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不能只凭单一宗教评论事务

郑晖

27 Dis 2017, 2:39 pagi

Updated 3 年前

A
+
A
-

近日柔佛州务大臣宣布明年一月起,州内将实施以可生物降解的“清真饭盒”,以取代保丽龙及塑料饭盒,并拨款30万来落实这项措施。

可生物分解饭盒市面已流通,只因售价偏高,所以未能普及。州务大臣拨款30万以落实这项措施,这笔拨款是否值得,有待未来验证。而被唤以“清真”名号的清真饭盒,值得令人反思近期发生的几宗违清真事件。

去年12月尾今年1月初,麦当劳贴布告要求民众勿携带非清真的蛋糕入内。民众网民喧闹一阵后,麦当劳表态说,为了确保清真认证,必须确保所有在店内享用的食品都根据伊斯兰发展局的规范。之后是今年2月贸消部取缔猪毛漆刷。在厉行几日的取缔行动后,贸消部长暂停取缔行动,并呼吁商家为含动物皮毛的商品,贴上标签。今年9月在柔佛麻坡一洗衣店挂上只限穆斯林入内的告示牌。这起事件在柔佛苏丹介入后,以撤下告示牌为结束。在清真洗衣店出现后,紧接着在芙蓉就被爆出有理发院特设穆斯林专区。同样是9月,一收养流浪狗的穆斯林因上载与狗儿一起庆祝开斋节的短片,结果饱受穆斯林组织抨击。再之后就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啤酒节被禁。

逐一事件来看,麦当劳张贴布告要求民众勿携带非清真蛋糕入内,有理由相信是颁布清真认证的伊斯兰发展局向当局提出要求。张贴布告,就如草地上立着不准践踏草地的告示牌。这是对他者的警戒,也是对他人的不信任。麦当劳张贴布告提醒民众勿携带非清真蛋糕入内,这行为标示着民众应该时刻警惕勿带上任何非清真的物品食品进入任何拥有清真认证的场所。而这事儿上升至不尊重穆斯林的范畴,则让同是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非穆斯林如我,感到无奈,甚至必须言行谨慎,以防自己不小心就不尊重了穆斯林。

取缔猪毛刷,则让伊斯兰以标签形式在日常生活中实体化。我们不妨从不曾停息的清真,伊斯兰课题中,寻找生活中越见被伊斯兰化的商品与服务。当漆刷被表明动物成分,当鞋子也被标上含猪成分与否,时刻警戒自身是否触碰伊斯兰清真标准,已然成为大马民众勿须警惕的事项。

如果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那近年来的清真事件,着实让我们心中多放一把属于伊斯兰标准的尺子。但如果按公正平等原则对待所有宗教信仰,猪毛刷若被要求标签,那涉及牛毛的制品是否也必须被标签,因为这触犯兴都教徒与观音信徒的信仰。如果我们把所有商品和服务皆细心不厌其烦地贴上关于各信仰信徒是否能使用的信息,那我们的注意力更多集中在各信仰信徒的戒律,还是产品服务的高素质及高性价比呢?

近年来涉及国内伊斯兰的新闻,似乎不断强调着伊斯兰价值的存在。更注重信徒是否守戒律,似乎比起国民经济增长来得更为重要。当一收养流浪狗的穆斯林饱受穆斯林组织抨击,当洗衣店仅限穆斯林使用,当属于非穆斯林的啤酒节被禁,这似乎不断表明着,我国越见伊斯兰化的现象。
从养狗穆斯林被抨击,我们可以看到国内伊斯兰势力对穆斯林的限制,哪怕养狗是符合国家世俗法律。而仅限穆斯林使用的洗衣店,则视可能沾上猪狗粪便的非穆斯林为不净(难道穆斯林不可能沾上狗大便吗?),这从宗教意义上标签着非穆斯林的不洁,哪怕世俗法律并没说明猪狗粪便比人粪鸟粪便更为不洁。至于啤酒节被禁,穆斯林团体发声要求非穆斯林举办节日必须考虑穆斯林感受,这相当于阻止非穆斯林在世俗法制下所允许举办活动的权利。

从平等原则上看以上这几件事儿,若有违伊斯兰教义的啤酒节理应被禁,那有违兴都教的马来传统有宰牛事项的节日也必须被禁。若仅限穆斯林使用的洗衣店能存在,那仅限基督徒,兴都教徒的洗衣店也必须被允许开门营业。而这些看似个性化选择的商品服务,初衷或许是为了给予顾客更贴近人心更个性化的选择,但这着实排挤了他者使用的可能。

如果清真洗衣店出现,我们就必须容忍仅限基督徒使用的洗衣店开张。在经济层面上,这是资源浪费,在我国不见和谐的宗教种族情绪上,这么做无疑煽风点火。如果马来西亚是世俗法制,那我们理应以世俗宪法律为优先考虑的准则,其他标准规范应置于后。也就是说,穆斯林养狗若无抵触世俗法律法规,那她有权对恶言实行法律行动。

世俗法律存在的意义在于从各族各宗教寻找彼此相同的价值观,作为宪法法律基础,而非如同伊斯兰法仅仅以伊斯兰作为衡量的唯一标准。倘若我国仍旧支持多元社会文化的建立,那我们或许更应该往普世价值靠拢,而非仅仅从单一宗教角度去评论周遭事务。多元价值里的尊重是建立在双方平等的基础下相互尊重。若一方以本土人自居,另一方被鄙视为外来者,那相互尊重就不可能成立。多元社会也就止步于此。

清真饭盒,可能只是名堂上的点缀,但越见伊斯兰化的现象,着实让非穆斯林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