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除了叮当与抖音部长,我们还剩下什么?

卢克斯

17 Apr 2020, 9:32 am

Updated 2 个月前

A
+
A
-

马来西亚实行行动管制令至今长达3个星期。我们在这段期间看看小叮当卡通或玩一玩抖音,算是居家苦中作乐的方式之一。但是,我们同时也被政治分裂内斗而衍生出来的内阁部长给吓坏了。先不谈首相慕尤丁今年3月9日成立的内阁成员有什么作为,仅仅只是在这段管制令期间,看到其中两个政府部门的作为,确实是蛮令人气愤又失望。

3月31日,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发布女性居家行为的建议轰动全国,沦为他人笑柄。虽然妇女部不久后撤下这项文宣,但是最后还是引起大马公民组织联署,坚持要求妇女部长丽娜哈仑公开道歉,并谨慎检讨其部门。

马来西亚虽然在1995年签署了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但是过去近25年期间,女性及性别平等概念的推展,还是在保守的父权体制下步步维艰。上一届的希盟政府计划推行一系列法案,包括《性侵犯法》、《性别平等法》、《反跟踪偷窥法》等,如今碍于政治斗争及时间问题,法案推展工作希望渺茫,实在令人婉惜。

丽娜哈仑虽贵为土著团结党妇女组主席,对女性权益的概念却停留在固有的父权主义底下。女性及孩童在日常生活遭受的性别歧视及家暴早已有目共睹,但妇女部还一度暂停关怀热线的服务,直到引起社会反弹才恢复相关热线服务。显然,妇女部对自身的角色模糊不清,完全没有发挥相关专业知识。

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20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马来西亚性平排名指数从2017年第104名上升至2018(101),然后再跌至如今的104名,远差首冠亚洲的菲律宾(排名16)。社会文明的进步,首当的就是性别平等的贯彻。因此,马来西亚败坏的政党政治,保守的宗教势力,父权主义与异性恋霸权的巩固,更是性别平等运动长期需要努力对抗的事宜!

另外一位被当成笑柄的就是最近爆红的“抖音”部长——诺莱妮。虽然这高教部长毕业于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拥有商业(量化研究与金融)学士学位,但是却计划在这段抗疫期间,举办与高教政策毫无相干的抖音比赛,实在让人惊讶。管控疫情期间,高教部对于大学课表安排、大专生能否返乡的混乱资讯、大学的隔离宿舍管理、线上教学的多方问题等无从解决,确实令大众大失所望。

大马部长们面对排山倒海的批评,始终无动于衷。相比之下,英国苏格兰首席医疗官凯瑟琳(Catherine Calderwood)最近被媒体爆料,违反当地政府发布的居家隔离建议,而被迫当众道歉并引咎辞职。两国部长对待社会非议的态度,有如天壤之别。很多时候,这主要是因为马来西亚政治过度奉行权贵主义,政治人物没有羞耻之心,也缺乏专业知识的一面。

叮当和抖音部长新闻不是一时的笑话,而是我们需要警惕的事情。人民的心情不单被冠病疫情所影响,更多时候还更加担忧这些搞笑部长施政的能力与素质。幸亏,目前公民组织的素质还算有条件继续督导政府,成为人们最后的后盾,以确保马来西亚多元社会的权益得以保障。公民社会的监督工作希望能够持续下去,同时也希望避免再出现下一个“搞笑天王”的部长。


卢克斯,教育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