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联逝矣,巨灵益恶
——点评2015年政局

当今大马团队
(更新:

【今评论】点评社会与政经现象,给你观点

2月13日早晨,哥打巴鲁浮罗马六甲墓园万头攒动,致哀者个个身穿白衣,相竞瞻仰已故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遗容。

而遥在雪州郊外的双溪毛糯监狱,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其家属正向狱方申请,以允许安华出狱,参与聂阿兹葬礼,悼念这名生前力阻巫伊政府,竭力巩固民联的前丹州大臣。

2015年,安华入狱,聂阿兹辞世,以至民联告终之后,马来西亚的威权政治却在恶法出台下更上一层楼,在此同时,部分民间“强人崇拜”的趋势渐强,殷盼摩西降临,率众脱困。

在野党——民联逝矣

 安华与聂阿兹相继入狱与逝世,支撑在野势力的中流砥柱坍塌,民联苟存数月后,分离解析。

在野党重组,未纳伊党,易名希望联盟。希望之意,原是向前展望,放眼未来。然则,民联破亡的梦魇驱之不散,希盟非但未能突破固有窠臼,反倒虚耗在挞伐盟友/伊党,无法有效回应时局。

安华虽不时狱中传话,指点希望联盟走向,但鞭长莫及。无“实权领袖”坐镇的在野党群龙无首,盟友相互存疑,连伊党应否加入希盟仍争执不休。

反观以哈迪阿旺等保守派统率的伊党,聂阿兹既去,开明派出走另创国家诚信党后,再次思忖巫统所伸出的“橄榄枝”。

正当国阵政权陷入十年难遇之羸弱——前首相马哈迪逼宫,首相纳吉深陷26亿门,巫统诸侯躁动——在野党却未能重振旗鼓,给予对手致命一击,错失良机。

4月,反恐法令和煽动法令闯关国会时,民联曾拉布,分别9次和11次投票地奋战力挡;相对之下,希盟否决预算案,迂回拉倒纳吉的努力,就显草草了事。

诚如长期观察大马政治的美国学者碧莉洁在岁末之际,语重心长撰写的一篇的文章中所提,希盟最大问题乃创立迄今,始终定位不明,选民信任难立。

“希盟依靠的,是人们对巫统政府的不满,而希盟期望人们过去对在野党的支持,能够转移到希盟身上。”

惟她一针见血点出,希盟低估选民冷感的程度,错估选区划分的冲击,耽溺于选民会自投怀抱的优越感,希望或终究无法化为现实。

执政党——巨灵益恶

正当在野党陷入激烈内讧之际,马哈迪(见图右)拔剑出鞘,欲重演6年前倒拉戏码,向纳吉(见图左)逼宫。他前后撰写逾50篇博文,四处演讲亮相,警告若纳吉继续领导,国阵与巫统将在来届大选落败。

纳吉饱受围剿,原是使出一贯拖字诀,以时间换取政治生命。然而,《华尔街日报》与《砂拉越报告》爆出26亿门,牵动纳吉政权命脉,纳吉即展开帝国反击战。

纳吉为了一己生存,不仅将党政权力无所不用其极,更打造一只难以驯服的超级政治巨兽,改写政治秩序。纳吉左手改组内阁,剔除慕尤丁、沙菲益等心腹大患,右手收编潜在异议,招安诺嘉兹兰等人。

他一边撤换总检察长,一边瘫痪公账会,祭出煽动法与国安法捉拿批评者,封堵《The Edge》、《砂拉越报告》等媒体之口,再一脚把党内异议踢出巫统。至于国行、反贪会等,原是一马公司调查特工队,却倒过来被“反调查”。

强人之间搏斗,折射出左右大马政局者,实则只是几人之间的宫廷斗争,而纳吉单凭个人意志,即可颠覆政局,反映巫统主席与首相过度独揽党国大权,也恰是民主与法治脆弱,监督机制缺失。政党与行政这只猛兽失控之时,警队、法庭、 等监督绳索不仅无力制衡,还时而助纣为虐。

