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广告(英)

    重新建国:未巩固的民主

    (更新:)
    潘永强  |  观点

    【精选书摘】

    马来西亚在2018年5月9日举行第14届全国大选,实现了1957年独立后的第一次政党轮替,在野的希望联盟在国会选举中取代国民阵线,赢得联邦政权,马哈迪再度出任首相,并在8个州属夺下州政权。

    对民主力量而言,这是意外胜利,对国阵来说则是突然败选。这次的政党轮替,不只为马来西亚政治掀开新页,也为韧性威权政体的垮台带来重要启示,对东南亚区域政治则富有深远意义。

    结构与个人因素驱动

    马来西亚通过选举程序,开启民主转型的新里程,既是近年来政治经济变迁的结果,也是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掀起“烈火莫熄”运动后,社会积累了长达二十年的政治与抗争能量所致。这趟民主转型其实走过漫长旅程,从2008年起历经三届大选,最终公民奋起运用选票,终结了掠夺型威权的盗窃统治(kleptocracy),为新兴民主迎来崭新的时代精神。

    驱动马来西亚民主转型的原因,既有结构性因素,也有政治精英发挥个人意志和能动性的背景。在结构上,威权政体虽然带来了经济和社会转型,却无法阻挡人们对自由民主的渴望,就此而言,马来西亚的政党轮替印证了现代化理论的假设。

    但是,在韧性威权的限制下,纵使社经因素为民主化提供了条件,如果没有精英的分裂,也不足以摧毁威权政体。因此,体制内精英从党国威权出走,选择与反对党结盟,朝野宿敌在策略互动和博弈下,基于务实和利益考量,最后达成的历史性和解与协商,才为威权的垮台带来致命冲击。

    转型可分为三个阶段

    但是人们不应忽略,民主转型本是一个连续性的演化过程,可分三个阶段,一是威权政体的终结,二是民主政体的建立,三是民主制度的巩固。马来西亚公民固然以非暴力和平途径结束了威权体制,但旧威权的幽灵与思维依旧盘旋在天空中,并未消散,而民主体制的新立或重建,仍然脆弱和尚未巩固。

    政党轮替之后,只是代表朝野彼此的权力与位置互换,但新兴民主政体是否存续,民主会否崩溃而重回威权,尚在未定之天,必须胥视民主巩固的工程能否完成。

    按照政治学者Juan Linz等人的说法,所谓民主巩固(democratic consolidation),就是指社会上没有任何势力,会接受以违宪或非民主的方式去取得权力。也就是说,当社会上不管是精英还是群众,都认为民主是获取权力的唯一选择,人人都信守民主的程序和规范时,民主才算巩固下来。

    就此而言,尽管马来西亚在2018年大选实现了政党的轮替,但威权体制的遗绪、保守权贵的反扑、族群宗教的分歧、社会经济的鸿沟,都不可能在一夕之间得以翻转抑或修復,而公民文化的培育、崩坏体制的重建、问责机构的再造,都需要时日去经营与形塑。

    在未来可预见的一段时期内,政权机关固然易手更替,但改朝不意味着换代,我们仍停留在旧威权下的社会矛盾之中。马来西亚民主巩固的成败关键,其实有赖于如何壮大自由民主的力量,以克服和节制妨碍国家前进的三座大山:族群政治幽灵、宗教神权巨兽、君主干政阴影。

    未摆脱崇拜强人心态

    另一个影响马来西亚民主巩固的重要因素,则涉及政治精英和普罗大众对民主的忠诚度,而两者对民主规范的坚持程度,在当下之际都值得存疑。从过往的经验可以发现,国内仍有政党精英并非完全遵从民主信念,包括利用选举舞弊、毁灭竞争对手、诱惑跳槽和收买、煽动族群情绪等方式,试图影响和改变选举结果。

