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兼职真能应对涨风?

1 Jan 2016, 4:53 pagi

Updated 5 年前

A
+
A
-

在吉隆坡这个城市,许多人都是干着两份工,一份白天正职,一份是晚间兼差,但不是希冀富贵生活或享受,只是为了三餐温饱。

36岁的佐哈里(Johari Basri)每天清晨6点就要外出工作,他在沙亚南一间出产电子零件的工厂工作。

育有三名子女的佐哈里告诉《当今大马》,在千禧年左右,月薪2000令吉已足够他应付一家大小的开销。但以目前的经济状况来看,即使有3000令吉也仅够支付约四分之三的家庭开销。

“之前,经济还没那么糟,但现在很严重。不只是我一个人那么认为,我的许多朋友也有如此看法。”

“之前经济状况OK,在工厂加班工作可以获超时工资,但现在只是拿到基本薪资而已。”

打两份工应对通膨

在2013年,由于物价高涨,佐哈里一家五口的生活费也跟着加重,因此佐哈里计划打两份工,给家人更舒适的生活。

当时,佐哈里已在电子工厂工作12年。凭着每个月所存下来的一笔钱,他得以另作投资,开始售卖手机周边产品(见图)。

然而,这并不能让佐哈里大富大贵。反之,佐哈里兼职的第二份工只能稍微减轻一家人的生活负担,承担不断高涨的开销。

“做这般的生意,说不上会赚大钱,但可承担上下班的汽油费……要想富贵的生活,不能啦!”

兼职也无法存到钱

尽管打两份工,但佐哈里坦言,他仍难以存钱,因为生活费越来越高。

“在很久之前,已有人打两份工。不同的是,以前若打两份工可存到钱,但今时今日,根本不能寄望存款。就算有(存款)也已掏空。”

“现在这种情况,我敢说,50令吉对我的家庭而言,只能买10令吉的东西。以前消费50令吉,我可以装满两袋物品,现在未必能装满一个塑胶袋。”

而在2016年开学之际,佐哈里已为三名孩子的开学准备,花费1000令吉。

学校假没能力出游

由于白天在工厂工作,夜晚售卖手机周边产品,佐哈里在这个年终学校假期根本抽不出时间陪伴孩子。

“坦白说,现在这种景气,就算是学校假期来临,我们也不能出游。”

询及贸工部副部长阿末玛斯兰的“兼职论”,佐哈里表示,他们早已打着两份工,但身为副部长,阿末玛斯兰不应发表这般言论。

“他(阿末玛斯兰)可以这么说,若我是副部长,我也可以这么说,但我不认为我会发表这样的言论。”

“若是智力正常者,他不会这么说。”

阿末玛斯兰日前抛出“兼职论”后,引来骂声连连,而他之后再发表“三职论”为自己辩护,更加火上加油,网上网下许多人都数落阿末玛斯兰。

不过,阿末玛斯兰归咎媒体下标题失误,并澄清他的原意是鼓励人民经营网络生意赚取外快。

开始兼职为筹婚费

另一名受访者法乌兹(Fauzi Ahmad Sani,35岁)在吉隆坡打两份工,已有超过四年时间。

白天,法乌兹在一间私人公司送信,晚上则售卖汉堡包。

这名育有一孩子的爸爸表示,一开始打两份工,只为了承担结婚费用。

不过,法乌兹之后继续打两份工,让夫妻两人可过上更舒适的生活,但同时却须为其生意牺牲时间。

法乌兹所摆档的地方人潮多,因此他经常工作至深夜。

“四年前,我售卖汉堡包只为了筹集结婚费。结婚之后,我一阵子没再兼职,因为想要享受结婚生活。”

吃饭也得精打细算

过了不久,法乌兹重萌兼职念头,因为他想存钱,以便将来有孩子后,生活可以过得较好。

不过,当法乌兹重打两份工后,他只能存到一点钱,在如今糟糕的经济,他每月更得限制一些开销。

“在结婚之后,我认为我必须继续打两份工,因为我想长期存款,以便有孩子时可以轻松一点。”

“但在现今这样的经济状况下,我们无法存到钱,因为开销一天天增加,尤其有了消费税。所有物品涨价,搞到有时想花多点钱吃饭,我们也得计算清楚,以便不浪费钱。”

妻经营网售减负担

如今,法乌兹的妻子也得经营网络生意,售卖冷冻咖哩角,帮忙减轻丈夫负担。

“做这种生意还可以啦,补贴一些不足的地方,但说不上可以拥有富贵的生活。”

“现在有了孩子,孩子的开销费确实很贵,还有屋租。算一算,我白天工作晚上经商,只够偿还贷款。”

“所以,还好我的妻子会做糕点,她通过网络售卖冷冻咖哩角。”

不想再向家人借钱

32岁的莫哈末卡玛鲁尼占(见图,Muhamad Kamarul Nizam)是一名私人司机,同时也为一家私人公司送信。

由于不想再向家人借钱,也不愿承受这种羞耻感,他决定找时间打两份工。

“现在负担很多,很多物品也涨价,如牛奶、尿片及孩子学校费。一个月要存款50令吉也很困难。”

“以前若不兼职,想要买孩子的牛奶与尿片,我都得向别人借钱。”

每月收入也只够用

卡玛鲁一家住在大城堡。他在蒲种工作,并与妻子一同卖婴儿服装。

“之前也有想,不知要向人借钱到何时,但之后与妻子讨论,我们决定卖婴儿服装,资本也不多,我们卖一些。”

“要说这会带来舒适生活也不是,因为我和妻子的薪水每月只有5000令吉,这还未扣掉两名孩子的托儿所费用共700令吉、一名孩子的幼稚园费400令吉、屋租费、汽车租费等,一切只是够用。”

“自己做生意的收入,也只够承担伙食花费、买孩子牛奶及尿布。”

他说,政府落实消费税后,更是加重人民的负担。

兴趣转成第二份工

31岁的丽雅娜(Liyana Azmi)同样兼职网络生意,她白天在一家私人公司担任执行人员。

她说,一开始只是为了兴趣而投入电子商务,但后来为了减轻丈夫负担,她被迫把兴趣转成第二份工作。

“一开始我只是喜欢经营网售,但为了帮助减轻丈夫负担,我就继续下去。”

“虽然我们两人都有工作,但现在的生活费高涨,在城市生活总让我们不够用。”

这名两个孩子的母亲说,她与丈夫两人工作,让他们能够为孩子将来存一些钱。

“这也能承担每日开销,有多余的钱,我们就可以带孩子度假。”

查看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