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登广告(英)

    从两线制到第三条路:寻找民主改革新路向

    (更新:)
    柯嘉逊  |  观点

    【林晃昇纪念特辑】

    林晃昇是90年代推动“两线制”的华教运动领袖,当时率领一批社运人士加入政治前线,参与在野党,对抗一党独大的国阵,以争取马来西亚的民主与人权,华教前辈沈慕羽称之为“民权起义”。

    笔者有幸参与其中,那时笔者与一批社运人士刚获释不久,大概在一年多前我们因时任首相马哈迪所发动的“茅草行动”而被捕,当中许多人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一年或更久。

    1987年期间,马来西亚处于马哈迪独裁统治的顶峰。他着手将各种大工程私营化,推行扶持马来人为主的政策,挥霍数十亿公帑,不但没有让土著和弱势群体受惠,反而造成反效果,让弱势群体更加边缘化。这些大工程有高尔夫球场、大道公司、种植业、霹雳州甲板有毒废料处理厂、巴贡水坝等,以及砂拉越恣意滥砍热带雨林的伐木业。

    林晃昇不畏强权,深得华教人士支持。早在1975年,林晃昇就不顾时任教育部长马哈迪警告,坚决举办统考,坚定争取宪法所赋予的母语教育权利。

    替代阵线破局

    在80年代,要催生“两线制”,有效制衡巫统霸权,就必须联合拥有强大马来民意基础的伊斯兰党。当时华教领袖与伊党领袖举行历史性对话,林晃昇是重要的推手。

    时任伊党副主席哈迪阿旺曾宣称“在伊斯兰法律下没有马来特权”。毫无疑问,1985年伊党所宣示的“在阿拉面前人人平等”,是崭新的理念。

    1990年大选,46精神党声势转弱,重新评估与行动党在人民阵线的合作关系,因此,46精神党与伊党联盟没有引起太大问题,直到1995年大选之际,行动党才开始思考第二方案,因为行动党的华裔基本盘已被动摇。尽管如此,社运人士仍认为巫统才是主要敌人,因此大选时任何战略调整都应以削弱巫统为主要考量。

    虽然彼此都有基本共识,但仍无法减少行动党领袖与伊党的矛盾,结果行动党毅然在1995年大选时离开人民阵线,因为不想因为与伊党合作而影响大选成绩。值得一提的是,两党在1990年大选合作并没有什么问题。

    1998年之所以催生替代阵线,是因为有了新的动力,即副首相兼巫统署理主席安华被革职和逮捕而引发“烈火莫熄”运动。烈火莫熄形塑新的政治力量,即促成人民公正党成立,并在次年与行动党、伊党形成新的政治联盟,并且发表共同的竞选宣言。

    但是,1999年大选成绩让寻求改革的人民失望,以致行动党再一次检讨与伊党的合作关系,之后再发生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行动党终于在2001年退出替阵。

    民联宣告瓦解

    2008年4月1日,公正党、行动党、伊斯兰党共同宣布组成新的阵线,即人民联盟。该联盟在第12届大选带来巨大的政治海啸,共同在222个国会议席当中夺下89席,这是在野阵营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

    2008年大选之后,行动党就心无二意,与伊党合作,在民联内部相互支持。然而,历史告诉我们,行动党再次与伊党决裂,这是什么因素导致的?事情从何而开始,谁应该为两线制的崩溃负责?这可是耗尽千辛万苦,经年累月才成形的朝野相互制衡的政治阵线。

    长期关注行动党和伊党的人皆知,两者决裂的关键是伊斯兰刑事法呈上国会之前,以及2014年愚蠢的“加影行动”,可以看见前任雪州州务大臣因无能和腐败而被行动党下级领导公开批评,而这也是他被免职的理由。

    行动党是在2015年6月16日正式宣称,因无法再与伊党合作而宣布民联解散,这一天对政党轮替和终结种族政治持有希望的大马人民来说,绝对是伤心的日子。

    独裁者领导希盟

    2018年的5月9日,马来西亚人民凭着手中一票,推举希望联盟掌政。这是因为希望宣言承诺大幅度改革,矢言成为与国阵截然不同的全新政府,但如今希盟看来似乎快要变成国阵2.0了,尤其是过往国阵时期的前首相马哈迪,竟然过档到希盟宣誓为新任首相。

    这个希盟新任首相,就是在80年代把林晃昇送到甘文丁扣留营的那个人。他至此都不愿为当年的茅草行动大逮捕道歉。马哈迪过往在位22年“政绩”还包括多个公部门私营化,和破坏民主体制,如今希盟成员却非常乐意为这个人服务。

    让人失望的是,希盟宣言许多重要与紧急承诺如今都石沉大海,毫无下文,并且全国人民都亲睹各种政策与承诺朝令夕改,无论是要停止毒废料工业或各种公民社会长久以来所诉求的改革。除此以外,我们也见证马哈迪1.0掌政时的独裁症状重现。

    希盟宣言内限制首相权力的部份,主要指首相不可兼任财长,但是马哈迪在100天内就绕过这个限制,将国库控股(Khazanah)、国民投资公司(PNB)以及国油(Petronas)等列入其首相办公室(PMO)管理之下。这是马哈迪独裁势力的回归啊!

