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沙布的“摔唛革命”

吉玛迪
(更新:

【今评论】 点评社会与政经现象,给你观点

1980年代初,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的演讲根本不像现在般——滑稽无比,大抛笑弹。

35年前的他,演讲少有笑噱段子,反而充满激情,就像前天晚上他在双溪毛糯监狱外的那场演讲。

昵称为“末沙布”的他,前晚在监狱外声援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入狱1周年。他在集会上演讲,但只有不到5分钟,没有长篇大论。

一开始,他先向大家道歉,因为他的4名孩子虽是大学生,却比不上印尼的大学生。

接着,他再道歉,因为我国农民及渔民尽管备受压迫,但身为在野党支持者的他们,并没像泰国人民般上街抗议三周。

末沙布一开始演讲时如往常般,并无异样。直到三分钟后,他出人意表地摔唛,让这场演讲成为他政治生涯中的一场重要标记。

“呸,让我们站起来”

在他摔唛后,台下瞬间鸦雀无声。过了片刻,台下群众才鼓掌欢呼。相信在一周之后,他们仍会继续讨论末沙布的这个动作。

但在热烈讨论中,很多人其实忘了,末沙布把唛抛向舞台背景板之前,说了些什么。

当时,末沙布是这么说:“我们要让这种情况继续到几时?我已将近60岁。我们是斗士?抑或只是为了安抚我们身在牢内的兄弟?呸!让我们站起来!”

说完,末沙布愤怒力摔麦克风,然后走下台,结束演讲。

而末沙布口中“牢内的朋友”,正是指去年2月因肛交案罪成而被判入狱的安华。

那些年,革命挂嘴边

末沙布昨日接受《当今大马》问及摔唛事件时表示,未来他的演讲将更严肃。这让人回想起,末沙布在加入伊党初期的风格。

末沙布在80年代出任伊青团团长也是充满激情,加上当时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热潮吹至马来西亚。受此影响,当年的末沙布绝非今时今日的形象。

那些年,末沙布经常大谈世界各地人民起义的事件,嘴边总是挂着“革命”这个词。

每每在结束活动前,末沙布总会带领支持者高喊“不管东方或西方,只要是伊斯兰国家(daulah Islamiah)就好。”而这一举动,必定激起支持者的斗志。

这个口号改编自当时伊朗革命家阿亚图拉(Ayatullah Khomeini )的演讲。阿亚图拉成功推翻统治伊朗54年的巴列维王朝——一个被指是美国傀儡的世俗主义政府。

曾推宗教师领导伊党

当时,伊朗革命席卷全球伊斯兰社群,包括马来西亚,而末沙布正是当时受到这股风潮启发的伊党领袖之一。

末沙布也是其中一名在伊党推动宗教师领导的领袖。据称,伊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也是取材自伊朗“Wilayatul Faqih”的概念。

在那个年代,谁也不会料到,当时还是伊党领袖的姆加希(Mujahid Yusof Rawa,如今已转投诚信党)后来会勤于走访教堂,并与其他宗教社群对话。

伊党在1986年才成立华裔协商理事会(Majlis Perunding Cina),直至伊党支持者俱乐部(Kelab Penyokong PAS),再到后来的伊党支持者大会堂(DHPP),转而走向开放及包容路线。

难与伊党比拼宗教化

当然,往事只能回味,末沙布与大部分伊党开明派领袖如今已另起炉灶,自组诚信党。但作为一个新党,诚信党未来的道路肯定不易走。

诚信党声称,许多吉兰丹的伊党党员加入诚信党。但伊党最近也称,很多诚信党党员已迷途知返,重新加入伊党。

去年6月伊党党选时,末沙布等一众开明派领袖败给党内保守派领袖。而在1月23日的反跨太协议集会上,虽然伊党与诚信党领袖抛开成见共同赴会,但这场集会却出现两个主场的怪象,更有伊党支持者向诚信党领袖报以嘘声。

必须承认,在伊朗革命35年后的今天,伊党斗争已离不开宗教师领导、伊斯兰国及伊刑法这三个重要议程。

没有人可以否决这点,包括认为选举期间不应讨论伊刑法课题的玻璃市州宗教司阿斯里(Asri Zainul Abidin)。

而作为政坛老将,末沙布肯定也清楚了解这个事实。他晓得,与伊党相比,诚信党的伊斯兰色彩可能不够浓厚。

在诚信党内,穿伊斯兰长袍的领袖远较伊党的少。而相较两党的党旗,伊党的“青白”色党旗采用伊斯兰教颜色,向世人昭示这是一个伊斯兰教政党。反观诚信党党旗的橙色,则勾起兴权会(Hindraf)旗帜的印象。

需要一场“及时革命”

诚信党如今可谓起步艰难,就像是30年前伊党的状况。当时,伊党就连要举办演讲,也找不到地方。

曾经是伊党名嘴的末沙布肯定记得,过去他是如何在橡胶树下、支持者住家或顶着烈日在稻田中演讲。

今天的诚信党需要一场及时“革命”,以在政坛中生存。对此,他们必须展现出伊党所没有的特色。

在去年的伊党大会后,伊党与巫统渐行渐近,伊党领袖不只为国阵政府谏言,更在特定课题上合作。

此时此刻,末沙布必须逆流而上,而摔唛正是其中一个象征。他清楚晓得,这应成为诚信党的特色,而不是包容,也不是中庸。

 


 

本文原文为 〈Revolusi mikrofon〉 ,作者吉玛迪(Jimadie Shah Othman)是《当今大马》马来文版主编,由叶家喜翻译。


相关文章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