滥用恶法对付异议,马哈迪时代早已有,而在内安法令废除后,纳吉却将这种手段延伸至使用煽动法、国安法、刑事法典等,制造白色恐怖,立下了影响深远的恶例。

此时此刻,国会通过国安会法,赋予首相宣布紧急区的特权,为独裁政权铺路。国阵成员党自动缴械,无法为民挡下暴政者,更为虎作伥,纷纷为恶法护航。后人回顾历史,点评暴政劣迹之时,应记这些粉饰太平者一罪。

民间——威权阴魂不散

国家面临经济与政治困境,领导层忙于征伐异己,政府仿佛进入无人驾驶状态。在此背景下,民间冲突日趋频密,先是逼拆十字架案,后有刘蝶广场暴动,再爆发红衫军集会,如今则是大家购物中心群殴案。

且不论事件背后的幕后主使为何人,但种种迹象显示,社会经济问题纷纷包装成种族矛盾,而巫统放任甚至支持。

有者愤慨却又无力,反将矛头指向巫裔与穆斯林,以等敌我二分思维辱骂对方,无助探清问题本源之余,还加深族群间藩篱,随从巫统的种族论调起舞。

政治机制失灵下,许多华裔看不见脱困之路,益发幻想有圣君救世。柔州王室频频发表政论,从呛声中央政府到禁止电子烟,王权介入政治,不仅柔佛子民欢呼“吾王万岁”,更让其他州属的人民为明君叫好。

纵是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逝世,乃至于黄之锋禁足事件,众多华社舆论也反映同样心态。

但凡有人质疑李光耀,举出其钳制自由,抹杀民主,打压异议等实例,往往备受炮击和奚落;部分在马高呼“Bersih”反对选举不公者,面对争取同样目标的香港雨伞运动(见图),却美化中共政绩,有意无意忽视中共执政下如何迫害人权,摆出一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眼光看待黄之锋。

这些人不愿自救,抱着犬儒心态看待发声者,如鲁迅先生所形容的,“许多人随便的哄笑,是一枝白粉笔,它能够将粉涂在对手的鼻子上,使他的话好像小丑的打诨。”

不过,黑暗隧道之中,尚有一道曙光。上半年一系列“抗争到底”运动,点燃星星之火,若能整合,未尝不能燎原。

净选盟出师讨伐26亿门,虽遇策略瓶颈,同时首次缺乏伊党动员协助,但集会人数依然再创高峰,展示人民力抗暴政,不惜露宿街头的毅力。夜空下的一片亮丽黄潮,再次证明民间对民主的坚毅追求。

集会期间,部分自发组织起来,小至分派食物捡垃圾,大到统筹协调集会,开启民主实验,播下更多的希望种子。

集会者义务分派免费咖啡的背影,喊出“喝咖啡、吃面包,但不要咖啡钱”口号,正是鼓舞社运前行的声音;而如刘颖政等净选盟志工,手持垃圾袋,弯下腰,将一根根烟蒂捡起,丢入垃圾袋,这些人的背影,也是这个国家能走下去的希望所在。

纳吉政权无力回应危机

诚然,大马尚未步入经济大衰退,但纳吉政府丑闻缠身之余,党魁自身更是涉及史上最大贪污弊案,只持47%选票的纳吉政府陷入前所未有的合法危机。

纳吉政权虽成功击退马哈迪等诸强人,看似霸道,实为外强中干,政府苦思如何延长政治生命之际,无暇且无能回应众多的社经危机。

政府今年落实消费税,以解国库虚空之困,下半年偏逢中国经济放缓,大宗商品价格骤跌,美国联储局预期升息等因素,以致令吉节节下滑,民间经济陷入愁苦。马币狂跌,纳吉政府一味归咎外在因素,未能出台有效政策,正是实例。

民联逝矣,巨灵益恶。纳吉政权所建筑的高墙,外看无坚不摧,内在已如败絮。2016年,民间力量与在野党如何集结反对势力,将是这场高墙与鸡蛋的终极一战。

分享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