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广告(英)

    怎样的平权才合理:谈土著固打制


    (更新:)

    【读者特约】

    近日,基于教育部长马智礼针对预科班固打制度以及华裔收入较高能够进入私立与国外大学的言论,引起网民的强烈鞑阀,怒斥教长种族主义,以及批评希盟对于改革态度的冷漠。亦有部分人士为希盟护航,认为种族固打制度已经行之有年,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

    当网民围绕着“种族”进行讨论的时候,我作为一个一直不受马来西亚政府承认的统考毕业生,更希望将焦点放在“任人唯贤vs 平权措施”(meritocracy vs affirmative action,或俗称“绩效制和扶持制”)进行讨论。

    “Meritocracy”一词在1985年被英国社会学家 Michael Young所提出,其中的“merit”,意味功勋、功绩,而“-cracy”,在希腊文意味着权力。顾名思义,便是一个全然以个人能力以及成就作为唯一考量的政治制度。

    在古代封建社会里,人们的社会地位与收入,完全被其出身所限制。从什么家族出生、父母是否是达官贵人,几乎决定了他们后代的未来,除了透过战争、夺权等极端手段才能有所改变。

    从武则天登基就匆匆修改《氏族志》,就可以看出门第出生是多么地至关重要,贵为皇帝也不得不在门第家族的传统面前低头。科举制度就是选贤任能的一大典范,但之后也不乏出现选官看中门第家族,屈于权贵的现象。

    直到工业革命与资本主义席卷全球,在经商的过程中致富的中产阶级逐渐壮大,才一步步拆毁了一只被贵族皇室垄断的政权,正式进入自由市场以及资本主义的时代,人人都能竞争,人人都能透过努力致富,获取社会地位。

    资本主义的经济体系和与任人唯贤的政治体系,假设人人都能透过自身的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从而有资格获得财富和权力,创造公平的社会。但这样的假设完整吗?真实吗?看来不是。这一套以功绩与能力作为考量的制度,都忽略了一项重要的事实,父母的社会地位、收入状况、教育程度对下一代的成就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阶级世袭与固化

    试想想,一个孩子的父母是受教育的知识分子,属于高收入群体;另一个孩子的父母缺乏教育,低收入,每天工作加班,请问哪一个孩子有更高的机会受到良好的栽培?哪一对父母能投入更多的资源来抚养并教育孩子?

    我们都忽略了教育、学养、资本,很大部分是可以世袭的。我们高歌的自由竞争,公平环境,其实充满缺陷,资本主义仍然有阶级固化。现代社会常常放大那些从小环境不好,历经艰辛,终于闯出一片天的励志英雄,但这些人是终究是少数,是极少数。

    但我们能强硬地没收有钱人的财富以及减少知识分子们的机会,来进行再分配,分给社会上中低阶层的人们吗?共产主义曾经尝试过,失败了,失败得很彻底,这里不详细解释,大家可以回看历史。“平等结果”是绝对不可能的了,并且夺取财产也不符合道德,那么惟有制造“平等机会”了。

    于是,有了平权措施(affirmative action)。平权措施是政府以及机构,将特定的机会,诸如学额、助学金、工作岗位、甚至公司股份保留给特定的弱势群体,借此提高弱势群体提升自身社会地位的机会,帮助社会流动。在马来西亚,这些“弱势”群体就是土著。

    固打制两大问题

    社会出现支持与反对的声音。支持土著固打制度的一派认为,这样的分配能够帮助经济上更加弱势的土著,能创造更多土著中产阶级。我们无法否认,至从新经济政策实行以来,的确帮助了许多贫穷的土著实现阶级提升,大大地消除了贫穷(土著的贫穷)。但是,问题就在于这个平权措施不是建立在“平权”的概念上,而是建立在“特权”的概念上,这些措施的对象是“种族”,不是“弱势群体”。

    这样的措施有两大问题。首先,它假设某个种族一定是贫穷,收入低,需要被帮助的;另一个种族一定是富有,收入高,不需要被帮助的。马智礼的言论便是建基在这样的论述上。殊不知,贫穷是不分肤色的,富有亦是如此,种族文化与历史背景的确会对个人的成就有影响,但只是其中一个小因素,不是全部,因此以“种族”作为平权措施的对象是不合理的。

    其次,所谓的平权措施不但没有平权,反而制造了特权阶级,如今土著在公共领域里,政府组织里,都占有极大的比例,本地大学里也是如此,他们获得了更大的机会,更多的资源,但其中许多土著,是不需要的这些帮助的,那些家境优沃的土著孩子,因为肤色,也同样获得了他们所不需要的资源。反而,许多真正家境清寒的非土著,却因为肤色不同,无法获得相应的支持和帮助。

    我不想在此挑起种族情绪,反而希望客观地看待事实,并且找到属于马来西亚合理公平有效的方案。全然地支持是不合理的,因为我们忽略了上一代教育程度与资本是可以被很大程度的“世袭”的,这样会促进阶级固化。

    重点在平等机会

    但不合理的平权措施会促进另类的不平等,帮助特定群体的同时,剥夺了其他群体的平等权力。因此,我认为,任人唯贤制的核心价值应该被贯彻,但是平权措施也应该被合理地实施,让一个社会注重绩效的同时,也能达到最大限度的平等。

    那么,我们的平权措施应该是如何实践呢?首先,平权措施应当是“色盲”的,平权措施应当不以种族作为考量,只以个体的家庭收入和社会地位作为考量,将平权措施的眼光从“辅助弱势群体”转移到“辅助弱势个体”。大学可以保留固打制,将学位、奖学金预留给低收入的个体。惟有建立一套色盲的评估机制,才能确保资源的有效分配,真正地消除贫穷,创造公平社会。

    再者,提供平等机会,并非平等结果。我们不能强硬地拉低一些有钱人家孩子的好成绩,或者提高一些贫穷人家孩子的差成绩。但我们能提升公共教育的水准,降低人民的教育成本啊,减少城市地区公共学校的拨款,转移到更有需要的乡村地区。这些措施不但能促进平等,还能消除城乡差距。只要公共教育的水准越优良,成本越低,贫寒子弟获得教育并实现阶级转移的机会就越大。

    希盟政府不能消除固打制,想必再过几代也无法消除,我们要做的,是在原有的体制上进行改革,让一个笼罩马来西亚半世纪的乌云,转化为滋润这片土地的雨水,我想这是我们目前最可行的路径了。

    相关文章

    优秀生应考虑师范学院,马智礼促勿只看预科班

    改善预科班制度,教育部探讨社青团五建议

    教长再挺预科班固打,除非土著不谙中文也找到工

    把固打和就业扯为一谈,拉玛抨马智礼与巫统无异

    请切换至桌面视图,以获得更流畅的阅读体验。

    请切换 不,谢谢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