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复兴我们的母语

姚文崧

6 Feb 2020, 9:39 pagi

Updated 一年前

1

A
+
A
-

【编按:作者原文为福建文,同时也附上华文翻译版。福建原文见下方。】

Netflix上播放的一部新的峇峇娘惹电视连续剧《彼岸之嫁》(The Ghost Bride)荣获全世界的关注。其并注入了一些新元素。 这部电影结合了传奇寓言和超自然的故事,再以爱情作为故事情节的催化剂。 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前的峇峇娘惹电影或戏剧相比,可谓创新。 许多马来西亚人认为这值得赞赏赏,因为这出台湾与马来西亚合作制作的连续剧,使马来西亚能够在全球舞台展示其非凡的创造力。

新马两地的峇峇娘惹电视连续剧都讲普通话。唯独在马来西亚广播电视台(RTM)播出的《峇峇及娘惹》(Baba & Nyonya)喜剧系列是以峇峇马来语。此乃 1980年至2000年的著名戏剧。在《峇峇及娘惹》系列中,著名娘惹演员,曾贤金(Kenny Chan)饰演Bibik Kim Neo。另一位著名的娘惹演员徐佛祥(Chee Hood Siong)饰演Ah Chim。

无论如何,实际上峇峇娘惹不是以普通话为母语的社群。槟城的峇峇娘惹群体世世代代以福建语为母语,而马六甲和新加坡的峇峇娘惹群体世世代代以峇峇马来语和福建语为母语。在马来西亚或新加坡,峇峇娘惹的祖先普遍是福建人。马来西亚华人及峇峇娘惹的母语根本不是华语。

普通话是在中国北方发展的中文。普通话起源于中国北方,从西南的云南一直延伸到东北的黑龙江。福建话、广东话、海南话、潮州话或客家话等南方中文不是普通话的姊妹抑或普通话的方言,因为它们互不相通。峇峇娘惹电视连续剧或电影本来应该要讲峇峇马来语或福建语呀!

可能有人批评说语言选择并不是评断电影的优劣的尺度。既然如此,如果粤剧演员唱普通话是否奇怪呢?在2016年的广州曾经发生过此类的奇怪事件。广州在2016年举行”广州好明天更好“除夕倒数晚会,期间一个广东艺术团竟然以普通话表演经典粤剧《船说》,引起许多广州市民批评。他们批评华语化的粤剧侵蚀广府人的语言文化。当粤语以华语呈现时,就无法展现广府话的内涵。韩国影剧里的满族侵略者都是讲满洲语的。这是符合历史事实的。

此外,有些人会反对使用母语。一些人主张,若不将普通话作为华人的统一语言将威胁到华人的团结。那么,为什么有些夫妻即使说相同的语言仍然会离婚?如果我们遵循这种逻辑,那么身为马来西亚的我们只能说马来语。我们能接受所有人都只能说英语的观念吗?如果这个主张是正确的,那么日本人创作歌曲时是否只能使用英语,或者在滚动照相机前只能使用英语?当全世界的所有观众都只期望演员说一种国际语言如英语或普通话时,这个充满活力的世界将会失去多元语言和文化。这是非常不值得的。换句话说,当法国美食在这个世界上声望最高时,我们就是只能够吃法国美食?

也许有些人为了观众着想,因为他们担心假使电影或戏剧讲的是外语,他们不会对电影或戏剧有共鸣。 相反的,为什么韩国娱乐仍然在全世界受到广泛欢迎? 我们何尝不是配字幕观看外国电影或戏剧?台湾戏院中的歌仔戏与京剧有配上华语以及英语字幕。 去年,来自加拿大的史蒂文斯(Emma Stevens)使用加拿大的原住民语Mi'kmaq翻唱了《黑鸟》(Black Bird)。 Mi'kmaq版本的《黑鸟》在优管(YouTube)上,四週内获得了近380,000次观看; 自去年4月以来,现在的观看次数约为156万。《黑鸟》的创作者披头四乐团的保罗麦卡尼(Paul McCartney)听了Mi'kmaq版的《黑鸟》后赞扬了史蒂文斯。另一边厢,加拿大原住民海达族的母语已经成为极度危险的濒危语言。为了保存族语文化,海达族导演艾登萧(Gwaai Edenshaw)用族语拍摄了一部电影,名为《刀锋》(海达语:SGaawaay K'uuna;英语:Edge of the Knife)。我们为何不能以他们作为榜样呢?

亲爱的华人,若我们的祖先只说非普通话的中文,例如福建话、客家话、广东话、潮州话、海南话、福州话等等南方中文,请不要将普通话当作是自己的家庭成员。他们与普通话DNA没有任何关係。普通话是北方的中文,但是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华人祖先说的南方中文与普通话互不相通。请振兴我们的非普通话中文!亲爱的峇峇娘惹,请振兴峇峇马来语及福建话。我们的孩子会在普通话学校学习普通话,因此我们不必担心孩子长大后不会说普通话。那么尽情地跟孩子说南方中文,因为我们的孩子只能向您学习南方中文,因为我们的社会被主流语言英语和普通话包围。

总而言之,我们必须在我们的艺术作品、文学或其他形式中充分利用南方中文。若我们不肯说,还有谁可以呢?期望外国人帮助我们保护南方中文是绝对不可能的!醒来吧!别再摒弃自己的母语了!


