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台湾人,你为什么能勇敢走出去?

巫靖璇

4 May 2020, 10:36 am

Updated 4 个月前

A
+
A
-

不得已用了那么一个陈腔滥调——勇敢走出去——作为开场白。确实如此,这是目前大家共同面对的困扰及挑战啊。

每天刷手机,除了网上行销的广告和待在家做菜的照片,有台湾朋友的一定和我一样,惊讶于他们所分享的,出游看日出泡温泉的完全不一样的风景。他们是如何做到的,起码是如何勇敢走出去的?

台湾是目前唯“二”没有封城没有行动管制的区域,另一个是瑞典。瑞典人口千多万,台湾2300万。前者确诊2万2000死亡2600,后者确诊432人,仅有6个死亡病例。有人质疑他们做的筛检不够多,所以一定是算少了低估了。

到底秘诀是什么?我忍不住向大学时认识的侯胜文学长讨教。他目前在台北市新光医院担任急诊专科及救护指挥主任。由另一位任职于疾病管制署CDC的学长给予补充。

台湾的做法是只采检有可能被感染的人,避免伪阳性和伪阴性,节省试剂,不做普检(对普罗大众全部检验)。CDC后來还做了一件精采的決定,把過去一個月死于流行性感冒的肺炎检体拿回来,回溯检验2019冠状病毒。流行病学数据也证实,台湾花了136个检验才抓到一个阳性确诊,筛检一个都没有少。

所以不是算少了也没有低估了,那么与中国大陆如此靠近却幸免于难?

2019年12月31日凌晨,疾病管制署得知武汉地区出现不明原因肺炎,晚上六点就开始启动武汉直飞台湾班机,于降落后实施登记检疫。两天后所有医疗院所,医护人员已经全副武装应对,建立通报系统。1月20日成立中央防疫指揮中心,1月22日起禁航武汉,1月24日起管制口罩出口,甚至限制购买确保每人都不缺口罩。另外,在确诊病人的接触者追踪方面也下了很大功夫。

政府反应快,而百姓因为有过SARS的抗疫经验,对于“保持社交距离”和“自发性戴口罩”完全不陌生。除了少数有确诊个案的学校之外,也都沒有停課。因此除了无法出国與減少外食之外,台湾人的生活跟去年同时沒有太大的差别。

我再比较了两方各种标准作业程序(SOP),发现从三月开始,马来西亚卫生部在抗疫的部署和应对,和台湾其实相距不远。就是慢了一步。

病毒不会在短期内消失,甚至一直都会存在。疫苗要成功面世,还要等上一两年。难道我们就得一直躲在家里?

让台湾人走出去的,当然不是莽撞,也许也不是靠勇气,而是对疾病的警觉性,和高度的自爱自律。


巫靖璇是执业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