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广告(英)

印裔青年申诉警方暴打恫言谋杀<br>许长法遭掴打至眼镜飞离并晕倒


(更新:)

NONE 多名709集会警方暴力受害者今日挺身而出,向人权委员会投诉他们遭暴力相对的经历。一名只愿以“阿伦”作简称的印裔青年(右图)申诉被警方暴打时,听闻其中一名警员恫言要杀害他。

他说,本身是在星期六下午4点10分左右,于人潮解散后,与亲戚步行到英雄大厦前准备取道回家。

喝令警方住手不果反被打

NONE 他续称,就在这时他看到一群镇暴队队员,准备要攻击一名年轻人。

“我向他们喊说‘不要打他,他什么也没做’。结果这班镇暴队队员便改为攻击我。大约7名警员把我拉倒在地,我的亲戚要求他们不要打我,不料他们却一并逮捕我的亲戚。”

“那班警员打我,把我按在地上,把我锁上手铐。我听到其中一人说‘杀了他啦!’(Bunuh dia lah)”

“阿伦”说,警方在逮捕他的过程中,曾蹬踏及拳揍他的额头与手部。

叔父要求彻查巴哈鲁丁案

NONE 他是其中一名随同净选盟2.0与人民之声,到人权委员会投诉与提呈备忘录时,向人权委员会副主席许绿娣等委员,讲述709集会被警方暴力对待的经历。

今日共有4人向人权委员会当面投诉,即“阿伦”、回教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右图)、砂州独行侠许长法,以及一名躲在同善医院的集会者刘城达。

此外,在集会中死亡的巴哈鲁丁侄儿阿兹哈(Azhar Kassim)也到人权委员会阐明,巴哈鲁丁是一名前军人,生前健康良好,只有轻微高血压,因此他要求人权委员会深入调查,巴哈鲁丁的真正死因。

刘城达被化学水毛巾砸脸

NONE 709当天躲在同善医院的刘城达(左图)表示,本身与多名集会者,亲眼目睹警方向同善医院发射多轮的催泪弹。

“警方在发射催泪弹后,马上冲进医院逮捕人。我们别无他法,只能往医院楼上跑。后来大约三四十人被围堵,我则被按倒在地上。”

他说,警方接着为他锁上手铐,过程中有警员用穿了皮靴的脚不断蹬踏他,也有警员多次掌掴他。

不过,他揭露,最令他无法接受的是,当他被逮捕带离医院时,竟然有警员以警棍揍打他,接着再有一名警员使用沾湿了化学水的毛巾,直接砸到他的脸上,让他痛苦不已,许久不能视物。

警员使用手背掴打近十次

NONE 至于在709前夕已经提前被捕的许长法(右图)则表示,本身录完口供,被带到武吉加里尔扣留所扣押时,遭一名警员以手背掴打近十次,以致他眼镜飞离,最后更被打到晕倒。

“当我醒来后,发现竟然睡在5尺外的地板上。”

他也向记者出示仍戴着的眼镜,并说:“眼镜坏了,还没有修理。”

他说,警方打人的方式“非常专业”,每一下的手背掴打都是打在他的脸颊上,无法验出伤势。

许长法说,其实在他录口供前,就已经在金马区警区总部被一名便衣警员,同样以手背掴打了一下。

“那一下打得很重,但我高喊‘Jangan’(不要),他才停手。”

批警员驾车超速知法犯法

他也批评警方知法犯法,在送他到吉隆坡警察总部时,超速开快车,以致他必须劝告警方放慢速度。

“我叫那个警员‘驾慢一点,我又不是大人物,我不配’。但他告诉我‘这是很紧急的事情,必须驾快车。”

许长法被砂州当地媒体戏称为“独立怪人”,曾以独立人士身份竞选南兰国会议席与武吉阿瑟州议席。

他是上周五从诗巫飞抵吉隆坡,到 茨厂街抗议 警方对净选盟的镇压行动,结果被警方逮捕,直到前天才被释放,不过他身上的招牌黄衣却惨遭充公。

Comment disabled for this story.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