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拒租赁土地让路开采铝土矿<br>垦殖民面对100万仍不动摇

10 1月 2016, 4:59 凌晨

Updated 5 年前

A
+
A
-

虽然关丹不少联邦土地发展局垦殖民,因为租赁土地予铝土矿业者采矿而一夜致富,但一名垦殖民却坚决不让步,甚至不因100万令吉而有所动摇。

《马新社》访问关丹武吉莪(Bukit Goh)联邦土地发展局垦殖区的一对父子,讲述与铝土矿业者谈判租赁土地交手的经验。

油棕园最终沦为荒地

垦殖民沙瓦尼(Salwani Tajuddin,37岁)指出,虽然许多垦殖民租赁土地获得天降横财,但一部分人士生活开始困苦。

“过去,确实有垦殖民获得铝土矿业者的优渥租金,生活变得奢华了,但这些巨款只能用一时,他们必须要等更长时间,获得开采铝土矿的回酬。”

“有些垦殖民因为钱用完了,被迫成为守卫。他们的油棕园因开采铝土矿而成荒地。”

沙瓦尼讲述本身经历,一名男子在2015年初,献议付他50万令吉,以开采其4公顷油棕园地下的铝土矿。

怒斥愚蠢拒优渥横财

在他拒绝后,该名男子数天后再登门找他,提出翻倍的价码,达100万令吉。

“我再谢绝100万令吉的献价后,该男子怒斥我愚蠢,拒绝这笔巨款。”

据《马新社》报道,该名男子仍不言弃,数月后再回来,献议每月5000令吉,租凭其土地以停放罗里停和储存铝土矿。

不过沙瓦尼再度拒绝。

“我也不愿他们将我的土地作为储存地。当然他们(铝土矿业者)一开始只要置放货物,久而久之他们就开始挖掘土地。”

耗尽横财后一无所有

沙瓦尼经营垦殖油棕园已有18年。由于其油棕园落在路旁,几家铝土矿商对它虎视眈眈。

他续称,本身不愿因滥采铝土矿,而导致油棕园沦为荒地。

“对我而言,向铝土矿业者租赁油棕园的人才蒙损,横财只够你维生一段时间,但土地不会恢复原状。”

无守诺提供清洗赔偿

沙瓦尼父亲达祖丁(Tajuddin Harun,68岁)是当地一家食肆业者。他声称,铝土矿业者没守诺,没有定期向食肆业者和当地住家,分别提供1000令吉和500令吉的清洗赔偿费。

他说,他只在首个月获得1000令吉,过后就音讯杳然。

他表示,他被迫以塑胶布为摊子遮挡罗里引起的铝土矿灰尘污染。

“我的生意大受影响,因为红尘污染,已很少顾客光临。”

王储入股铝土矿公司

关丹铝土矿开采近来出现环境污染争议,当地居民控诉铝土矿开采已污染河流,引发环境与健康问题。

去年杪,关丹部分海边出现“染红”现象,而关丹港口集团 否认 “红海”现象是采矿污染所致。

当地一条河更流浮现 逾千鱼尸 ,但彭亨渔业局却指称,初步鉴定死鱼与铝土无关。

当彭亨王储妃端姑阿兹莎反对铝土矿活动时, 丈夫 却持有铝土矿公司股份。

【延伸阅读】

关丹铝土矿污染知多少?

关丹采矿热(一):尘土弥漫下的贪婪与暴力

关丹采矿热(二):用水银河流换取钞票

查看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