复兴我人兮母语(福建文)

Netflix顶悬播出新兮一出峇峇娘惹电影《彼岸之嫁》(The Ghost Bride)荣获全世界兮关注。伊掺了淡薄新兮元素。 这出电影结合了传奇寓言佮超自然兮故事,阁用爱情作为故事情节兮催化剂。 佮新加坡佮马来西亚旧早翕兮峇峇娘惹电影抑是戏剧做比较,会使讲是创新。 济济马来西亚人认为即有影值得赞赏,因为这出台湾佮马来西亚合作制作兮戏予马来西亚会使伫全球舞台展示非凡兮创造力。

新马两地兮峇峇娘惹电视连续剧拢总讲普通话。干焦伫马来西亚广播电视台(RTM)播出兮《峇峇及娘惹》(Baba & Nyonya)喜剧系列是用峇峇马来话兮。即是 1980年到2000年真出名兮戏剧。伫《峇峇及娘惹》兮系列,一位出名兮娘惹演员,拿督曾贤金(Kenny Chan)饰演Bibik Kim Neo。另外一位出名兮娘惹演员徐佛祥(Chee Hood Siong)饰演Ah Chim。峇峇娘惹电视连续剧抑是电影本来著应该爱讲峇峇马来语抑是福建语矣!

无论如何,峇峇娘惹实际上是无共普通话当做是家己兮母语兮。槟城兮峇峇娘惹世世代代以福建话为母语,了马六甲佮新加坡的峇峇娘惹群体世世代代以峇峇马来语佮福建语为母语。伫马来西亚抑是新加坡,峇峇娘惹兮祖先较济拢是福建人。马来西亚唐人佮峇峇娘惹兮母语根本著毋是华语。普通话是伫中国北方发展伫中文。普通话起源伫中国北方,对西南兮云南直直延伸到东北兮黑龙江。福建话、广东话、海南话、潮州话抑是客话之类兮南方中文毋是普通话兮姊妹抑是普通话兮方言,因为伊人袂通。

可能有人批评拣何物语言毋是评断电影好歹兮标准。既然如此,若是粤剧演员唱普通话敢会奇怪?伫2016年兮广州有捌发生过按呢奇怪兮代志。广州伫2016年举行“广州好明天更好”除夕倒数晚会,有一个广东艺术团竟然用普通话表演经典粤剧《船说》,引起真济广州市民批评。伊人骂讲华语化兮粤剧侵蚀广府人兮语言文化。若是粤剧用华语呈现,就无法度展现广府话兮内涵。韩国影剧内底兮满族侵略者拢总是讲满洲语兮。即真符合历史事实。

此外,有一寡人会反对使用母语。一寡人主张,若是无共普通话作为华人兮统一语言会威胁著华人兮团结。按呢,做何物是有兮夫妻著算是讲相像兮语言嘛是会离缘(离婚)?若是我人遵循即种逻辑,按呢身为马来西亚,我人干焦会使讲马来话囉。我人敢会接受所有人拢干焦会使讲英语无?如果即个主张是正确兮,按呢日本人创作歌曲兮时阵著干焦会使当用英语,伫会使行兮翕相机前干焦会当用英语?伫全世界兮所有观众拢总干焦期望演员讲一种国际语言,比如讲英语抑是普通话兮时阵,我人敢会想著即个充满活力兮世界中失去多元语言佮文化,是真无彩兮代志?换一句话讲,若是法国美食伫即个世界上声望上悬兮时阵,我人著是干焦会使食法国美食咩?

有可能有一寡人为了考虑著观众,因为伊人烦恼假使电影抑是戏剧讲兮是外语,伊人袂对电影抑是戏剧有共鸣。 但是,做何物韩国娱乐伫全世界受著广泛欢迎? 我人敢毋是配字幕看外国电影抑是戏剧?台湾戏院兮歌仔戏兮京剧有配华语佮英语字幕。 旧年,来自加拿大兮史蒂文斯(Emma Stevens)用加拿大兮原住民语Mi'kmaq翻唱了《乌鸟》(台湾闽南语罗马字拼音方案:oo-tsiáu;英语:Black Bird)。 Mi'kmaq版本兮《乌鸟》伫优管(YouTube)顶悬,四个礼拜内得著了差不多380,000摆兮收看; 自旧年4月以来,当今观看次数大约是156万。《乌鸟》兮创作者披头四乐团兮保罗麦卡尼(Paul McCartney)听了Mi'kmaq版兮《乌鸟》,著赞扬了史蒂文斯。另外,加拿大原住民海达族兮母语已经成为极度危险兮濒危语言。为了保存族语文化,海达族导演艾登萧(Gwaai Edenshaw)用族语翕了一出电影叫《刀锋》(海达语:SGaawaay K'uuna;英语:Edge of the Knife)。我人做何物事袂使以伊人作为榜样?

亲爱兮华人,若是我人兮祖先干焦讲非普通话兮中文,比如讲福建话、客家话、广东话、潮州话、海南话、福州话即类兮南方中文。请毋通将普通话当作是家己兮厝内人。伊人佮普通话兮DNA无任何关係。普通话是北方兮中文,但是马来西亚佮新加坡兮华人祖先讲兮南方中文佮普通话是袂通兮。请振兴我人兮非普通话中文!亲爱兮峇峇娘惹,请振兴峇峇马来语及福建话。我人兮囡仔会伫普通话学堂学普通话,所以我人毋免烦恼囡仔大汉了后袂晓讲普通话。按呢我人著尽情佮囡仔讲南方中文,因为我人兮囡仔干焦会使共我人学南方中文,因为我人兮社会主要是讲主流语言,比如讲英语佮普通话。

总之,咱人著欲伫咱兮艺术作品、文学抑是其他形式充分利用南方中文。若我人无愿意讲,阁有是谁会使做?期望外国人会斗骹手咱保护南方中文是绝对无可能兮!我人爱醒了!莫阁放捒家己兮父母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