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庞克乐的启蒙——
法米惹扎16年社运抗争路

(更新:

【今人物】 告诉你属于他们的故事。

若你密切关注大马时政发展,想必知道社运分子法米惹扎是何人,若你不认识他,也肯定看过他所创作,在网上引起不少关注的首相纳吉小丑图。

有些人甚至也知道,他于去年所推出的《大马ABC政客》涂色书。这个讽刺朝野政治人物的创作,同样在面子书引起热议。

不过,39岁的法米惹扎的学历与创作设计完全扯不上关系。反之,他1995年至1999年在美国求学时,是修读电子工程系。

社运分子因子萌芽

就是那段时期,法米惹扎体内的社运反叛因子逐渐萌芽,拜他当时接触到庞克摇滚乐所赐。

“我在15岁时,就开始聆听庞克摇滚音乐。”

“但我到了美国才接触到更多……庞克乐基本上是反抗乐曲,所以我开始聆听庞克乐,沉浸在歌词之中。”

法米(见图)上周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说,这个庞克次文化,至今仍深深地影响着他。

由此,法米懂得质问权威,贯彻次文化中“自助精神”(DIY),自行学习绘画演唱会海报,不假手于人。

在美国念书期间,法米也投身于反全球化运动。

法米于2000年学成回国,他正值23岁,发现自己错过了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所以非常渴望认识自己的国家。

亲自设计获得好评

于是,法米找上人权之声和国际特赦组织,要成为他们志工。但他马上发现,非政府组织出现宣传问题。

“这些非政府组织都有重要讯息要传达予公众,但没有设计宣传物的经费。若那些小册子不吸引人,民众可能只会丢掉。”

“我想,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由此,法米开始亲自设计这些宣传物,并获得获得这些组织好评,它们开始付费他设计。

他自豪地说,迄今他的收入来源,完全依靠理念其符合的非政府组织,所提供的设计费。

他呼吁其他设计师,也为改变社会出一份力,而非仅将才华用在商业产品与服务上。

“身为平面设计师,我们要扪心自问我们的工作。我要挑战平面设计师们,利用他们技能,向社会传达重要思想,而非只是向社会售卖他们没需要的东西。”

警方逮捕使他成长

社运分子路上,难免会遇上警方打压,而法米从中学习到,不怕警方的胆量。

时光倒流至2004年,人民之声在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外,抗议警方滥用暴力。

年少气壮的法米,携带自己耗费心血创作的抗议图像,成为抵达集会现场的第一人。

孰料,警方援引非法集会罪名即场逮捕17名人,那也是法米首次被警方逮捕。

他是第一个到集会现场的人,也是最后一名获释的人,原因是他在被捕时,手持绘画要用到的折叠刀,结果被误为意图持械行凶。

扣留所这个黑暗教室,不但没阻吓到法米,反之让他不畏警方或监牢,坚定社运这条路。

“这当然不是什么美好经验,但这是成长经历。”

“随后我绘画小丑图(见图)后,有人一直问我:‘你不怕被捕吗?’”

“但我不再害怕。我曾进过扣留室,我知道扣留室长什么样。当人们不再畏惧时,这是最危险的事情。”

如今,法米因为纳吉小丑图,而遭到警方与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调查。

母亲成为重要支柱

法米是家中老二,家乡在瓜拉雪兰莪,但3岁起始搬到吉隆坡。

他父母皆为公务员,已经离异再婚,但他与母亲关系较好。

询及母亲如何看待其社运分子之途,法米兴奋地说,母亲非常支持。

他说,尽管母亲不干预,但却经常担心他,有时会唠叨数句。

“我妈妈让我和兄弟姐妹自行做决定,甚至犯错空间。我从中学习良多……她支持我们的方式,是从不会说‘不’。”

有时法米的母亲会以行动支持他,比如协助处理法米纪录片《独立前10年》中的字幕。

这部纪录片,重新整理左翼全国罢市罢工运动,争取独立一事。

以“占领”广场为傲

在访问中,法米一直批评‘精英’概念,他对朝野阵营领袖左右开弓,炮轰他们是伪君子。

对他而言,参与式民主比代议士民主,更能展现人民力量。

法米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在2011年7月30日所发动的“占领独立广场”运动,亲身实践参与式民主。

虽然面对警方和吉隆坡市政厅不断干扰,但占领运动分子每周聚集商讨课题,尝试达成共识,直到隔年4月28日净选盟3.0集会之日。

法米表示,虽然那场净选盟集会无法对社会带来多大影响,但对他影响深远。

他说,“占领独立广场”运动以手势、规矩和轮流为会议主持人方式,这个做法开始在大马生根。

他感叹,在野党完全没运作,政府可以随意通过任何法案。

“在占领运动,我们不要这样。这就是为何我们集体达致决定。”

“这逼使你聆听意见,尝试找出大家同意的解决方案。”

法米认为,吉隆坡市政厅预算案应有隆市民参与,而非由市长全权决定。

他以巴西的波多阿勒噶(Proto Alegra)为例,指当地居民集体决定市政府预算,市长并无参与其中。

“为何我们这里没有?因为高高在上的权力菁英不欲之。”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