    政党轮替后,巫统和伊斯兰党至今未有转型调整的准备,以扮演忠诚的反对党角色,而执政后的希望联盟,一些政党精英也未在党内民主上,表现出对民主程序的普遍认同与尊重。所幸的是,马来西亚的军队国家化处于本区域的较高水平,可以为民主起到护航作用。

    而在群众政治态度层面,马来西亚人民的政治文化尚未摆脱认同威权和崇拜强人的心态。根据亚洲民主晴雨表(Asian Barometer Survey)调查发现,马来西亚社会虽然对民主具有甚高的偏好与向往(高于日本、台湾和韩国这三个东亚民主政体),但对强人政治、一党独大和军事统治的抗拒度,却远低于以上三地。

    在历次调查中,国人对政府体制的信任度,也远高于日台韩港菲等周边地区,有別于民主巩固国家多对政府存有怀疑保留的现象。这显示马来西亚社会在民主政治价值上,还深受保守和专制传统的影响。

    绩效也影响民主巩固

    政党转替后,政府绩效也是影响民主巩固的其中关键。事实上,马来西亚选民对政府治理和经济改善抱有颇高的期望,目前执政的希望联盟在选前也作出甚多承诺。可是,环顾各个新兴民主政体的经验,民主化无法保证短期内可以促进经济成长,民主化后行政效率也未必增强,这些都将影响政府绩效。

    社会力解放、国家权力下降,更会增加治理难度,一旦施政遭遇瓶颈,就会削弱群众对民主的信心和支持,最后不利于民主巩固。面对民主化带来的变局,新政府在启动改革议程时,务必在策略选择和优先顺序上,宜有战略眼光与高度,包括分阶段处理争议,避免同时间内引发不同利益集团的集体反弹。

    在多族群社会,若社会分歧过大或充斥不平等的现象,也不利于民主巩固。在威权时期享有特殊待遇的群体,民主化后会担心利益受损而不安,长期受体制排斥的弱势群体,若渴望已久的纠正补偿无法到来,也会衍生焦虑不满。

    从希望联盟胜选的社会基础来看,新政权虽然取得华裔和印度裔选民的绝大多数支持,但在最大族群马来裔选民中,仅有不超过三成的得票。新兴民主政府的政治版块有待拓宽,还称不上是全民政府,却需要在各族群利益之间平衡拉扯,若处理不慎缺乏敏锐,威权回潮的威胁依然存在。

    2018年大选无疑是一次关键性选举,将深刻和长远地在马来西亚政治上留下烙印,如何告别威权重新建国,将是未来二十年政治与社会各领域的最重要主题。摆在我们面前的,必将是一段艰难和充满阵痛的转型历程。

    面对不确定的转型挑战和未巩固的民主,本书邀集了十九位学者与专家撰写专文,深入剖析和解读2018年全国大选,题材涵盖各个领域,包括民主转型、选举制度、政党竞争、族群政治、宗教动员、马哈迪因素、财经政策、区域政治、媒体传播、外交效应等多重面向,议题广泛,代表马来西亚中文学界和知识界对本届大选的第一手分析。

    本书顺利出版,有赖于参与此计划的所有学者专家,没有各方先进的撰文赐稿,本书不可能成形。此外,也要感谢马来西亚华社研究中心的支持,推动计划完成。华社研究中心董事主席赵燊儒律师、学术委员会主任饶兆斌博士、中心主任詹缘端、优秀的编辑丁美凤,都在本书编辑和出版工作中,给予支持和协助,都要在此特别致谢。


    潘永强是《未巩固的民主:马来西亚2018年选举》一书的主编。

    编按:本文原为潘永强主编《未巩固的民主:马来西亚2018年选举》一书之导言,获华社研究中心授权转载。谨此致谢。小标题为本刊所加,段落略有调整。

    欲知该书详情以及邮购,敬请点击此书介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请切换至桌面视图,以获得更流畅的阅读体验。

    请切换 不,谢谢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