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被牵着鼻子走的首相

李达正

27 4月 2020, 4:27 凌晨

Updated 一个月前

2

A
+
A
-

眨眼间,马来西亚2019冠病疫情确诊数量从三位数降至两位数,疫情逐渐好转。可惜的是,带领人民对抗疫情的却不是受委任的部长,而是卫生总监诺希山。

诺希山凭着冷静专业的印象深受大马人民爱戴,更获得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表扬。

然而,拥有三名正副部长的卫生部。在这期间,表现令人失望。

首先,来自巫统的卫生部长阿汉峇峇频频发表争议性的言论,成为全球笑柄。另外,卫生第一副部长诺阿兹米更在管制令期间与群众共同聚餐,知法犯法,没有以身作则。卫生第二副部长艾伦达干则不见踪影,网络或社交媒体也不见他的消息。

除了卫生部长,其余的部长表现也惨不忍睹,为了抢镜头,接二连三的奇谈怪论,令人哭笑不得。

虽然人民对于新官批评不断,但慕尤丁至今却没有谴责新官废言,也没有杀一儆百,摘掉高官的乌纱,反而任由高官们继续放纵。

为了巩固领导地位,慕尤丁不仅没有怪罪任何国盟议员,反而还要利用政治酬佣的方式安抚盟党。两个月前,慕尤丁惊险凑足人数组成后门政府,每一个国会议席都价值连城,一旦得罪任何一名议员,政权必定受到动摇。

实际上,慕尤丁派的土团党议员在国盟里,只占28%,不属于大党,想要盟党束手听命,可说是难如登天。早前,因为官位分配不均就引起盟党的不满,眼见形势不利,慕尤丁只能把官联公司高职拱手让人,以稳定盟党的支持。

趁着疫情蔓延,慕尤丁开始大量的把前朝希盟政府委任的专业人士一一撤换,并让盟党的后座议员出任关联公司的高职,可是盟党并没有因此而买单。

伊斯兰党总秘书兼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近期也公开放话,所有没有担任部长和副部长的伊斯兰党的国会议员,将掌管政府相关公司高职。

不久后,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也不甘示弱直接致函慕尤丁,并指名道姓要求委任4名来自沙巴巫统的领袖。

面对新官的倒米和盟党官位斗争,有名无权的慕尤丁只能任人摆布,无可奈何下被盟党牵着鼻子走。

疫情还没结束,国盟政府就开始坐地分赃,高官不顾正业,草率了事,让人民感到哀叹。


李达正,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