    我们这里要问道,设立国产车3.0、国库控股逐步私营化、马来西亚大宝号计划(Malaysia Incorporated),以及复办F1赛车等,马哈迪都有征询过希盟内阁的意见吗?另外,马哈迪钦点经济部长阿兹敏担任国库控股董事部成员,也是违反希盟的宣言,即不能让政治人物担任公共投资部门的要职。官联公司董事成员应该由专业人士所组成,且严格接受国会制衡,必须确保透明和接受问责。

    至今为止,希盟还没好好说明经济政策到底与国阵时期有何不同。国产车宝腾惨淡收场,纳税人为此付出高昂代价,再加上公共交通也让人诟病,实在不能相信这种失败的工业在面对全民批判的声浪中,仍然可以获得希盟领袖的支持。在国内外经济与工业发展的格局和趋势下,重启国产车工业注定必然会失败收场,而全国人民和国库必定会共同承担这个巨大的损失。

    大选前,希盟信誓旦旦要消灭盗窃治国的政府,而这个理念正是让希盟赢得第14届大选的关键。但他们执政后的表现让人民失望,尤其是辜负砂拉越人民的期待。砂州天然资源已被贪婪无道的地方政权所榨干,但是希盟政府对此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也没有要求砂州前首长泰益玛目和他的家族公布财产,这使得整个反前首相纳吉盗窃治国的这场战役,变成好像只是马哈迪与纳吉的私人恩怨。

    希盟另一个承诺是恢复从1965年就被停止的地方选举,但如今希盟一再延迟落实地方选举的理由竟然是国库空虚。这理由显然是无法被接受的,因为只要在《1976地方政府法令》下撤销相关条文和恢复地方选举法令即可成事。在财务方面,1957年的人均收入为800美元,如今大马的人均收入已达1万美金,因此请不要告诉人民,大马没有这样的财力去承担地方选举。

    另外,希盟告诉人民说承認统考文凭需要5年时间做研究,这也是荒谬之极的说法,这严重违反希盟的选举宣言与承诺,希盟向人民许诺道会落实各种改革,他们靠这些承诺获得超过80%华裔选民的支持,然后现在说做不到?

    许多律师指出,大马拥有各种侵犯基本人权的恶法,包括国安法、防范罪案法令(POCA),以及反恐法,这些恶法无需审讯就能直接扣留任何人,希盟有能力在执政的100天内撤销或检讨这些法令,但他们没有做到,而废除这些恶法正是希盟宣言之一!

    打造第三阵线

    政党轮替之后,我们已经实现初步两线制的目标,但奈何这两线制的最高领导都是同一个人。这个人正在重复80年代所实施过的政策,而希盟也“成功”迫使巫统与伊党在大选后越走越近。政治时局发展至今,希盟与国阵都拒绝改革,如今已是时候唤起真正的政治变革,建立进步、民主的长期政治阵线。

     

    要消除种族主义政治和种族歧视,就要超越希盟与国阵这个已没有相互制衡两线制,因为无论希盟或国阵都是被种族政党所支配,因此他们也是以炒作种族课题来赢得支持和选票。

    希盟的新政党,即完全以种族为单位的土著团结党,也明确地表明相对于巫统,他们才是真正捍卫“土著/马来人议程”的政党。另外,两大阵营内的政党,都没有质疑重新实施新经济政策的说法,其实这个族群差别待遇的政策早就在1990年结束了。

    如今要打造的进步联盟,才是人民的第三条出路。它应该是以人民真正需要为理念,而不再以种族为基础。唯有推动公正的行动与实践,让公平理念成为我们基本人权的一部份,才能终结种族政治。作为第三个选择的进步联盟,必须认真看待人权议题,并且不以族群、区域、宗教、性别、信仰区分,一律尊重所有马来西亚公民,这样才能真正朝向国民团结的理念。

    希盟与国阵都是右翼政党,如今在追随新自由主义的理念下,两者都相互竞争给予资本家大集团更多难以抗拒的优惠,落实许多所谓的“发展计划”,如砍伐森林、开垦土地,将许多属于国家的天然资产出售于私人界。我们至今都没有看到希盟与国阵提出合理的政策,来重新分配国家的财富。

    他们会提出更进步的财税政策,如高边际税率的资本利得收益、所得税、继承税,以及奢侈税等,去向这个社会最富有的1%富豪征税吗? 这处于社会顶尖的1%人口比社会底层的40%,以及中产阶级的40%都还要富有,全国前50名最富有的人(0.00017%)的总资产将近3000亿令吉,即是我们国家四分之一的国内生产总值(GDP)。

    一个进步和关心人民生活议题的政治联盟,会关注人民的基本生活工资与工作权益和合理的退休金,提供可负担的公共房屋,以及合理收益和有效益的公共医疗与交通,以及免费高等教育等。

    人民应该要重新拿回原本就属于他们的公共财富与权益,例如自来水与供电。这些国家原本应该提供给人民的服务,在过往数十年以各种理由被私人化。政府应该将更多汽油资源收入分配给相关州属,确保国油的生产和投资记录的透明度,并对国会和公众负责。

    因此,“新政府”逐渐变成国阵2.0之际,唯有建立新联盟,即更进步、民主、关心人权的政治联盟,一个基于公正与与公平理念施政的联盟,一个领导我们走向更公平与光亮未来的联盟,才是马来西亚的出路。



    柯嘉逊,人民之声顾问。

    本文为“纪念林晃昇逝世17周年公祭暨华教行”系列文章之一。由董总及雪隆董联会组稿,内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组织立场。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请切换至桌面视图,以获得更流畅的阅读体验。

    请切换 不,谢谢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