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精英联手vs社会结盟<br>学者为倒巫统开不同解方

刘伟鸿

7 Jan 2016, 2:00 pagi

Updated 5 年前

A
+
A
-

尽管备受一马公司和26亿门丑闻纠缠,以及党内马哈迪势力的围攻,但首相纳吉却成功发挥手上的党政权力屹立不倒。针对这种政治困局,学者分别从政治精英和社会结盟的角度,开出不同解方。

政治学者潘永强点出,目前国内存在着三股反纳吉势力,及前首相马哈迪阵营、在野党阵营和社运分子,而这些势力必须结盟,促成政局重组推倒纳吉。

“纳吉未来是不会下台的,除非三股力量结合统一战线,马哈迪阵营、反对党阵营和社运。”

“问题是,三股力量无法形成统一战线和完成战略同盟。”

潘永强是昨晚在隆雪华堂主讲“2016年马来西亚政治——路在何方”座谈会时,发表上述的看法。

政治精英须把握时机

潘永强分析,首先,马哈迪受格局限制,既要纳吉下台却要保住马来人为主的政权,难以服众。

“第二、社运界人士怀疑和抗拒马哈迪以往(高压手段)的记录。他(马哈迪)看到纳吉掌握强大国家机器后,出席净选盟4.0大集会,希望引用净选盟壮大倒纳吉声势。

他表示,马哈迪举动遭受社运界人士冷待。

潘永强进一步点出,在野党出现领导真空,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身陷囹圄后,没有一名有威望继任者整合各个在野党。

“失去安华的领导后,(在野党)无共同和有威望的领袖进行政治谈判、结盟,失去强大领导中心,不容易整合(三股力量)。”

潘永强续称,“我们要政局重组,不能仅仅靠投票……政治精英必须掌握时机,做历史性的抉择。”

黄进发:建社会联盟

不过,黄进发则抛出“社会联盟”一词,在政党博弈外,要求反纳吉势力掌握民意。

“除了博弈,还有关键在民意,怎样建立社会联盟?太多人谈政治和政党联盟,没听过到底什么人撑起政权。”

他举例,中国共产党早期打着为工农阶级奋斗,拉资本家进来,促成社会联盟,进而巩固政权。

黄进发也是槟州研究院研究员。他说,美国民主党在林肯时代,是支持蓄奴的反动象征,但在1940年代开始,从原本的白人基本盘,扩大至积极拉拢黑人、西班牙人和白人自由派支持,建立自身社会联盟。

“投票民意,你后面有没有(社会)联盟,有这个联盟可以斗,没有这个联盟不管如何斗都会输。”

“(政党)不应想怎样赌,而是怎样触发(政治)板块改变。”

他补充,反纳吉的在野党联盟内的马来和非马来人阵营,必须商谈纳吉倒台后的建国体制。

“两阵营必须对话,找出共同未来,才能埋葬巫统,因为我们活在不民主国家……必须讨论怎样取代阿都拉萨于1969年所建立,并在1981年受马哈迪加强的选举一党制国家,否则无法变天。”

焦虑不解则变天遥远

黄进发续称,反巫统的马来人与非马来人建国想象不同,但两者皆有本身的焦虑。

根据黄进发分析,马来人在308大选后害怕巫统倒台后马来人会一无所有,并担心会处处见到华人嚣张的迹象,常欲宣示族群与宗教强势。

而华社方面,黄进发认为,华裔在505大选后觉得变天难如登天,而对马来/穆斯林极右派的步步进逼倍感无力。

“华人现有两个选择,出走(离开大马)。若无法出走,(华人)一直愤怒,因为生气让你可说,至少我做一些东西,懂得生气。”

黄进发说,巫统在505大选后放弃非马来人选票,通过刘蝶广场、大家购物商场事件等挑起马来人不安情绪。

他断言,“马来人和非马来人焦虑不解决,巫统就会继续在位。”

没了“鬼”巫师就失业

黄进发也形容,巫统宛如保护马来人的巫师,功用为驱散华人“魔鬼”。

他认为,要解套巫统论述,只有两项:

一、马来人说服自己华人不是“鬼”;

二、华人要向马来人证明自己不是“鬼”。

“如果(马来人认为)华人不再是‘鬼’,巫统巫师就失业了,”此话一出,引起在场观众哄堂。

该座谈会由众意媒体和文运企业联办,配合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著作《马来西亚的计时炸弹——林吉祥从政50周年中文纪念版》推介礼,获得约80名公众出席参与。

其他主讲人包括林吉祥和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主持人为《计时炸弹》译者兼行动党士乃州议员黄书琪。

查看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