和标题,以完整呈现安努亚的确切发言内容”,但该新闻网站也坚持原报道无误。因此,有人认为《当今大马》不诚实——首先蓄意炒作该篇新闻,接着拒绝道歉。

听了内容才下结论

《当今大马》已将安努亚的发言录音档发布到网上,但是究竟有多少人先听了内容才做出结论,则不得而知。

这个录音有7分钟23秒,以下是首2分钟发言的文字誊录:

“Masyarakat Islam di Sarawak walaupun bukan merupakan masyarakat majoriti tetap memainkan peranan penting di dalam kepimpinan di Sarawak. Sebab itulah sebagai masyarakat kita harus mempunyai tanggungjawab yang tinggi bagaimana kita hendak memilih ataupun tentukan halatuju kepimpinan di negeri Sarawak ini.

"Kita juga sedar bahawa nikmat di mana masyarakat Islam di Sarawak ini dapat menerajui kepimpinan di Sarawak disebabkan kita dilihat sebagai masyarakat yang bersikap adil bukan sahaja kepada masyarakat Islam, tetapi jugak kepada seluruh masyarakat majmuk di negeri Sarawak ini.

"Maka, tuan-tuan dan puan-puan sekalian, kita harus pertahankan nikmat ini, kita harus pertahankan kepimpinan yang ada sekarang ini supaya terus memimpin di Sarawak ini ke peringkat yang lebih cemerlang. Janganlah kita sia-siakan peluang ini semata-mata disebabkan kita tidak setuju dengan perkara-perkara yang negatif (?), tetapi kita harus melihat masa depan yang lebih cerah dan mengekalkan kepimpinan yang ada sekarang ini yang telah menunjukkan kecemerlangan sejak kita mencapai kemerdekaan.

"Saya menyeru masyarakat Islam khusus di Sibu ini supaya kita harus sedar bahawa walaupun kita merupakan golongan tidak majoriti, kita diberi peluang untuk menerajui negeri Sarawak dan janganlah kita lepaskan peluang ini dengan sia-sia sebegitu sahaja. Itu harapan saya pada pagi ini kepada seluruh masyarakat Islam yang hadir pagi ini."

这个誊录是我做的,并为之负责。我虽然听了六次,但不能确保万无一失。若有任何人为错误,我愿接受指正。

安努亚到底要说什么?

对我而言,以上的演讲究竟该绝对忠于原文报道,还是根据其脉络语境报道,都不是问题。

根据原文,你不应报道“首长”这个词,因为演讲内容中并无提起。

若按其脉络,我们不禁要问:你说的州领导人,若不是指首长的话,是指什么?你说的捍卫穆斯林领导人,若不是指捍卫穆斯林首长,是指什么?

最终,安努亚呼吁穆斯林投票给国阵,因此在砂拉越是少数族群的穆斯林,才能继续掌权,这还不清楚吗?

这就是马来西亚人都熟悉的政治话语——(宗教)族群团结就是力量。

而为什么一个宗教群体需要在政治上团结?显然,因为政治是场零和游戏。如果我们不团结,别人就会抢走我们的“nikmat”(恩赐、幸福)。

安努亚甚至为穆斯林掌政的正当性提出了理由——其对穆斯林及州内所有多元族群皆一视同仁。

曾高压铲除首任首长

我们是否能够同意安努亚的说法,即穆斯林领导砂拉越,是其他族群给于的机会,而不是由西马的巫统在以高压手段拔除第一任砂拉越首长史蒂芬(Stephen Kalong Ningkan)后强加的意志,不是重点。

再者,土保党参选的海滨选区日廊(Gedung),面积只有区区632平方公里,竟然可以只有6712名选民,而砂民进党竞逐的内陆选区马鲁迪(Marudi),面积广达3538平方公里,选民人数竟达1万4085之众,这是公平的体现吗?

说到底,选区划分不均的问题,才是土保党掌握优势的关键原因,而后者则是穆斯林担任首长的基础。然而,这也不是重点。

不过,我们必须承认,安努亚这番话,说得谦逊合理,至少以西马标准来衡量的话。

他承认穆斯林在州内是少数族群,把穆斯林得以掌权视为恩赐良机,更进一步以“公平”为它说项。

他说的因此绝对不是伊斯兰主权、穆斯林主权或是马来主权。

促勿操弄种族课题

因此,当被记者询及时,他以听起来颇恼火的口吻回答:“不,这不是种族主义。我刚才说了,我们一直被视为对所有人都公平。没有种族主义,不要操弄种族课题。”

所以,到底有什么好大惊小怪?

问题非常简单:安努亚若是在各宗教信徒都在的场合里,会对穆斯林听众说一样的话吗?如果他知道对穆斯林听众传达的信息会被《当今大马》拿来做文章,他还会这么说吗?

在西马,巫统领袖即使在多元族群的场合中,也会毫不讳言地要求马来人投票给巫统,以捍卫马来穆斯林领导人。若是在自己的场合,他们会说得更露骨。

许多在西马的非马来穆斯林,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相反的,许多砂拉越人自豪地认为自己不是种族主义者。他们倾向相信宗教和族群议题只会出现在西马或许以及沙巴的政治里,而在砂拉越政治则是无足轻重。

接纳马来亚族群主义

安努亚这番瞄准穆斯林社群的信息,看来是对现实的当头棒喝。

砂州国阵口口声声拒绝“马来亚”政党,事实上却已接纳了马来亚族群主义的剧本——“我们必须团结,那我们自己的人才能掌权。”

或许,这位《当今大马》记者的确应该在“危害公众”罪名下接受调查,毕竟把人家从美梦中叫醒,确实挺危害人的,不是吗?

因此,最重要的问题是:砂拉越人可否接受他们所谓的本土政党,其实已经吸纳了“温和版本”的马来亚政治?

我希望砂拉越选民自己听听安努亚的演讲(至少前面两分钟),自己判断这位《当今大马》记者是否歪曲了他的言论,是否应该被警方调查。

传达不愿面对的真相

是的,新闻自由非常烦人,因为它传达了最不愿面对的真相。

诺斯克里夫勋爵(Lord Northcliffe)曾说:“新闻就是某地某人要掩盖的东西,其余的都是广告。”

因此,请广为分享这个录音,最好连同誊录文字也一起分享。

既然安努亚认为他的演讲并不是种族主义,那他肯定不会介意更多人理解他的真意,尽管那听起来也许有点太“马来亚”了。

注:本文原刊登于《当今大马》英文版,题目为“ Inconvenient truth about S'wak BN's Malayanness ”,由苏颖欣翻译,黄进发校对。

 


 

黄进发是英国艾塞克斯大学比较民主化博士,曾任私立大学讲师,目前是槟城研究院全职研究员。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